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大梦一场
    寒冰大门的背后,幽暗深邃,望不到底的黄泉,陆峥甫一出现,便在剧痛中失重,急速下坠中,记忆骤失,躯体爆裂,魂魄飘出。

    与此同时,陆峥下降的速度开始越变越缓。轻飘飘的魂魄,甚至有往上飘回去的趋势。

    须臾,代表着陆峥三魂七魄的十道光影蓦然分裂,飘荡而出。

    就在这时,陆峥先前手腕之上挽着的发镯,突然一闪光芒,将陆峥的七彩**蛋、流火剑以及空间灵器,通通收归发镯中封存,做完这些,发镯一分为十,出现在陆峥十道魂魄左腕之上。

    发镯蓦然变成一条细细的黑影,深深嵌入陆峥左腕之上,眨眼,竟与陆峥灵魂相溶,宛如亘古便存在的一体,除非魂消魄散,否则发镯黑影不会消失。

    十道光影,飘忽游荡半空,各自心口的位置却有一颗发亮的光珠牵引,相互间组成一个光圈,环绕盘飞,缓缓下降,始终不曾真的远离。

    那正是陆峥先前吞服而下的百忘丹起效,死而魂不灭,忘前尘,聚魄魂。

    茫茫然的魂魄光影,面目模糊,眼神空洞,随着越降越深,空气结冰成丝,晶莹剔透,而魂魄光影浑身缓缓冒出一圈又一圈的光晕。光晕腾空,飘散,似洗尽人身百年一切铅华过往,渐渐的,魂魄光影颜色越来越淡,快要消散于漫天的寒冷冰丝中一般。

    便在这一过程中,陆峥三魂七魄的形貌发生了变化,自青年变成少年,自少年变成幼童,自幼童又变成婴孩,婴孩继续转变,便成了一颗颗隐隐闪亮的光球。

    突然,陆峥十道魂魄身躯齐齐一荡,如被无形的手狠狠抓住,身躯一摆,蓦地齐齐急追。不过一瞬,空中却再也没有了陆峥任何魂魄的影子。

    唯有黄泉下三千尺处,幽幽飘来一句:“洗魂涤魄,入轮回,尝百年。”

    便在此时,地球上,一个架空的古代时空,一条漫漫长河中,一个安然沉睡的婴儿盛着小小一只木盆,自河的远方徐徐飘出,在婴儿的左手上,有一圈极细的黑线,像是胎记一般自然而然,活灵活现。

    安睡的婴儿,除了小胸脯略微起伏外,没有一点动静。

    木盆中的婴儿顺水漂流,穿过瀑布与深潭,又出现在了一条略小的清澈河流中。

    河岸旁,一对挑柴的老夫妻正好路过,无儿无女一生孤苦的两夫妻,当即惊叫了一声,以木棍拨划,费尽气力,总算是将沉睡的小婴儿连人带盆勾到了河岸边。

    满脸皱纹的老妇人一把将婴儿抱起,叹息了一声:“王上驾崩,天下大乱,流离失所的百姓越来越多,被迫抛弃孩子的人家也是不知凡几。这个可怜的孩子,应该也是被他父母无奈抛下的。老头子,不如我们将他收养了吧?”

    这是个群雄割据、天下无主的时代,霸主纷出,战祸延绵,百姓没有安乐。

    老头正要说话,蓦然,婴儿睁开了眼睛,露出一个没牙的傻笑。

    老头沧桑的心魂被震了一下,当即大笑出声,与老妇人对视一眼,点头道:“自今天开始,这孩子便是我们的孩子了。这孩子是顺水飘来,此处又依山傍水,便叫河山吧。”

    老头姓陆,而这孩子便叫陆河山了。

    陆河山是个奇儿,半岁能言,一岁能跑,三岁捡到一本古诗词,自己照着诗词开始启蒙。五岁,陆河山便是偏僻小山村里人人称赞的绝世神通。十岁,小山村被土匪烧成了一捧漫天腾起的灰烬,整个村子,除了陆河山,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十岁的陆河山不哭不闹,跋山涉水,磨破了手脚,路遇一队运送物资的后勤士兵,机缘巧合帮助这一队士兵识破了半路设置的陷阱埋伏。士兵队长看他还算机灵,做主收他做了一个童子兵。

    陆河山十岁以前,是个意外降落偏僻小山村的凤凰,机智聪明,常叫所有人感慨他来错了地方降错了人世。而他十岁以后的人生,却是一个人人敬仰和崇拜的传奇。

    从一个毫不起眼的弱质小兵,迅速成长为左右开弓能文能武所向披靡的一枚新星小将,再到救了大帅得到重用的心腹将军,似一眨眼之间。最终,没有儿子接任大权的大帅一死,呼声最高且能力最强的陆河山,自然而然接管了三十万大军。

    自樵夫的养子,到一方霸主,陆河山仅仅用了三十年的时间。

    血战杀戮,成王败寇。

    又是十年,四十岁的陆河山站在了人生的顶峰,踏平天下群雄,于中原大陆建立唯一的君主霸权,自立为天地间唯一的皇,国号“陆”。

    陆皇一生征战,登基前横扫四方与人争雄,登基后四处平定战乱绞杀余孽,没有一刻闲暇,只道大限来临将帝位传于他的养子。

    挥退所有人,独自躺在踏上的陆皇,眼神空茫,回忆自己这一生,满手血腥杀戮,杀的却大多都是该杀之人,没有什么歉疚。登帝位,建王国,封百官,轻赋税,对臣民亦没有多少亏欠。帝位传于仁厚忠义的养子,对后世,纵使无功也该无过。

    但,于他自己呢,他又如何?

    陆皇纵横百年,每时每刻不在兢兢业业征战天下,他似天生的战神霸主,生来便是要为统一天下、登上皇位而努力的。小时,读书认字,磨练躯体。大时,带兵征战与人场上厮杀混战、场下阴谋阳谋,从无一刻停止过忙碌。

    但对他自己,他却无半点闲暇享乐时刻。

    他对自己是何其苛刻,又何其孤单。无父无母,养父母早死,温暖亲情短促。有属下有谋士,却无半个单纯吃肉喝酒的玩乐朋友。而终其一生,却始终不曾遇着一个倾心的女子,红颜知己遇了不少,却总觉得少了一点同生共死靠背而战的交心。

    抚养亲情来不及回报,寻不到一个可以月下谈笑说心的人。

    茫茫然一生,第一次有时间静下来的陆皇,却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何其可悲,何其可叹。

    蓦然,陆皇身躯一硬,呼吸停止,一缕发光的透明魂魄飘出,径直飞出金碧辉煌的皇宫,来到了儿时的小山村,又来到了初诞生之时的漫漫长河。

    陆皇脸上泛出迷惘,再一抬头,发现自己身躯不受控制开始随处飘荡了起来。

    他在人世飘荡了三年,短短三年,却见多了人生百态,无论贫困富贵,人的烦恼千千万,甜蜜的时刻却也时时有,酸甜苦辣,人生百味。

    陆皇脸上的迷惘开始变成感慨,又从感慨变得麻木,最终变成若有所思。

    人的一生,并不一定要似他血战征伐,人生的顶峰,也不一定便是建国称帝。荣华富贵,权利荣耀,俱是过往云烟,人死便灭,到头来不过一场空。

    魂魄消散的最后一秒,陆皇的身躯骤然一抖,脸上表情重归空无,只一双眼,黑夜般深邃,缓缓转过头去,却已经换了场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