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六十一章 阴阳五行剑
    陆峥闭门数日不出,每天便关在自己的洞府中,也不知在捣鼓些什么,唯有噼里啪啦的响动,毫无断绝。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拆房子呢。

    又是一日清晨,陆峥总算自洞府中跨了出来,一出来,便看见陆青灼正蹲在外边的空地上数蚂蚁。

    “爹爹!”

    一见到陆峥终于现身,陆青灼立刻抛下了她的小伙伴,蹿到陆峥的面前,挽着他的手臂,笑眼眯眯。

    陆青灼撒了一会儿娇,旋即猛然想起师公前些日子的交代,便赶紧对爹爹陆峥道:“爹爹,师公叫我跟您说,他要教您一个厉害的招式,您若是出门了,便即刻去飞瀑下寻他。”

    那感情好啊!

    陆峥心中一喜,却也并不着急,又与自家闺女说了好一会儿话,这才转身往云中怪独居的飞瀑走去。

    不多时,陆峥便在飞瀑底下见到了正闭目养神的师父云总归。

    陆峥恭敬地行了一礼,唤了一声:“师父。”

    云中怪回身,睁眼,将徒弟上下打量一番,满意点头,道:“观你周身气流,隐有超出空间之感,看来是于异兽空间有其他的收获了?”

    陆峥暗自心惊,再次确认了,他这一位师父是无所不能的,连他现在能进异兽空间这般大的隐秘都知道。

    陆峥呵呵一笑,不好意思地摸头,道:“还是师父教导有方,徒儿也是偶然间发现,自己竟能进入异兽空间。大概是因为这个缘故,徒儿与异兽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强,任何时候都能心灵相通,许多时候不用阵法加持,也能将异兽召唤出来。”

    云中怪点头,很是满意,却又忍不住教训了一句:“勿要太过骄傲便好。”

    陆峥恭敬答是,旋即略带期待地问道:“不知师父找徒儿前来,是因为什么?”

    云中怪道:“为师观你外出一番历练,修为的确是进步了不小,可招式嘛,就有些贫乏了。所以,为师打算教你一点新的东西。”

    说着,云中怪便抬手一招,摸出一本白册子,递给陆峥,道:“这是阴阳五行剑剑谱,你先将之记熟,我再教你剑法。”

    陆峥颔首接过,将册子一翻开,顿时,白册子化成耀目光线,一瞬悉数涌入他的脑海中。

    与此同时,在陆峥的脑中,无数虚影持剑而立,猛一动作起来,挨着顺序演练剑法,一招一式,由慢转快,由基础转高深,剑法精妙,身形如风,招招式式间生动传神,互相接连,叫人目不暇接。

    饶是此时陆峥对阴阳五行剑的心法毫无所知,单看这剑法,亦是叫他心生震撼,发觉眼前剑法之威若排山倒海,猛虎蛰伏,蓄势待发。

    脑中虚影统共演练了三遍,陆峥靠死记硬背,便将一百零八招迅速记全了。

    云中怪见陆峥睁眼,便知他已然将剑招记熟。

    若是一个皇阶八星,连一百零八招剑法都不能倒背如流,那也不用再在这个真气江湖混下去了。

    云中怪接着道:“接下来,为师将这剑招心法传授于你。你且用心记,且在记的途中,跟着心法演练剑招。如此,更能学以致用,便于你理解深刻,掌握更深。”

    一套剑技的心法贯穿始终,任何剑招身上都有心法沁润的影子,而任何剑招都是相互联系层层递进的。

    这下子,陆峥总算明白,为何他这一位师父要他先记剑招再学心法了。看似本末倒置的做法,却是因人而异,建立在他记忆超人的基础上,先记熟所有剑招,再学心法时,便能将心法直接用在剑招上,又能在运使剑招的过程中顺道理解心法,更能在使出前一招的时候自主联想出之后的许多招。

    如此,一举数得,也只能是云中怪这般善为人师的老姜才能轻易想出。

    陆峥不由露出崇拜的小眼神,眼巴巴地望着师父不放。

    徒弟的崇拜,自是让云中怪一阵舒心,微微一笑,老脸开花,一张口,先讲了阴阳五行剑的核心,然后方才将简简单单的几句心法念了出来。

    “这阴阳五行剑,化用的便是天地无形,阴阳调和。阴阳相生相反,是万物的起源。而五行,相生相克,存在于世间任何地方。你若能将这阴阳五行剑练至炉火纯青,掌握天地法则,举手翻云,跺脚灭海,也不是不可能的。”

    陆峥心生澎湃,眼睛亮了一下,而随着云中怪将几句简单粗暴的心法口诀说出来,陆峥顿觉一股冷热交替温凉渐变,出现在他的脑海与心头。

    同时,陆峥的脑海中,舞招弄剑的虚影再次出现。

    而这一次,比起最初的囫囵吞枣,陆峥的感受更加清晰明了,他清楚地知道为什么这一招一式要这样出招。

    一阵醍醐灌顶,陆峥手臂一抬,流火剑出鞘,一握剑柄,他便跟着脑中人影,心中默念心法口诀的同时,将第一招完完整整地舞了出来。

    剑起,风生。

    剑属金,骤起破风斩落叶,锋芒毕现,所向披靡。

    下一秒,陆峥猛然飞跃,半空转身,招式一变,击出第二招。

    漫天落叶飞洒中,锋锐剑芒骤然一变,突地婉约流转,如水般轻缓流动,却在一眨眼,便将所有落叶扫堆成团,于半空中,长剑轻轻一划,落叶团成的球轰然炸裂,叶成飞灰,而炸裂的余威成波纹荡开,直将边上梧桐粗壮的树干击出道道深痕。

    陆峥眼睛再次一亮,不过短短两招,金生水,相互配合,竟是刚柔并济,不用真气,亦能造成威力赫赫。

    这时,云中怪突然开口,道:“阴阳五行剑,看似只有一百零八招,但学剑者若能融会贯通,领悟相生相克的真谛,便能在阴阳五行生生不息的基础上,创造出威力无穷的无数招。”

    说罢,云中怪亦手提一剑,纵身跃出,与陆峥同出一招比划。

    陆峥动作一滞,转瞬手上一紧,在云中怪的带领下,自第一招开始,缓缓出招,与云中怪比划了起来。

    两人同出一招,时快时慢,剑与剑碰撞,身形相错,如对面的不是对手而是自己的影子,而在与影子对战的过程中,一模一样的出招方式与速度完全再现,亦能叫人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有何长处有何不足。

    陆峥与云中怪相互同招比划了一日,自第一招开始,自第一零八招终,再抬手,招式变化,身与影齐动,并不再拘泥于剑招的顺序,哪一招顺手,哪一招应景,便用哪一招。

    阴阳五行剑不同于一般的剑法,并不是由简单到复杂,这一百零八招,运用得当,任何一招都有可能摧枯拉朽,使剑的人不同,运使出的剑招威力也不同。所以,并不存在第一招必定粗陋而最终一招便一定登峰造极的情况。

    骤然,云中怪招式一变,竟然在陆峥出招的一瞬便已猜出他是要运使剑法之中的哪一招,相对的,云中怪立刻使出与陆峥手中剑招完全相克的剑招。

    相克剑招轰然对撞,不同于先前的温和无害,陆峥骤然感到手臂一麻,虎口瞬间崩裂喷血。

    陆峥身形倒退间,脑中一百零八招一晃而过。

    同时,陆峥再一出手,便用了与云中怪此刻所使剑招五行相生的一招。

    霎时,追击而上的云中怪被一招击退,换他手麻。

    两人都是封去了修为压制了真气来出剑,比的完全就是剑招的掌握,准确来说,便是比的对心法的掌控与剑招随心而出的熟练度。

    蓦然,陆峥与云中怪同时再动,身形一闪,剑招齐出,对撞,后退,再前冲,剑招百变,五行相生相克的剑招骤然齐出,你出相克剑招,我便出相生剑招,或以进为退,或刚柔对切,招来剑往,几度出招,几度平手,再出手,多了一个心眼的陆峥便来了一个剑招徐晃,真实的剑招一瞬击出。

    姜毕竟是老的辣,同样是今日方才习练阴阳五行剑的云中怪,不退反进,也不管陆峥招式的虚虚实实,一瞬一百零八招尽出,杀了陆峥一个措手不及。

    “好!”

    陆峥大喝一声,身上百条伤口并没有引起他丝毫的惬意,反叫他越战越勇,一瞬再出招,有样学样,也来个一百零八招同时而出。

    陆峥这一手成功逼退还要再刺一剑的云中怪。

    云中怪退避中,左手一抬,竟然拿出一柄弯刀来。

    左手弯刀,右手长剑,同时阴阳五行剑,竟然一剑为阴,一刀为阳,互使相生剑法,威力加持,再次攻上。

    陆峥飞身一跃,避过云中怪大面积的攻击范围,一瞬出百招,百招却都为同样一招,俱是代表着最大攻击力的金属性剑招。

    百招金石强剑疾射,如火星岩浆,出招一瞬,便将云中怪的阴阳刀剑压制了下去。

    就在这时,刀光剑影中,陆峥闪身出现在云中怪的背后,一剑倒提直刺云中怪的后心。

    云中怪如背后长眼,右手剑反手一挡架住陆峥的长剑,左手弯刀一劈,便是劈向陆峥的脑袋。

    哪想,陆峥抬起一脚,一脚便将云中怪给踢飞了。

    面对远处捂着屁股冲自己龇牙咧嘴的师父,陆峥大逆不道地奉送灿烂一笑。

    纵使是比剑,但也没有说不能动腿不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