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六十章 徒弟好淡定
    “冰崖的爹,是我隐山门的长老,却与我等同门之人并非一族,而他的娘亲,虽然同为半妖,却并不是隐山门的~щww~~lā当年……”

    多年前,莫冰崖的父亲莫不归,尚且没有加入隐山门,而是名门莫家的一名精英子弟,因恋上妖族,违反族规,而被莫家处以破珠之刑,驱逐出门。后机缘巧合,入了隐山门。

    莫不归堪称是隐山门开山立派上千年来唯一的一个意外,作为人族,本不被隐山门所接受,但因他早年救过隐山门前任门主性命,故在他走投无路之时,隐山门将他收归门下。

    莫不归凭借自己的天赋与勤恳,奋斗数百年,当上了隐山门的长老。

    而就在这时,他不期然再次遇到了曾经的恋人。

    两人重燃爱火,不久便孕育了莫冰崖这个小生命。但因半妖与人结合生子,违反天道,本就是九死一生的一场生产,莫冰崖顺利出生,他的娘亲却永远离开了人世。

    莫不归则因为悲伤过度,引发旧伤,丹珠破碎,亦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临终前,莫不归便将自己的幼子托付给了最为亲近的师侄水溟溟。

    水溟溟愿意真心地接纳这个半妖于人族的混血,隐山门却是不行的。

    上千年的门规,不是说破就能破的。收莫不归入门,让他坐上长老之位,已是隐山门一再破了规矩。到如今,莫不归一死,新上任的隐山门门主又是一个铁面重陈规的,天生排斥人族,对与人族相爱孕育子嗣的半妖更是深恶痛绝。如此,对莫冰崖,隐山门是如何也不能接受的了。

    但莫冰崖天生血脉殊异,成长缓慢,若放任不管,下场唯有一死。

    与隐山门存在莫大关系的栖梧山妖族,却又是个比之隐山门门主更重规矩的存在,如此,便就更容不下莫冰崖了。

    水溟溟是真的豁出去了,当众说出隐山门的隐秘,又对栖梧山妖族提了一嘴,显然是对陆峥和逆苍派有极大的信任和亲近,更有破釜沉舟之心。

    若是陆峥最终不能答应收下莫冰崖,水溟溟便决定带着莫冰崖,出走隐山门,独自过活。

    水溟溟最后道:“陆掌门,我见你与冰崖是十分有缘的,他一出生,便久哭不止,直到当日在半路遇到了陆掌门你,这之日,冰崖莫名便不哭了,甚至有时候便如寻常无知天真的幼儿一般,也会咯咯笑了。”

    说到这里,水溟溟落下两行泪来,恋爱地摸了摸莫冰崖的头,对陆峥道:“现在,冰崖无依无靠,我又四处无门,后听了大河说起与陆掌门的相遇。我的心中便不由升起了一丝希望,所以,厚着脸皮求上了门,还望陆掌门大发善心,收了冰崖。纵使不能收他做你徒弟,便是留他在峥嵘峰做一个普普通通的门人也好啊!多谢你!”

    大殿中,因了水溟溟的述说,就连满手沾血的妖市妖物们,也不禁对莫冰崖这个小娃产生了同情。

    大家都拿期盼的眼神望向陆峥。

    陆峥看了看眼泪不止的水溟溟,又看了看始终没露半点委屈甚至还拿小手拍着水溟溟肩膀安慰的小娃莫冰崖,最终起身,一把就小娃莫冰崖抱到怀中,开口微笑道:“我是个不才的,当不了什么好师父,但是,养好一个娃还不成问题。若是小娃你不嫌弃,便叫我一声师父吧。”

    “师父。”

    莫冰崖当即就叫了一声,咬着唇淡淡地叫,眼眶却是红通通的,两颗沁了水的眼珠子直愣愣地不动,就怕一动弹便掉下两颗眼泪来。

    陆峥看着更加怜惜了,对连声道谢的水溟溟摆摆手,低叹道:“我的确是与这小娃有缘的,你以后,便是我的好徒弟了。”

    这时,陆青灼睁大眼睛好奇地上前戳莫冰崖肉肉的包子脸,越看越喜爱,便对陆峥道:“爹爹,你给小师弟取个小名吧!我和受气包都有呢。”

    陆峥想起自己当初与这小娃初见时的场景,微微一笑,脱口便道:“那就哭包吧,正好凑成三个包。”

    陆青灼及众人:“……”

    根本不懂什么是哭包,但直觉不是一个什么好名的莫冰崖,这一次,是真的差点哭出来。

    陆峥却不管那么多,一锤定音,又留了水溟溟在峥嵘峰上小住半月。水溟溟告辞后,抱着徒弟莫冰崖下山送别的陆峥,眼睛一转,祭出流火剑,一脚踩上去,径直就飞到了万魔窟的地界。

    问了守山的万魔窟魔修,陆峥这才晓得,他的心上人依旧在闭关,而他的小舅子尚且守在洞府中亦一步未曾迈出。至于他的老丈人,恰恰犯了“旧疾”,正走火入魔中。

    陆峥脚步一转,本来掉头要回,半道却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犹豫了,便又抱着莫冰崖飞了回来,对那守山的魔修们道:“这是我与蚁裳的小娃,我抱他,特意来让魔主瞧一瞧。”

    陆峥此话很有歧义,他并不说这娃是谁生的,但他这话一说,对面的魔修自然而然就联想到这娃是他们的大小姐生的!至于年纪不怎么对,又不是凡人肉胎,长得不同凡响的稚嫩幼小,也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因了莫冰崖,陆峥被一众守山魔修战战兢兢的乖乖迎进了万魔山。

    见过了独孤姐弟俩的舅舅冯准,成功将人忽悠了之后,陆峥总算在尸魔血海外见到了正发狂一手搅海一手撕海怪的老丈人独孤舒河。

    独孤舒河一见到陆峥便想宰杀了,哪想陆峥告诉他:“魔主,这是我刚收下的徒弟,十分冰雪可爱,又聪慧懂事非常。我一瞧见就十分喜欢,所以就想着带他来让你见一见。”

    独孤舒河的面目狰狞了一瞬,一只血淋淋的手猛然伸来,直探莫冰崖的脑门。

    莫冰崖却像是天生胆肥心强大,竟然一动不动,不躲也不叫。

    陆峥差点就要提剑反抗了,独孤舒河却自己收了杀气,转而狠狠摸了摸莫冰崖的脑袋,将他手中血腥糊了莫冰崖满头,继而露出一个温文尔雅的笑容来,称赞道:“小小孩儿,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是个魔修的好苗子。”

    陆峥嘴角抽搐,小心提醒道:“魔主,这是我徒弟。”

    所以,根本不会跟着你修魔好么?

    独孤舒河幽幽瞥了陆峥一眼,神经质的一笑,差点将天不怕地不怕的陆峥给吓尿。

    但到底独孤舒河是个走火入魔习惯了的,对自己嗜杀**的控制十分老道,摆出一副温雅出尘的模样,竟也能与陆峥和谐地相处小半天。

    告别了随时可能发狂的老丈人,陆峥抱着也不知是真的胆太肥还是天生面目神经损坏一直没啥表情变化的小徒弟,再次飞回了峥嵘峰。

    陆峥当这一次万魔窟一游是个惬意的放松,虽然没能见到心上人,叫他倍感遗憾。但现实,却并不容许他继续懈怠下去。一转身,陆峥便将莫冰崖交给了比他会当师父的云中怪,转而神情一肃,抱着七彩**蛋进了自己的洞府,潜心修炼去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