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四十六章 鬼域阴都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Δ81中文Ω  网

    6峥揣着**蛋,一走就是数年,期间使用了各种办法,除了现这**蛋需要以精血和真气喂养之外,迟迟没能现如何才能让这玩意儿破壳。

    为了贯彻独身一人历练的始终,6峥一早便告别了木重天与张大河等人和妖,摸出怀中地图册子,继续他的魔鬼试炼。

    距离十年战约还有四年之时,6峥来到了一座名为“鬼域”的神秘古城。

    鬼域城别名人间阴都,据传乃凡人死后去往阴间轮回的过路之地。

    “呱,呱……”

    零星的几只乌鸦,嘶哑唱叫,自天边一飞而过。

    古旧的城门旁,一片黑色的鸟羽自天空坠落,飘至6峥的耳边,被风一吹,打着旋,飘落尘埃。

    一缕沙尘被风一吹,迎面扑来,6峥侧身一让,这才避免了被沙子兜头浇一脸。

    6峥抬眼一扫城门口歪歪斜斜的“鬼域”二字,略期待地抬脚迈了进去。

    “咔嚓。”

    伴随一声脆响,6峥一低头,便现黑色的泥土中露出半截人骨,此刻已然被他一脚踩断。而自人骨断裂处,一缕黑红色的血腥怨气漫溢而出。

    怨气攀爬而上,很快来到6峥的大腿处,出“呜呜”的幽怨哭泣声,在哭泣中,怨气化出一张巴掌大的惨白面孔,眼中流出血泪,直勾勾望着6峥。

    6峥眉头微皱,只见这鬼脸蓦地生变化,不多时竟然变成了6峥自己的脸。

    眼看自己的脸变成流血泪的鬼脸,那感觉还真是别样的酸爽。

    6峥一伸手,毫不留情地将那张伪劣的鬼脸捉住,稍一用力,便将这装神弄鬼的玩意儿给捏成了粉末,洒落飞灰。

    飞灰中,残存的一缕怨气扑天而起,却被6峥头也不回地伸手虚空一抓,彻底毁灭。

    6峥抬脚继续往里走,这一次,不管脚下“咔嚓”踩断多少人骨,再没有哪一张怨气鬼脸愿意轻易冒出来纠缠。

    鬼域中分外寂静萧索,除了偶尔的“呼啦啦”风声与乌鸦“呱呱”叫外,便再没有其他声响。而在鬼域城中,没有半个活物的影子,满大街的萧条沉闷,俨然就像是一座死城。

    死城死寂,还真的像是传说中所言,便是阴阳过路的交界地,常人无从踏足。在这鬼域中,空气中夹杂的独特的阴冷沉重气息,比之**山更加阴寒蚀骨。且总有莫名的阴风于背后对着颈项轻吹,叫人忍不住全身起鸡皮疙瘩。

    6峥却像是闲庭散步,表情放松,眼带笑意,越逛越悠闲,他的一举一动甚至无不散着一股怪异的享受与怀念。

    至于鬼域如一座死城,也在6峥的意料之中。

    独身历练中,一次偶然的机会,6峥不慎一脚踩空,踩出了一座人间皇帝的古墓,在那一座保存完整的古墓中,6峥意外地得到了一卷古老布帛。在那布帛之上,记载着关于鬼域的各种传闻与传说。

    其中便有言,鬼域城门始终开放,但城中生物仅在夜晚活动。而当梆子声响起,日夜变换,鬼市立开。

    6峥以为,留下这一卷布帛的皇帝也是一位奇人,作为一个普通凡人,竟然眼界如此辽阔,说不得便是生时有奇遇。出于敬重,6峥将布帛原封不动地放回,转身将皇帝古墓的破洞修复,又在古墓外设下掩藏结界,这才离开。

    也许是好人有好报,做完这些离开的6峥,刚走三步,便觉自己的脑袋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给击中了,不痛不痒,在他的脑海中,却突地多了一张没有标注地名的路线图。

    6峥心有所感,照着地图行走,穿山越岭,走了半载,终于来到了布帛上记载的鬼域阴都。

    就在这时,6峥明显感到空气中的阴森鬼气越加浓重,蚀骨阴风自四面八方狂烈吹荡。

    6峥手指一动,给自己加了一个驱寒取暖的阵法。

    鬼域阴风对修者同样起作用。

    蓦然,一声梆子敲打声响起。

    天幕一瞬低垂,浓雾一晃而过,血月升空,白天变作黑夜,而在6峥的眼前,整个鬼域阴都终于活了过来。

    来来往往的虚影惨白着面容,神情麻木地行走。

    在这些虚影的最前方,两个持棍棒戴高帽的阴森鬼官倒着移步,指挥这群虚影往鬼域的最深处走去。

    6峥看了一眼,便将头转开。

    他没有想到,传言不假,他还真的在这座鬼域阴都看到了阴间鬼官领着死魂过路的场景。

    而在街道的一旁,也有许多身着长袍戴着兜帽的不是死魂也不是鬼官的生物,呼吸浅淡,神情怪异,动作僵硬而缓慢,如行尸走肉一般,进行着日常生活,或摆摊贩卖稀奇古怪的灰扑扑旧物,或垂臂站在一边直勾勾地盯着过往死魂不时觊觎地舔舔嘴唇,也有的兀自蹲下缩在一角不知道搞些什么玩意儿。

    粗看,这是座名副其实的阴都怪城,果真不合适正常的活人前来。

    但,6峥的眼中却是兴味更浓。

    也许是6峥这个外来人口太嚣张,入了阴都竟然如进了戏园,那惬意的表情,那舒适的姿态,怎么看怎么碍眼。

    很快。几个鬼域土著走了上来,围着6峥阴森打量,不时出怪异的“嚯嚯嚯”声。

    6峥道:“劳烦诸位退远些,我不喜欢与陌生人靠得如此近。”

    围着6峥的几个土著面皮抽搐,手指蓦然伸出,黑漆漆的长指甲悬挂着猩红的肉末与鲜血,十分挑战人类的审美。

    6峥道:“我的脾气不好。”

    说罢,6峥骤然出手,长剑一扫,将几个土著的脑袋全部抹了下来。

    “咕嘟,咕嘟。”

    古怪的是,自几个土著断裂的脖颈上,冒出来的不是鲜血,而是像水一般的黑色烟气。

    烟气飘在半空,带起一股辛辣苦味。

    6峥的眼前迅被弥漫开的黑烟笼罩。

    在其他人的眼中,6峥突然就不动了,任由自己被黑烟包围覆盖。转瞬,6峥便被辛辣苦味的黑烟沁入全身,黑烟自6峥的七窍蹿入,他的面容开始变得青白,转眼化成死人一般的死灰,心跳与呼吸一同消失。

    “嚯嚯嚯。”

    先前倒下的几个土著,出怪笑,自地面爬起,又捡回各自的脑袋,安回了自己的脖子上。

    其中一个土著道:“活人的肉,我已经许久没有吃过了。”

    “我说过,我的脾气不好。”

    突然,在这名土著的背后幽幽传来一句说话声。

    几个土著震惊地回头,下一秒就见6峥完整无损地出现在他们的眼前,至于那个死掉的倒霉身影则被风一吹,变成了一株摇摆的草。

    面前白光一闪,几个土著的身形骤然僵住。

    6峥悠悠然自这几个土著面前一一走过,而在他彻底走开的下一秒,几个土著的身体猛地炸裂,燃起明艳大火。

    这还不够,大火之后,浓烈白光如烈阳光辉洒射,顷刻就将变成黑灰的几堆晒化消散。

    如何对付这些阴暗鬼气的生物,整个灵武大6没有谁比6峥更晓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