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八月十五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青山苍翠,云蒸雾绕,落日余晖下的傲云山,更见几分遗世独立的飘渺意境。

    但实际上,早从数日前开始,傲云山便人山人海,被前来围观看热闹的修者们团团围了好几圈,分外沸腾热闹。

    多年前,陆峥的那一番大胆揭露,闵云真面目的暴露,根本未曾伤到傲云宗半点元气。

    在这个历来以强者为尊的真气江湖,死了个把倒霉师父,出了个把忘恩负义的灭师徒弟,根本不是什么稀奇事。

    或许最开始,因为青帝与闵云各自特殊的身份,这一场暗地里的夺宝弑师,甫一暴露的确挺吸引人,但时间一长,人们的热情冷淡下来,谁还管你是非公道曲直,人们要看的不过是热闹而已。

    没有谁愿意无条件为悲催死掉的青帝鸣冤报仇,这世上冤死惨死的人多了去了。没有好处,哪个陌生人愿意面对强权跳出来作死?

    当然,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傻蛋。

    像是逆苍派的陆峥,便是这样的傻蛋,自个儿跳出来与闵云作对,揭露事实的真相。这之后的发展嘛,那就没什么好稀奇的了。闵云不去报复,那才奇了怪了!只是围观群众们,并没有想到,在陆峥的背后,尚且站着一位怪物一样的杀神师父。而陆峥本人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主动放帖越战闵云。

    多年前,闵云便已是圣阶二星,人人仰望的存在,随随便便跺一跺脚,整个灵武大陆不说整个颤动,至少也会崩碎一个角。

    而逆苍派陆峥呢?多年前,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皇阶一星。如此,竟然也敢与闵云公然约战,这纯粹是找死嘛。

    两者之间的实力相差悬殊,约战的结果根本不具任何悬念。

    可谁叫陆峥有个太过逆天的好师父呢?

    而现在,围在傲云山内外八成以上的群众都在好奇,一个小小逆苍派的掌门到底怎么死,而他那位杀神师父到底会不会护短出手。

    当圆圆的月亮在遥远的天际露出一抹飘忽的影,晚归回巢的鸟猛地加速,在天际划出道道惊人的影。

    此时此刻,傲云山山巅,或是受邀前来或是不请自来,一大群修者将前山围了个密密麻麻,三三两两,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那逆苍陆峥该不会是不敢来了吧?”

    “我前些年听到不少隐秘传闻,听说这陆峥独自外出,惹了什么事,一直被人追杀。我看,他是被杀死了才是。”

    “依本座看,那逆苍陆峥也不是省油的灯,说不得会带来某些‘惊喜’。”

    正当所有人抱着极大的兴趣相互咬耳朵之时,傲云山下,远远飘来一人,这人斜背长剑,步态悠闲从容,面部俊逸少表情,黑袍下摆绣苍松,正是前来赴约的陆峥。

    露出甫一出关,便寻了师父云中怪,在其身上洒下了大把遮掩气息的灵器,又有云中怪亲自出手,效果卓著。除非修为超过云中怪,否则,没有一个人能够发觉陆峥正处在即将晋级的边缘。

    在陆峥的身后,逆苍派几乎倾巢出动,除了少数战力低的以及被迫留下镇守峥嵘峰的,包括大部分妖物在内,足有上千人和妖,跟在陆峥身后,共赴这个十年之约。

    山下围观的群众已然惊呆了。

    犹记得当年逆苍派的陆峥,还是个单枪匹马的孤胆英雄,俗称没爹疼没娘爱走到哪儿都是被鄙视轻忽的主。可如今,这位孤胆英雄,却早已收服了山海妖市有个杀神师父有个冰霜女神情人,风头简直不要太劲。

    当黑压压的一大片身影跟着陆峥一起从天而降,大部分人都被吓呆了。

    特别是这一大群当中,大部分都是血腥气息爆棚的妖,简直太吓人。

    不少围观修者,忍不住下意识地后退了几大步。

    吃瓜群众们,到得现在才惊觉,今年的八月十五,风特别低,夜特别深,而有的热闹,看一看无伤大雅,可一不小心便有送命的危险。

    一个胆敢越战圣阶二星的傻蛋,他能是真的傻蛋么?

    一片静默中,陆峥缓缓降下身形,大手一挥,黑袍扇动,人一闪,已到了半山腰。而在他的身后,云中怪与陆青灼等,进步跟上。

    就在山巅之上围观群众议论声越来越大,一众傲云宗弟子忍不住出声讥讽陆峥有胆喷没胆战之时,一道清冷的声音,蓦地划破长空,旋即响彻在场每一个修者的耳畔。

    “大的人物,总是千呼万唤始出来。更何况,另外一人还在当缩头乌龟。”

    说着极为不客气的话,陆峥邪笑着自天而降,云中怪等人和妖也立刻出现在他的身后。

    因为陆峥这上千道身影的骤然现身,傲云山之上,气氛骤变,一股暴风雨欲来的死寂,迅速在傲云山上蔓延。

    “咕噜。”

    有修者被陆峥的气势所震,喉头滑动,生出一丝忌惮。

    先前还叫嚣不止的傲云宗弟子,个个胆战心惊,旋即,有一个历来自视甚高的精英弟子忍不住呛声。

    “陆峥!你带如此多的人前来,甚至勾结妖物,是要为你自己壮胆么?只可惜,你再怎么装,也不过是一棵狗尾巴草,再为装腔作势,也不过是蚍蜉撼树,愚蠢,找死!”

    “我看找死的,是你吧?”

    不待陆峥发威,披星戴月匆匆赶来的莫子风,一巴掌隔空扇去,呵斥间,便将那作死的傲云宗精英弟子给扇飞了。

    秋迟自远处人群中站出来,状似低语的姿态,却用了全场修者都能听得到的声音对身旁的周放道:“我看还果真如陆兄所言,那闵云就是个缩头乌龟,到了约定的时间,居然迟迟不现身。”

    周放是个人才,当即也用全场都能听得到的声音恭敬回了句:“依属下看,闵云是害怕再被云老先生废了手脚拎出去遛弯。”

    主仆俩一个比一个说话不客气,当即引起吸气声成片。

    有傲云宗的弟子忍不了,当场就大骂着拔刀抽剑,要对砍过去。

    鬼哭囚牢这边,却是嚣张惯了的,个个都是魔鬼,下手更狠更黑,还没等对方冲过来,便成片地放出了一大波大范围攻击,也不管误伤了谁。

    远处,陆峥嘴角有笑意,冲莫子风与秋迟点了点头,视线一扫,便扫到了扯嘴要笑不笑正抱臂围观他的蓝不悔。

    陆峥一愣,冲蓝不悔拱了拱手,态度十分友好。

    蓝不悔回以一个意味不明的轻笑。

    陆峥对她依旧有些怵,本能地赶忙移开眼睛。

    就在这时,山上山下再现骚动,却是万魔窟来到,独孤蚁裳驾临。

    冷面俏阎王独孤离情微侧了侧身,许久不见的独孤蚁裳,缓步而出,表情清冷,美好依旧。

    陆峥直接就看愣了,不转眼了。

    好友故交,爱慕的恋人,别扭的小舅子,诸多与我有着最深联系的人,都在这一日重逢。

    不论闵云怎么看,在陆峥看来,今日八月十五,月圆人团圆。而他这约战的时间,真是妙得恰到了好处,真是别样应情应景。(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