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六十三章 约战的帷幕
    意料之外的领悟,意料之内的收获。

    发现了分身同样可以修炼的陆峥,犹如一只饥饿太久的野兽,长久没能吃肉,突然就见到面前摆了一块焦香肥硕的肉。当即,便很有些刹不住脚,一发不可收拾。

    陆峥又分出六道分身,这一次,亦从同做一个动作开始,渐渐的,陆峥一心几用已然得心应手,便分出一两个分身做其他的事。

    陆峥发现,如此,比之同做一个动作的修炼速度,那就更快了。

    只是如此一弄,分身能坚持的时间也就没有那么长久了。

    几番尝试,一路摸索,不怕走火入魔。

    抱着一颗勇敢向前与天地斗与人斗的心,陆峥咬紧牙关,化出的分身越来越多,到后来,拼着反噬的风险,陆峥竟能一次性造出十五个分身,且这十五个分身每一个都可以做不同的事,或演练剑招,或打坐吐纳,或冥想沉思,或疏通体内经脉,或修炼心魔诀异兽诀,或修习新的心法与招式,等等,不一而同。

    而吐了好几口血不要命的陆峥,终于发现,若是保留本体不动,让本体单单做一个统率领导的位置,统一指挥所有不同动作的分身化影,那么,他本人会因为一心多用而走火入魔的危险便能大大降低。

    只要本体头脑清醒,丝毫不动,那么,任所有分身翻出天去,对他本人也是没有多大妨碍的。

    这一次,本体不动,化出十五个分身的陆峥,做着不同的修炼动作,保持了半个月之久。

    陆峥眼睛微转,左手翻飞,瞬间甩出十数个加强版聚灵阵,然后右手一翻,摸出一个装满补气回血丹的白玉瓶。

    瓶塞一拔,一整瓶丹药悉数入体。

    与此同时,陆峥再次动作。一瞬,便分出二十个分身来。

    旋即,陆峥的本体负责统率以及消化丹丸,而他的分身们则负责疯狂吸收天地真气。

    一时,陆峥所在的洞府整个开始颤动起来。

    后山大半真气同时而动,一阵剧烈交织盘旋后,精粹真气受到牵引,大部分真气同时往陆峥的所在汇聚。

    前山亦能得见此等盛况,当即俱是一惊。

    陆峥闭关待晋级的消息,在峥嵘峰上并不是什么秘密。

    当即,众人目瞪口呆半响,转而就往后山猛冲,就近围观。

    作为陆峥的狂热粉,木重天冲在第一个。

    或许是因为燕十三一番严厉教导过后的缘故,木重天比之以往要镇定了许多,并没有一如往常一般第一时间便不管不顾地往陆峥所在的洞府猛冲大扑,而是眨巴着一双崇拜的眼,发愣许久之后,来了一句:“大哥这是又要逆天了啊?!”

    燕十三沉吟道:“按照常理,掌门应该不会这么快便真的晋级啊?”

    在真气江湖,修者修炼到一定阶别,再晋级便就比较困难了,且晋级的过程越加旷日持久,这也导致了晋级分为真晋级和假象晋级两种。所谓真晋级,便如其名,是修者真实地跨出晋级的那一步,确确实实地成功晋级了。而所谓假象晋级,顾名思义,便是发生在真晋级之前,修者欲要晋级之时的一系列现象,譬如修者偶有所感的闭关,譬如天翻劫雷却迟迟不劈落,又譬如真气涌动盘旋不下。

    但如陆峥此刻这般,骤然狂吸半座山的真气往自己闭关的所在汇聚,这怎么看怎么都像是真晋级啊!

    但情况实在太异常,众人虽惊虽喜,却不敢掉以轻心。

    古往今来,无论是谁,并没有哪一个是能够在闭关一月的时间不到便顺利自皇阶八星晋级到皇阶九星的。

    果然,众人左等右等,最终等了个空。

    也不知是天地真气给众人开了一个玩笑,还是陆峥给众人开了一个玩笑。

    真气汇聚灌顶的异象持续了整整一刻钟,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众人只见,前一刻钟疯狂注入洞府之中的半座山的真气,下一刻突然就呼啦啦地自紧闭的洞府之内倒流而出。

    以众人敏锐的观察,这半座山的真气只消耗了三分之一。如此,显然不是要晋级的量。

    果然,众人又静等了半个时辰,陆峥所在之处依旧没有发生任何劫雷劈落的现象。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就算先前异象多么的扯淡,但实际,这还是一个假象晋级啊。

    众人又待了一会儿,旋即便有条不紊地各自散去,各干各的事情去了。

    而此时,

    洞府之中,刚刚用二十分身吸纳了不少真气的陆峥,已然疯魔了一般,不停化出分身,不停寻找新突破,挑战自己的极限,发现新的修炼方法,一刻不停地修炼和寻找,毫无间断。

    此时的陆峥便是个彻底的练功狂,如一块疯狂吸水的海绵,永远占据兴奋点,不知疲倦,不知停顿。

    修炼的道路是没有极限的,修炼的时间却是有所限制的。

    有的东西,比修炼重要,有的约定,刻在心底。

    化身练功狂的陆峥,心头自然保持着一分清明,他又不是真的疯癫了。

    就在距离八月十五的约战只有十五天之时,沉寂多时的洞府终于生出一丝不同往常的动静。

    自守在悬崖边改为守在洞府前,坚守了差不多一整年的陆青灼,当即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将手臂中怀抱着的依旧是个两岁奶娃模样的小师弟哭包莫冰崖往半空掂了掂,大眼睁大,一眨不眨,盯着紧闭的洞门不放。

    “咔嚓。”

    突然,洞府的石门发出一声脆响。旋即,便见石门轰然破开,一只又一只吐雷喷烟的奇形异兽潮涌一般,自洞府中奔跑而出。

    异兽一下子就冲到了陆青灼两人近前,差点就将毫无防备的陆青灼两个给冲倒。

    就在一刹那,异兽消失,如从来未曾出现过一般。

    与此同时,无数个陆峥姿态各异,自大开的洞府中,缓步踏出。

    彻底踏出洞门的刹那,无数个陆峥消失,最终只剩下一个面上无悲无喜的面瘫陆峥。

    闭关近一年,排出陆峥不为人知的各种尝试与疯狂,在外人看来,他便如睡了一场大觉,再一出现时如刚刚睡醒,一如往昔,似乎什么也没有变化一般。

    只是,这表情没有苏醒,大概是头脑还不甚清晰的缘故吧?

    陆青灼一愣,旋即抱着莫冰崖,蹦到陆峥的面前,带着小的一起扑进陆峥的怀中。

    “爹爹!”

    “师父。”

    “两个小的,不好好修炼,怎么跑后山来了?”陆峥表情回春,彻底醒了一般,嘴里虽教育着,言语中却并无半点责怪之意。

    莫冰崖表情没变,依旧是一副“任君施为,我偏偏不动如山”的淡然模样。

    陆峥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不小心收了一个面瘫徒弟。

    “爹爹,你怎么现在就出关了?”

    陆青灼虽然挺高兴这么快就再次见到自家爹,但是这应该还没有晋级吧,怎么就匆匆出关了?

    虽然陆青灼也晓得,陆峥与那姓闵的还有一场月圆约战,但是在她的心里,自家爹的晋级更为重要,至于那姓闵的管他去死!陆青灼甚至已经悄悄在准备,乔装成自家爹,去大战姓闵的。

    陆峥并不知道自家小土包这个万分危险的想法,在他心里,却是觉得,大丈夫言出必行比之修炼更为重要,所以,他就出关了。

    于是,陆峥避重就轻道:“心有所悟,闭关修炼,却并不一定就要晋级的。”

    陆峥的话,立刻引来陆青灼崇拜的目光,虽然她没有怎么听懂,可看自家爹那般高人出尘的风范,便足够她脑补一大堆了。

    脑补之后,陆青灼眼睛一转,问陆峥:“爹爹,您打算何时动身呢?”

    这动身,便是指陆峥何时前往傲云山。既然自家爹已出关,那么陆青灼便不会以为,自家爹会临战脱逃。

    就连小面瘫的莫冰崖,也忍不住将大眼略好奇地转向师父陆峥。这个哭包早在师姐土包的无数次吐槽下,在脑海中构造了一个极为欠抽该死的绝世丑人形象,那丑人便是闵云。

    所以,莫冰崖也糯糯地唤了一声:“师父?”

    话不多,疑问的意思却颇浓。

    陆峥微微一笑,对这一大一小道:“时间紧迫,自是现在便动身了,我且先去做一番安排,与你们的师公说一声。你们两个,先去前山找师兄弟们玩耍吧。”

    这一回,陆青灼很能知轻重,并没有强自跟随,乖乖地应了一声,转而便拉着小师弟去前山练功了。

    陆峥站在原地笑了笑,握了握手掌,又抬头看了看黑云翻滚中逐渐退去的晋级劫雷,心中有个想法。

    越是修炼到高阶,修者在假象晋级时兀自退出闭关晋级,并不是致命的。

    而一旦修者中途退出假象晋级,那么相应的一切晋级异象便会悉数消失,此时,修者再使些掩藏气息的灵器,便很难被人发现自己正处在晋级的边缘。

    陆峥心中一个大胆的想法一划而过,转而阴测测一笑,飞身去找云中怪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