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迷魂蛋
    漫漫人生的旅途中,突然就多了一个狂热粉,这感觉略新奇,虽然这粉丝太狂热太盲目,叫人偶尔苦恼和无奈,但更多的时候,还是挺愉悦身心的。

    6峥畅快大笑,对木重天越看越顺眼,拍着对方肩膀道:“你这家伙不错啊,说来,我与你挺投缘的,就别叫得那么生分了。我看你的模样,似乎比我年长十几岁吧?我就叫你一声老木好了,你也别叫我什么6掌门了,直接唤我的名字吧。”

    木重天闻言,脸色有些古怪,一挠后脑勺,沉默半响,方才犹犹豫豫道:“不能啊,我今年刚好二十,6掌门你不会才几岁吧?”

    6峥:“……”

    感受到6峥眼神中的蠢蠢欲动,木重天总算醒神,一拍脑门呵呵干笑,不好意思地道:“其实我这人特倒霉,一生下来便长得比较着急。哈哈哈。”

    6峥盯了眼对方满脸的胡子拉碴,以及壮硕如熊的身材,还有那分外憨厚老实的黑色面容,暗自点头,附和道:“的确是挺着急的。”

    “呵呵。”

    木重天憨厚地笑,旋即,拿一双闪闪光的眼睛充满期待地望向6峥。

    6峥脑门上掉下三排黑线,感到略头疼,但还是硬着头皮道:“既然如此,那你直接叫我大哥就成。”

    “6大哥!”

    当即,迫不及待的木重天便脆生生地叫了出来。

    木重天如此爽快无压力,6峥却是叫不出“小木”两个字的,因而他还是称呼木重天为“老木”。

    “老木,这山何时成旅游胜地了,前来的修者竟然不下十数波?”

    木重天道:“说来也是巧了,这山千里之外有座修者聚集的城镇,名唤海晏城,海晏城的城主路河清这月十五八百大寿,特邀请四方修者来聚。因而,当山突然爆出蛋气息之时,刚巧路过此地百里范围内往回赶的过路修者便闻讯飞入,想要争夺一番。”

    显然,木重天也是这众多赶路修者当中的一个。因而,上百修者齐聚十大凶山之一的山,不过是凑巧罢了。

    6峥点头,有些疑惑地问:“蛋?那是什么?”

    难不成那是山生的蛋?

    6峥觉得略诡异。一座山,竟然会生蛋,又不是母鸡变的。

    看懂了6峥眼中的不信和恶寒,木重天吃惊了,小心翼翼地问:“6大哥,你该不会不知道吧?那玩意儿可是传说中的山至宝蛋啊!”

    6峥自怀中摸出翻旧的地图,翻到山的页面一扫,旋即道:“地图上没写。”

    木重天差点跪了,对于6峥意外的没有常识,他没好意思太吐槽,只老实地仔仔细细解释道:“所谓蛋,说简单点,就是一颗蛋。说复杂点,那就扯得远了。”

    扯得远的说法便是,传闻山每一千年便会诞生一颗蛋,俗称蛋。这蛋初诞生之时,无形无色,但会在方圆百里的辐射范围之内散一股奇异的幽香,这幽香闻之苦辣酸甜如人生百态,气味独特,无孔不入,很好辨认。

    奇异幽香会持续一炷香的时间,然后消散无踪。

    至于蛋到底诞生在何处,因为其无形无色的特质,所以,也有修者言,只要在山,它便无所不在,有缘人若想得,端看运气。

    而但凡得到蛋的有缘人,只要向着蛋壳滴下三滴心头血,蛋壳立碎,将会生出一样天地至宝。至于这至宝到底为何物,从来没有定数。有时候是一头天地奇兽,有时候是大道自然衍化而生的无品无阶斗技秘法,有时候则是一个绝世美人,也有出现神兵利器的情况。

    木重天道:“据我们木家的离魂老祖留书所言,他上一回无意间见证的蛋出世,蛋壳一裂,跳出来一个没穿衣服的热情似火的绝世美男,当时把那滴血的九尺大汉吓得,脸都绿了。但这之后,到底生了什么,老祖就没说了。”

    6峥对于离魂老魔留下的八卦见闻没有多大兴趣,他又兴趣的是木重天接下来说的。

    “这苦辣酸甜奇香,是昨夜子时出现的。因而,现在这么一点人数,还真的不算多,若是再等数天,消息外泄或者山中的修者将消息传回背后势力门派,估计这山,就该人满为患了。所以,我们还是早下手为好。”

    若不是山太凶险,常人久留会造成轻则智障重则毙命,而蛋每回诞生的时间又飘忽不定前后大概相差了三年五载甚至十数年上百年,否则,在这山早就有大批修者守株待兔了。

    而无论是6峥还是更早一步踏入山的木重天等人,机缘巧合地,均抢占了先机。未免浪费先机,及时行动是必须的。

    说着,木重天便分外慷慨地摸出一本巴掌大的黑册子,憨厚地笑哈哈道:“虽说蛋被传无处不在,但是据老祖所言,这东西还是有迹可循的。6大哥,我们先找到这山中最长最深的一条河流,彼时,顺流而上,便该有所收获了。”

    说走就走,6峥与木重天两个一面收敛气息,一面飞上高空,放眼四扫。

    无奈山雾气太重太诡异,不用神识,便完全看不透。

    这个时候,6峥两人也顾不上会不会暴露,与不知何时便会赶来的成群结队高手与老怪,龙烈等人根本不足为惧。

    6峥两人争分夺秒地放出最强神识扫视最广范围,不消片刻便望见了山唯有的三条河流。

    古怪的是,任两人如何扫视与观察,这三条河流看起来竟然一模一样,一样的长,一样的深,就连气息也是一样,但其源头和尽头却又各自隐秘飘渺,望不到真实。

    木重天分析道:“这一定是山本身给予他的蛋的保护,看来,要想找出他的蛋,我们必须脚踏实地,身临一条一条河流仔细研究,方才能找出真正的那一条最长最深的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