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枉死街
    陆峥利落地一通毁尸灭迹,十分具有震慑力。至少接下来的一路,再也没有哪个不长眼的鬼域土著跑上来找茬。

    陆峥又逛了半条街,拐了个弯,穿过幽暗小巷,来到了一条相对繁华的街道。各种高大建筑遥遥可望。

    在小巷的尽头,一个满脸深刻沟壑、穿着黑袍兜帽的老妇,阴鹜的眼珠转来转去,在她的面前,摆着一张低矮小桌,桌子前有一张更为矮小的独脚椅。

    陆峥看了眼小桌上立着的“万事通”木牌,信步走了过去。

    陆峥站在小桌面前,对与自己的身材严重不符的低矮独脚椅并没有多少青眼,只是望着那像是牌位一般的黑漆漆木牌,对桌后面的老妇客气道:“不知老人家可否帮我一个忙?”

    老妇头也不抬地吐露出一幅暗哑撕裂般的嗓音,道:“你需要付出代价。”

    陆峥微微一笑,道:“比起代价,我以为,称呼其为等价交换的礼物更为合适。”

    这一次,阴森老妇终于将脑袋抬了起来,黑豆一样的小眼睛转了几转,又伸出鸡爪一样的十根手指,缓慢妖异地在陆峥身前虚虚摸了一圈,然后才怪笑道:“桀桀。年轻人,你到这里来做什么?难道是找死的么?桀桀。”

    陆峥保持微笑,并不生气,只继续开口道:“也许我是来让别人死的。”

    “桀桀,有个性,老妪我喜欢,不过你想要我帮你的忙,必须先交一点你所谓的礼物。这样吧,你先把你的一双手臂砍下来,老妪我正好缺一双这样的活人手来挠痒痒。”

    陆峥二话不说,抓过正好路过的一个麻木行人,将他一把按在低矮小桌上,拔剑而出,剑锋对准这位行人的双臂,笑道:“老人家你看,这一双手怎么样?”

    老妪龇牙,眼眶放大,死死盯着陆峥的脸,嗜杀的盼望从眼底爆射而出,许久后方才嘶哑开口:“老妪我对死人的手没兴趣。”

    说罢,老妪伸出手指一抓行人的手臂,立刻的,被陆峥按在桌上的行人化成黑烟消散了。

    陆峥不为所动,而他这番无情的表现叫古怪老妪对他重视了几分。更何况,陆峥身上明显粘着血腥死气,不是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便是刚刚杀了鬼域城中的死物。

    鬼域中,死鬼来了不计其数,活人也来过不少,但像是陆峥这般镇定且有能力的,老妪是第一次遇到。

    这位老妪却不知道,陆峥作为近千年来第一个踏足鬼域的修者,自然是与误闯鬼域的普通凡人不同。

    这时,脸皮厚比城墙的陆峥又一次开口了,只道:“礼物我已送出,老人家收不收便不关我的事了。我想借一借鬼域轮回,但又不想真的死掉。不知老人家对此有何热心提示吗?”

    这问题,陆峥随便问这鬼域中的任何一个土著都有可能得到答案,所以,震惊的老妪并没有因为陆峥的冒犯而直言拒绝。但如此嚣张狂妄的活人,要老妪平白放过,那是不可能的。

    于是,老妪开口道:“桀桀。老妪我凭什么告诉你?”

    “老人家除了活人手臂,还想要什么?”

    闻言,老妪阴鹜的神色总算有些和缓,转瞬露出一个算计的笑容,桀桀道:“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但老妪我看你十分不顺眼,所以,这礼物必须厚重一些。譬如说,老妪我近年身躯有损,容貌不保,十分伤心。”

    陆峥一躬身,道:“愿为美人效劳。”

    “桀桀。”老妪怪笑起来,神色更加和缓。

    能将一个长成她这样的叫成美人,眼前这位年轻人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

    “老妪我想要这一条街所有的怨气,滋补养颜。”

    伴随着老妪话落,陆峥所在的整条街道骤然黑气翻滚,呜咽鬼泣此起彼伏,无鬼官带领的模糊虚影狰狞恶相晃晃荡荡站满半条街,街头巷陌窥视观望的鬼域土著第一时间鬼哭狼嚎拔腿狂奔。

    随着狰狞恶鬼现身,整条街道都笼罩在愤怒仇恨怨怼的负面情绪中。

    “杀,杀,杀!”

    “啊!杀!”

    “为我偿命来!”

    恶鬼口中不断吐出临死前最终的执念,因为这执念,这群恶鬼在这一条枉死街存在了数百上千年,无一鬼官可带走轮回。而恶鬼长留下去,只会怨气更深,最终因为放不下魂飞魄散。

    因为怨念杀气太强,这条枉死街是所有活人与几乎所有鬼域土著不能踏足的禁地。

    陆峥无意间踏入此地,早有土著躲在暗处远远地窃笑窥视,等着看好戏。

    对于这些,陆峥并不晓得,他关心的,只是老妪所提的要求。

    老妪的要求对寻常人来说,比登天更难。怨气,又岂是普通人想捉就捉的?何况还是整整一条街的怨气。

    陆峥不晓得别人是如何想,他只知道,老妪这要求,真是……太简单了。

    坐等着陆峥恼怒骂娘转身就跑的老妪,吃惊了,她见陆峥蓦然袍袖翻飞,腾身跃至半空,旋即,陆峥身上猛地散发出一阵暖和的白光。

    陆峥的左手如灵活的游蛇,半空变换手势,一瞬千变万化,而眨眼,便有成百上千的符咒自他左手之中飘浮而出。

    符纸悬空,围绕陆峥转了一圈又一圈,旋即,陆峥扯起嘴角,微微一笑,一抬手,默念了十几句天师界最高级的法诀。

    以往作为天师时,像是陆峥现下这般超负荷动用顶级禁咒,只能落个被反噬吐血身亡的下场。但对现在身为皇阶一星的陆峥来说,不过是胸口发闷气血翻涌罢了,根本无足轻重。

    陆峥禁咒口诀一念,符纸骤燃,磅礴炙热的光辉以他为核心,化成千刀万剑,猛地自天空“噗噗噗”穿射而下。

    霎时,除了老妪所在的小巷一角,整条街道鬼魂狂怒惊叫,尘土飞扬,地面炸裂,建筑齐飞化烟。

    与此同时,一缕缕新老怨气自地底自各个角落蹿上炸裂的街头,想要四蹿逃跑,却被骤然压下的一层层电光雷网罩在底下,除了哭泣摇摆,根本做不了其他。

    怨气不过是死魂离开人世前的最后一抹怨恨执念,其本身并不具有生命,甚至若是怨气太强烈,进入阴间的鬼魂连转世投胎都不能。

    对此,陆峥便没有什么好手下留情的了。

    陆峥自半空飘飞而下,一伸手,口吐咒语。

    顿时,风止网收,一条街的怨气汇拢成一颗深沉的黑球,缓缓飘到陆峥的面前。

    陆峥抬手一挥,比他脑袋还大的黑球四周瞬间被贴上十数张黄底金文的符纸。

    鬼哭嚎叫戛然而止,唯剩下陆峥手中那颗深沉漆黑的球。

    在街道的一旁,符纸飘飞消失,而先前被陆峥大范围强攻破坏掉的地面与建筑悉数恢复原样,一个个模糊的虚影,狰狞嗜杀的表情渐起变化,旋即个个滴下晶莹的泪珠,朝着陆峥的方向遥遥一拜。

    这时,戴着高帽的鬼官凭空出现,看了一眼陆峥,然后转头,收了棒子,对众死魂一点头,领着他们一起穿过街道,走向远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