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可遇不可求
    陆峥甫一睁眼时,似有顿悟,稍时,突然地,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悟了什么。Δ』看Δ书』Δ阁WwW.К

    他只是隐隐预感到,自己的路还很长,而世界很大,他脚下踏出的一步,只是刚刚开始。

    与此同时,天际云海不引人注意地翻动,一丝金光一闪而过。

    敏锐地感受到陆峥身上气势大变,幻心草摇摆了几下叶子,似十分欢乐。

    受气包疑惑地眨了眨眼睛,虽不明白陆峥发生了什么,但他预感那是好事。在他看来,他的主人较之以往更加气度非凡了,整个人似乎更高大巍峨了些许。

    陆峥抬手将幻心草与受气包收了回去,抬步离开轮回门,却在刚一抬脚间,天降金雷,每一道都有成人男子的大腿粗,“咔嚓”一声,直往陆峥周身劈来。

    陆峥一惊,旋即意识到,这是天道看他连番晋级,所以按例降下雷劫捶打考验来了。

    “咔嚓!”

    第一道金雷,猛地劈落,陆峥纵身一跃,半空中身躯急转,堪堪与这威力无穷的劫雷擦肩而过。

    “砰”的一声,地面寒冰破碎,金雷砸出一个深坑,焦糊的气味,在空气中蔓延。

    陆峥一抬手,刚要将幻心草与受气包再度放出来,抵挡劫雷,便突然听到虚空中飘来一道熟悉的雍容声音。

    “此金雷乃域外奇雷,天降奇劫,可遇不可求,但因你连番晋级触动天地机缘的缘故。此番,你不可借助外力,只能依靠己身对抗,否则,接下来的好处,你便得不到了。”

    “域主?”

    陆峥一惊,急忙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外力?不知有着剑灵寄宿的流火剑算不算外力?那符咒阵法又算是外力吗?

    电光火石间,陆峥脑海中签念百转,已有了决断。

    而一转眼,两道金雷双双而至。

    忆起鬼域域主的嘱托,陆峥一咬牙,足尖半空一点,形若蛟龙,猛然跃起,主动迎了上去。

    与此同时,那金雷就像长了眼睛一般,半空一顿,旋即转向,加速,分飞左右,朝陆峥火速夹击而来。

    陆峥真气外放,左手大刀,右手长剑,猛地一喝,对轰而去。

    劫雷与刀剑轰然碰撞,真气消散,刀剑破碎,金雷激荡,又被陆峥不要命地一顿乱拳猛砸,彻底轰散。

    陆峥拳头之上,黑烟直冒,皮肉焦香冒出。

    如此,他却被激起了血性与战意,眼一眯,真气再放,刀剑齐出,同时,在他的四面八方,百般武器轰然化出。

    这时,九天之上的金雷就像是彻底被激活了一般,噼里啪啦,一瞬降下密密麻麻的上百道,目标直指半空当中的陆峥。

    陆峥眉眼一戾气,刀剑齐出,再次与袭身金雷轰然碰撞。

    刀剑刚一断裂,百般武器便迅速补上,陆峥左右开弓,大开大合,只攻不退,往往硬碰硬,哪怕劫雷之威,越来越强。

    金雷凶猛,所向披靡。

    轮回门前,寒冰碎了一地,寒烟被绞散,鬼王宫一隅面目全非。

    若非此时为白昼,这般动静,早惹了众多黑服侍卫蜂拥。

    陆峥的手腕迅速被震麻痹,全身亦有多处被劫雷余电击中烧焦。

    皮肉炸裂,下一秒就被高热蒸发,陆峥不多时便浑身浴血,千疮百孔。

    然,便是如此,他却越战越勇,澎湃的战意化作斗天碰雷的凶狠,纵金雷铺天盖地,纵万钧雷电四面袭身,陆峥亦一丝一毫不退,反而,一步步慢慢地,越来越紧接高高在上的天。

    雷要劈他,他便先斩了放雷的天!

    血光在陆峥的双瞳中一闪而过,浑身真气化作利剑。

    陆峥一跃而起,左手一点剑心,引万千剑意,加诸真气化出的利剑之上,猛地一抖剑身,便有上万实体利剑疾射而出,共轰天降劫雷。

    九天似被陆峥成功挑衅,猛一道“轰隆”巨响炸空,旋即,天降金雷便越见密实粗壮,速度更快,攻势更猛,一副要将陆峥劈成粉末的模样。

    陆峥与剑共往,身化数千,夹在利剑中,同一动作,同念一个口诀,念的竟然是心魔诀。

    心魔诀可作用的对象,是有思维的活物或有灵智的奇物,而这天降金雷,无疑是身俱灵智的,虽说这灵智的唯一用处是:“逮着历劫之人猛劈。”

    古往今来,从来没有哪个修者在被劫雷劈打的时候,对着劫雷用精神技法反击。

    这般的做法,光是想一想,都觉得不现实。

    当然,这样的想法,也没有谁真的去想过。

    刚刚历了一番轮回的陆峥,却觉得,这世上,便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数千个陆峥,眼睛同时大睁,竖起的双瞳,不管看没看到,通过念出声的口诀加持,猛一瞬间便覆盖了劈雷的这一块小天地。

    骤然,时间仿佛静止了一瞬。

    瞬息之后,九天之上劈落的金雷一顿,一变,犹如喝醉了酒一般,劈落的路线歪歪扭扭,且速度缓慢,像是龟爬。更有甚者,金雷互劈,互相伤害。

    绝对没有想到,能收获如此的陆峥,当即一喜,所有化身齐齐一喝,提剑化影,快如闪电,与金雷对轰。

    闪电对金雷,快对满,清醒对醉酒。

    高低已现,胜负立分。

    “砰砰砰!”

    此起彼伏的爆裂声,炸亮整个鬼域,九天之上的太阳也在这时抖三抖。

    陆峥一身劲装罩黑袍,自天而降,一抬眼,目露实质光芒,“噗”的一声,便将最后一道缓缓降落的金雷给削成了两截。

    残废的金雷轰然坠地,犹如落入砧板的鱼,兀自挣扎了几下,便被陆峥一顿猛轰,轰成了渣渣。

    就在这最后一道金雷彻底嗝屁之际,陆峥身上骤起变化,竟衣袍猎猎,头发倒竖,莫大电流自他全身一涌而过,一缕金雷残余更是自地底而起,迅速入脚蹿入陆峥的心脉!

    陆峥一惊,如何运气施法,均不能将那一丝致命的电流逼出。

    但古怪的是,除了一开始的酥麻之外,他竟然无半点不适。

    但他总不能放任这颗不定时炸弹不管吧?

    陆峥倒吸一口凉气,抬手提起流火剑,有想要破开胸膛将那电流直接取出的冲动。但到底忍住了,又闭目内视,拿心口的剑心化小剑,在心脉中游走穿梭。可最终,屁都没看到一个,击杀残存电流的想法落空,还差点因为太激动而将自己的心脏给割出几道口子。

    陆峥不敢继续胡乱施为,认真感受了一下,确实没再见着那该死的电流的半点影子。

    “难不成这电流,被我的心脉主动吸收了?”

    陆峥心中划过疑惑,但现在无计可施,且表面上看来那蹿入心脉的电流似对他没有半点的妨害。陆峥便只能将之暂时按下,打算回到峥嵘峰请教他那位无所不能的师父。

    这么一想,陆峥当即放下心来,决定动身拜望鬼域域主。

    不提先前大恩,就说这次他在此地与金雷恶斗大半个月,对鬼王宫造成了莫大的伤害,怎么说,他都该拜见一下那一位。

    而现在,恰恰是黑夜,整个鬼王宫灯火通明,此时拜见也不算太打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