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五十八章 解决隐忧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真不愧是我的大哥!短短数年不见,小弟我尚在原处打转,大哥你却已经连越七星,竟然已到了皇阶八星!还是灵武双修的皇阶八星!如此逆天,大哥你还是人吗?”

    “大哥,你的速度就像魔鬼,你的天资就像天神,你就是魔鬼和天神的混血啊!”

    “大哥!小弟以为,不用等三年后了,那闵云现在一听你这修炼的速度,早就吓得尿裤子了!我看他,现在应该门都不敢出了!”

    “大哥,你是最强的!大哥……”

    时隔数年,陆峥再一次领略到了真爱粉的狂热。

    木重天一开口,只要讲到陆峥,他便根本停不下来。且那激动崇拜如痴似狂的表情,简直不要太晃眼。而他那越讲越亢奋的嗓音,简直就是魔音穿耳。

    边上,木重天的好友,燕十三与赵鹰,齐齐后退一大步,目露震惊。他们根本不信这个突然疯魔附体一般的家伙,会是那个平日里大多数时候憨厚老实偶尔口才爆发与他们机智争辩修炼心得感悟的人。

    黑翼掏了掏耳朵,脚步往陆青灼的身边移近了一些。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姓木的表情太傻气声音太聒噪,而一个冲动,动手残杀同门。

    作为最直接的受害者,木重天的火辣与热情,一轮高过一轮,铺天盖地地,一股脑往陆峥全身上下四面八方淹没覆盖,差点叫陆峥一口气喘不上来。

    陆峥狠狠吸口气,努力几次,照样没能按耐住自己冲动的手掌,于是,陆峥笑不露齿地再次伸出一巴掌,狠狠一拍,这一次,再不留情,将叽叽喳喳的木重天拍到了泥土中。

    他现在的实力远胜于木重天,狠狠一巴掌,直将木重天深深嵌入了泥土里,对方双脚猛蹬,嘴巴着地,当场吞了好大一坨泥,呜呜哇哇一通乱叫,很久都没有自人形深坑中爬起来。

    掠过一疯起来同样不靠谱的赵鹰,陆峥对燕十三认真交代:“十三呀,我看老木这性子还得好好磨一磨,你看着办吧。”

    “明白,掌门!”

    燕十三答应一声,应对十分生猛。摸出一根粗麻绳,挽了一个绳套,迅速地套上犹在胡乱挣扎的木重天的脖子,狠狠一拉,风一般的速度,转眼,便将木重天给牵走了。

    陆峥按了按发疼的额角,耳根子总算清净了,拉过黑翼暗自警告了一番,与闺女话了会儿家常,又问了问赵鹰近几年逆苍派的大致情况,安抚了一下与他还不甚熟悉的山海妖市的妖物们,最后观赏了一会儿弟子们的修炼成功,这才将头转向一旁老神在在的师父云中怪。

    “对了,师父,我有一件事,想和你单独谈谈。”未免小土包等人担忧,陆峥迅速将云中怪拉往了后山瀑布下。

    陆峥将自己在陆青灼面前隐而不谈的诸多细枝末节,先一一跟师父云中怪说了,着重叙述自己在阴都鬼域之中的种种奇遇,最后问出自己担忧的问题:“师父,您说这一缕残存金雷蹿入我的心脉,不会是想要蛰伏先,待日后寻机杀我吧?”

    云中怪懒懒地嫌弃眼皮看了陆峥一眼,又伸手一点陆峥的心口,闭目查探许久。

    只见云中怪的身上,星星点点的白光一圈一圈荡开,衬着一身白袍的云中怪莫名圣洁神秘了一些。

    许久之后,云中怪睁眼,呼出一口气,又抬手一划,便自指尖飘出了一个小光点。

    那小光点半点停顿都没有,甫一出现,便直奔着陆峥胸口而去,一瞬没入。

    陆峥只觉全身一暖,心口一阵热乎,再有,就没什么奇妙的感觉了。

    云中怪道:“那一丝金雷,的确蛰伏在你心脉的最深处,寻常是感应不到的。但无论为师怎样尝试,那找死的东西如何都不愿意出来,似是喜欢上你的心脉深处了。我看它是铁了心要在你的心脉处扎个窝,对你挺亲近,也没什么恶念。”

    心脉上扎窝?

    陆峥简直要给他这个师父跪了。

    好在,云中怪还是挺靠谱的,接着又道:“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特意打了一颗光种入你心脉,平日里没甚好处,也就是保你严寒不侵罢了,此外,也顺便监视金雷。若是这金雷有何异动,这光种会提前给你报信,同时罩住金雷彻底消灭他。”

    陆峥对云中怪一直有种由衷地信服,听他这么一说,当即放下心来,便问云中怪:“师父,光种是什么?”

    云中怪不欲多谈,只道:“不入流的家族的不入流传承。”

    陆峥闻言,识趣地不再说话。他却不知道,云中怪这一番轻描淡写,其实却默默耗费了百年修为。

    云中怪又道:“至于你先前手指不受控制的事,我想,大抵是与这金雷有些联系。这东西有一丝灵智,对你亲近,身上又有术法波动,所以,该是这东西自作主张帮你建了聚灵阵,引你晋级。说来,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只是,这东西如此越俎代庖,失了一个东西的本分。”

    还有一句话,云中怪没说,若是一个不慎,陆峥便可能因为金雷的擅自动作,而晋级失败修为下降,或是晋级成功却根基虚浮于长远不利。

    云中怪能想到的,陆峥大致也能想到,当即是对心脉中那一缕死活不愿意出来的金雷既感激又无奈。并且,留着一个随时可能再次操作自己手指的东西藏在心脉中,总叫人难以完全放下心来。

    就在这时,云中怪蓦然冷哼一声,伸手屈指一抓,五指带罡风,光芒一闪,竟直接从陆峥的心脉深处抓出一点东西。

    那一点东西像是星星的尾巴,隐隐透明,泛着金色的光辉。

    云中怪扯嘴一喝,当场就凶残地将这一抹星辉给捏碎化烟彻底消灭了。与此同时,陆峥似乎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而在他的心脉深处,原本他瞧不见的金雷终于缓缓露出了影子,一副萎靡不振灵气大消的模样。

    云中怪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这既是个生了灵智的奇物,又对你生了亲近,为师便不杀它了。且它既然喜欢在你心脉扎窝,你便大度点让它扎吧。为师已将它的灵智剔除,自此,随着你的修为提高,总有一日,你自行也能将其逼出,甚至炼化利用。”

    陆峥再次想跪了。

    他这师父冷酷无情的霸气模样,简直不要太任性。

    “师父,其实您这与直接杀了它有何区别?您还不如直接杀了它呢……啊!”

    陆峥话音一颤,发出惨叫,被云中怪狠狠一拳捶飞。

    面对满脸怨念爬回来、跃跃欲试想要欺师反抗的傻徒弟,云中怪优哉游哉地握拳,吹了吹拳头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幽幽道:“徒儿外出甚久,为师对你想念,一时太激动了。不过,为师想,有的徒弟,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所以,爱的教育,是不能少的。”

    而云中怪爱的教育,便是他的巴掌和拳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