<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奇耻大辱
    明知眼前俱是虚假,但当剑袭身之时,又条件反射地畏惧伤害与死亡。

    这样的反应,叫闵云恼羞成怒,终于顷刻发疯。

    陆峥不过一个小小的皇阶八星,如何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叫他一个堂堂二星武圣着了道!更难堪的是,闵云根本没有找到如何破解幻术的方法。

    发疯的闵云,疯狂攻击,疯狂砍剁,却仍旧无济于事,他仍旧被困在幻术中,不得解脱。

    而闵云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不过是被陆峥坑了罢了。

    闵云所中,乃是幻中幻。

    层层叠叠的一模一样的幻术叠加,他破掉一个幻术,便有另外一个幻术立刻补上。纵使闵云一次性破坏许多层幻术,陆峥这个施术者便会在顷刻间又施展同样多的幻术做补充。如此,他又怎么可能顷刻破坏掉所有的幻术?

    所谓幻中幻,若是中招者不能一次性将所有幻术破解掉,那么本人便很难自幻术中脱身而出。

    此时,真实的世界中,众人只见,刚刚对轰了一掌的陆峥与闵云,突然便不动了,双双眼瞳大睁,面无表情,对立而视,再无任何的动静。

    而边上的黑剑与奇形异兽们,因为没了各自主人的操控,个个亦如失去了灵性一般,傻呆呆僵在原处,俱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我怎么看闵老宗主的状态有点不对啊?我看他似乎是在流……”

    叱咤风云的闵老宗主竟然在流冷汗,这样的劲爆大新闻,一般人根本不敢直接吼出来。虽然,这就是事实。

    随着时间的推移,望见闵云莫名其妙流冷汗的人,越来越多,而瞧清楚陆峥双瞳竖立之人也不少。

    陆峥最早出名,便是因其身上拥有精神技法。

    稍一细想,在场诸人立刻猜测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饶是一向看陆峥不顺眼的道修,亦忍不住发出赞叹般的惊呼:“闵老宗主难道是中了精神攻击?这陆峥的精神技法已经如此炉火纯青了么!竟然困住闵老宗主整整一刻钟时间!”

    熟悉幻术攻击的人都知道,中招者在现实中被困住的时间越长,那么他脱离幻术控制的希望便越渺茫,就算最终破解了幻术,所受的伤害也将是难以弥补的。而在幻觉世界中,所待的时间通常是现实世界所流逝的时间的数倍不止。往往,现实中中招一炷香,中招者在幻象世界中便有可能被困数年乃至数十年。

    人们惊叹于陆峥精神技法造诣之高,更好奇堂堂二星武圣是如何中招的。

    而事实是,陆峥不过是耍了一个小心机,闵云却是一脚自己踩进了陷阱。

    异兽诀是闵云执着上千年的执念,而陆峥特意在他面前不停施展异兽诀,对偏执的闵云来说,心中必定是气极的。

    人一动怒到极致,理智骤失,心神自然便有所松动。

    而这时,便是一个幻术高手施展幻术攻击的最好时候。更别说,陆峥自与闵云一打斗开始,便用了化身飞在高空,不停口念心魔诀,又着幻心草加持精神技法威力,自一开始便不停地大范围施展精神幻术。

    这些精神幻术攻击范围颇大,从头到尾却唯独针对闵云一人,而陆峥更是选择与闵云同坠幻象世界,如此,自然能够更好地操纵幻术。

    只是,陆峥这个施术者与中招者一同坠入幻境中,却有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那便是极难将中招者一举杀掉。同坠幻境的两人,说到底,所经历的全是虚假的幻象,就算在幻境中闵云被杀无数次,在现实中,他除了精神受到一点伤害外,身体不会有半点的损伤。

    而对闵云这样一个武圣二星高手来说,精神上的一点小伤小害,根本不妨事。

    所以,陆峥费尽心力的幻中幻,除了暂时困住闵云之外,其实对战胜闵云乃至杀死闵云,并没有半点实际的贡献。

    突然,木头人一样的陆峥,右手手指动了动。

    与此同时,高空中暗藏的陆峥的化身,口中心魔诀的口诀越念越快。

    一股风雨欲来的别样死寂,瞬间蔓延整座傲云山,有围观修者敏锐感到,大戏即将来临,不由一阵紧张与期待。

    此时,正在狂滴冷汗的闵云,似乎也感受到一丝危险,竟然也动了动自己的手指。

    许久不曾有任何动作的黑剑与奇形异兽们,几乎同时颤动了一下。

    “这是怎么了?”

    有修者发出好奇地嘀咕。

    下一秒,陆峥突然率先活了过来。

    他解了自己的幻术,率先自幻境中冲出,猛地一剑,刺向闵云。

    闵云眼珠幽幽转动,木然地看着,眼见陆峥持剑直刺自己的面门,却没有半点闪避的动作。

    “老宗主!”

    “师父!”

    “爹!”

    骤起的惊叫,终于将闵云彻底惊醒。

    闵云面皮一紧,头皮上蹿起紧张的鸡皮疙瘩。他终于顿悟,原来此时他已回到了现实。

    就在这时,陆峥手中的流火剑已经急速掠来。

    闵云迅速一躲,流火剑的剑尖擦过闵云的脑门,带过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下一秒,陆峥左手握符一拳轰在了闵云的腰腹上。

    “砰!”

    巨大的闷响瞬间响起。

    闵云不敢置信地低头,旋即便在自己惊愕地瞪视下,猛地倒飞十数丈,狠狠撞在了傲云宗山门高大的石柱上,这才堪堪止住了身形。

    在一众屏气凝神地注视下,闵云的身影自石柱上一寸寸慢慢滑落。

    “啪嗒。”

    死寂的傲云山,一滴鲜血坠地的声响,是那样的明显而刺耳。

    闵云紧咬牙齿,双目怒红,僵硬地低头,只见在他的小腹之上,衣袍之外赫然存在着一个成人拳头大的螺旋形褶皱。褶皱中,鲜血斑斑,冒着黑烟的鲜血泅泅冒出,再顺着衣摆,缓缓坠落。

    闵云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哪怕当初实力还未有所成之时,因着他是青帝养子兼唯一徒弟的身份,走哪儿都是被人曲意逢迎的对象,从来就没有遭受过眼下这般奇耻大辱!

    陆峥在左手中握着的符纸,是一道吞噬腐烂符,一接触对手身体,即刻融入,会使对手伤口血流不止,痛入骨髓,难以愈合。

    陆峥这完全就是报复,想让闵云也体验一把,被吞噬腐蚀的痛苦。而这痛苦,却不及那一日闵云于山谷中截杀他们父女俩的万分之一。

    除此之外,陆峥还在那吞噬腐烂符之上添了一点别的东西。

    “吼!”

    此时,静默许久的奇形异兽与黑剑,再度缠斗起来。

    “找死!”

    闵云怒吼,飞冲上来,一抬手,举起另外一柄黑剑便向陆峥砍去。

    可就在闵云右手抬起的一刹那,突然便觉得自己的腹部专心蚀骨的疼,冷汗如雨下,只要他一动作,那痛便更深刻几分。

    闵云自然不是寻常伤痛能够阻止,忍痛挥剑而下,手在抖,速度与力道却不慢。

    而陆峥费尽心力专为坑闵云而设计的幻中幻,又哪是这么简单?

    “呵。”

    陆峥嗤笑一声,却是不躲不避,任由闵云手中黑剑将自己劈成两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