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吓晕一个
    陆峥与独孤蚁裳双双毫不避讳,隔着山海一样的人群,两人默默对视,眼神相对,不笑比笑要多情,无声胜有声。

    周围亦是静寂成一片,没有谁发出半点声音。

    便在这时,扫兴的闵云终于舍得跳了出来。

    一片白雾飘飘蓦地蹿起,极尽装逼之能事的闵云,在成群傲云宗管事长老的众星拱月中,一身飘逸白袍,自远方显踪,袍袖一展,徐徐飘来,俯视全场。

    “闵老宗主!”

    有平素依附傲云宗的门派,立刻跳出来恭敬行礼。

    傲云山上,再一次活了过来。

    闵云十分会作势,十年前被废掉手脚拉出去遛弯丢尽颜面的人,似乎并不是他一般。

    此刻,面对众多或受邀前来或不请自来的成群修者,闵云出尘高人风范依旧,浅淡的眸子要抬步抬,及腰白发随风一洒,搭配他一张冰冷俊逸的脸,粗看起来,依旧叫人忘俗。

    圣阶强者的气势,纵使不露分毫,单就站在那里不言不语,亦会给人一种这一位与自己不在同一个世界的感觉。有的修者已经不由自主脚步后退,心中后悔不跌,自认不该因为一时八卦而起了围观圣阶传说的找死心思。

    在真气江湖,修为代表一切,强为主宰,弱为草芥,没有谁的生命比较珍贵,有的只是谁有能力宰杀另外一个。

    而圣阶二星,传说中的出尘强者闵云,无疑便有横扫千军斩杀众生的能力。

    闵云似对众人的噤若寒蝉毫不在意一般,只是些微扯起的嘴角,泄露了他心底的一丝真实。

    又是一阵骚动,闵云的徒弟徐长风与闵青灵先后走了出来,退后一步半之后,分列闵云左右。

    无论外界传言为何,向来尊师重道的徐长风,对闵云依旧恭敬有加。

    这时,有人发出不敢置信的惊呼:“快看闵姑娘!竟然已是武皇四星!十年便自武王四星晋级为武皇四星!这可是整整晋了一个阶别!要不要这般逆天!”

    自比武大会之后,闵青灵身俱血脉有缺憾,但靠着燃烧血脉能短暂晋级一个阶别,已不是秘密。

    但是现在,谁都看得出来,闵青灵根本没有燃烧血脉,而她是货真价实地修炼到了武皇四星!短短十年,便有这般修为,也只能说是因为她本身血脉就不错,的确是得了闵云的传承。

    有人羡慕地感慨道:“妖族大祭司所给的宝贝果然无双,竟真的将闵姑娘的血脉障壁给突破了。若是我也能得到妖族大祭司的赠礼,是不是就有可能一飞冲天了?”

    “白日做梦!这闵青灵能有这修炼的速度,不过是靠着本身血脉不差罢了!她有圣阶爹传血脉,你有什么爹?”

    “我爹纵使平庸,却也将我教导成了一个堂堂正正的道修!不像阁下,偏偏一条道走到黑,成了一个人人唾弃的魔修!”

    “伪君子便是最爱颠倒是非,自以为是,你们道修哪有我等魔修直爽热血!”

    “既然闵青灵得了这般好处,那是不是说明,同样得了妖族大祭司赠宝的独孤大小姐,体内热毒已然悉数尽解?若是如此,这天下还有谁能阻止独孤大小姐的脚步!哈哈!”

    道修魔修齐聚之处,总缺不了唇枪舌剑,相互碾压,相互攀比,比自己的修为气度也比自己阵营的翘楚,同时也要顺道贬低一下对方的偶像。

    魔修道:“闵家一门出叛贼小人,血脉再高,也是笑话!”

    道修言:“独孤蚁裳再厉害,也有眼瞎的时候,瞧上谁不好,偏偏要自降身份不要脸地勾搭一个小门小派的小掌门,她修为再高,也挡不住这位墙头草的小掌门不过是个小小的……”

    这位道修极尽挖苦之能事,一口一个“小”,活活将陆峥贬进了尘埃了,但“小小的”之后是什么,这个口齿伶俐的道修却突然没有说出来,一副活见鬼了一般,面部表情扭曲。嘴哆嗦,手指颤抖,眼珠子快要瞪出来,良久才声嘶力竭地喊出声音。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是武皇八星!我不相信!”

    这位道修在江湖中小有盛名,百年前晋级为武皇八星,曾大摆筵席,风光一时。

    如今,百年过去了,实际年龄有九百多岁的这位道修,依旧是武皇八星。

    而同个阶别相同星级的修者之间,往往自生感应,更别说老道修正对陆峥横挑鼻子竖挑眼,当然条件反射地便是一通修为探查,一探查,便震惊了,见鬼了。

    这位九百多岁了的老道修,如何能够相信一个骨龄连一百岁都不到的江湖后生,一转眼便站到了与自己同样的高度。

    而老道修这么一吼,傲云山上立刻炸开了锅,沸腾的议论与惊呼,此起彼伏。

    因陆峥风头不断,天下皆知,十年前,他还只是一个皇阶一星……短短十年,连跃七星,自皇阶一星变成皇阶八星,这可比之自武王跨到武皇的闵青灵牛逼太多了。

    虽没有人愿意相信,但这就是事实。

    陆峥对这位嘴欠又心理素质出奇差的老道修,没有什么好眼。这人居然说他的蚁裳眼瞎不要脸,真是该死!

    陆峥的眼中掠出杀气,冷哼一声,挑起一边唇角,将老道修上上下下巡视了一遍,这才幽幽开口道:“有眼无珠,满口胡言,根骨差,修为低,长得还挺丑,人生大限已至,再无继续修炼的可能,样样下下品,无怪乎到了这个年纪还是一个小小的八星武皇。”

    老道修一口血梗在喉头,差点喷出来,跳脚就要拔剑,同时嘴里大骂:“黄口小儿,一甲子的年纪都不到,便是如此狂妄自大!依老夫看,你的武皇八星根本就是拿丹药堆出来的!药罐子,没用的废物!”

    老道已然暴跳如雷,陆峥却好整以暇,施施然地回道:“真是不好意思,鄙人除了是个武皇八星,同时也是一个灵皇八星。灵武双修能用丹药堆出一个灵武平衡共进,呵呵,恕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修者皆知,灵武双修入门难,想要修得平衡,灵武双道修为同样,难如登天,这样的人,无一不是绝世天才,且绝对没有一个根基虚浮靠丹药堆积而成。因为,即使是传说中的无品无极至尊神丹,也没有这样的功效。

    无疑,陆峥是靠自己修炼所成。

    一个不到一甲子年纪的灵武双皇八星,这还是人吗!

    老道修喉间老血,终究没忍住,“噗”的一声便喷了出来,旋即在他身后徒子徒孙们的惊呼声中,脑袋一偏,眼一翻晕了过去。

    陆峥不知这惹人发笑的老道是因为气闷伤身晕过去的,还是因为羞于见人干脆装晕。

    “哼。”

    独孤离情发出一声冷哼,收回了已经出鞘的凶刀无极。

    对方太可笑,杀之是对自己的侮辱,更何况,这会儿那老小子还刚好晕死了过去。于是,独孤离情决定多留对方活几日,待他想到折磨对方的方法,呵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