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三十五章 一星皇阶
    “咔嚓!”

    五彩劫雷越劈越多,越劈越重,越重越痛,可陆峥偏偏越痛越醒。那感觉,就像是不打麻药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体验凌迟一般。

    “唔。”

    陆峥闷哼一声,将嘴唇都给咬烂了。

    千刀万剐的痛楚,估计也只有这万道雷劈的冰山一角。

    在陆峥的脚下,焦黑的血液与黏糊糊的皮肉混合,组成了一滩观之恶寒并哆嗦的可怖泥糊,“色香味”俱全。

    偏偏虚影站在一旁,一看陆峥要嗝屁了,他便及时扔出一把液态救命丹丸并源源不断的真气精粹,总之不要陆峥死太快。

    “我干你大爷!”

    终于忍受不住,陆峥怒骂出声。

    看好戏很过瘾的虚影好脾气地“呵呵”一笑,悠哉回道:“不好意思,我没大爷。而且,你不是喜欢女的么?”

    “哦,对了,顺便告诉你一声。你在这被劫雷劈啊劈的时候,外界已过了小半个月,而被你的劫雷余威连累晕过去的修者,已经被我全部清出了古塔。至于剩下的一小部分修者,我看那个叫木重天的意志挺坚定,估计会留到最后,但估计也就能再坚持一月左右的时间。彼时,所有修者都会被试炼古塔弹出去。所以,早晚这塔中只会剩下你一个人。你要忍不住,想哭想叫,便放声大胆地吼出来吧。”

    说着,虚影自个儿都把自个儿给逗笑了,略兴奋地拍手,复又偏头附耳过去,状似很贴心地鼓励道:“来,你先大叫大哭一声,我听听,看响不响。”

    “响你大爷!”

    “哈,都说了我没有大爷。”

    在虚影状似恶趣味的坚持下,陆峥还真的保持头脑清醒被五彩劫雷整整劈了两年!

    古塔中,受气包吞雷吞到饱,还饱过了头,兀自沉睡消化去了。而幻心草摇摆粉嫩的叶子太使劲,用力过猛,把腰差点给折了,也在兀自沉睡自我修复中。

    两年里,唯有陆峥不眠不休万分清醒地被五彩劫雷劈了整整七百三十个日夜。从最开始的痛不欲生到渐渐的麻痹,两年后,陆峥发现,自己的痛感神经似乎被刺激大发了,竟然慢慢地没有痛觉了。

    一个修者没有痛觉,可喜可忧,喜的是与人对战将会更加勇猛不畏死。忧的是半分痛感都没有,万一在睡梦中被仇人缓缓割掉脖子丧了性命都还醒不来,那就搞笑了。

    陆峥正兀自脑补着,已经有小半年没开口的虚影突然来了一句。

    “我就说你想太多。没有痛感,不过是暂时的。日后,你还会慢慢恢复成一个正常人的。”

    正常人?

    陆峥缓缓低头,看了看自己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的地方,又看了看满地的黏糊血腥。他觉得,被劫雷劈了整整两年的他,还能当个正常人那才奇了怪了。

    这两年的时间里,他无时无刻不在以为自己下一秒就要成功嗝屁了。但事实是,虚影一次又一次将他自濒死的深渊拉了回来。

    “咔嚓!”

    九天之上肆意翻滚的五彩劫雷,再次狠狠劈下,直将陆峥唯剩下不多的几根头发稀疏劈成黑灰。

    陆峥撇了撇嘴,顶着满脑袋惨不忍睹的颜色与焦香,继续等待下一道劫雷劈下。

    可这一次,陆峥坐等右等,直直等了十数天,依旧没有等到半点劫雷的影子。

    陆峥诧异抬头,一望天空,旋即,便嘴角抽搐了。

    乖乖!不知何时,九天之上劫雷尽消,唯剩下一片祥和彩云,安逸流散,七彩的虹桥微拱,翩跹的灵鸟啾啾而过。

    蓦地,一捧实质真气汇聚,转瞬,自九天猛然倾泻,直灌陆峥的头顶。

    头顶清明,心神荡漾,经脉逆转,血肉重生。

    陆峥见证了自己残破不堪的躯体焕然一新,更见证了真气精粹普灌全身。

    无穷无尽的能量自他全身上下涌出,枯竭的丹珠重又稳健的旋转起来。一股浩渺磅礴的力量,握于手中。背后的木架子“轰”的一声尽数散去。

    陆峥握了握手掌,只觉天下尽在手中。风起云涌,但在抬足间!

    衣袂飘飘,青丝再现,陆峥整个人如沐在霞光中一般,带上了一丝飘渺与不可测。

    他进阶了,皇阶一星!

    两股劲力余威,一白一红交织着自陆峥全身流泻而出,转瞬汇聚成冰霜似的淡蓝色,与他丹田内的淡蓝丹珠两相辉映。

    此刻,陆峥不止进阶为一星武皇,同时,他也是一星灵皇!

    力量在握与成功进阶的喜悦,激荡陆峥的胸膛。

    陆峥闭了闭眼,吸气,吐气,再睁眼,双眼漆黑如夜,一切情绪尽掩,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稳重沉淀。

    虚影赞赏地点了点头,有些欣慰,陆峥如此心性,不骄不躁,且根骨悟性样样俱佳,也不枉他在这三十三层待了上千年,就为等一个有缘人。

    而数百年前,他将登上三十三层的捷径透露给那唤“离魂”的魔修,看来还真的做对了。

    “恭喜你,大道有成。一入皇阶,自此天地变换,你看到的世界,亦将不同。他日登峰造极,与天地同寿,叱咤风云,指日可待。”

    虚影上前拍了拍陆峥的肩膀,说完,便开始徐徐飘散。

    虚影的离开太突然,竟是一句告别都没有。

    陆峥微怔,手一伸,忙捉住虚影最后一缕影子,急问道:“虚影前辈于我大恩,不知想要什么回报?”

    陆峥不是之恩不图报的白眼狼,尽管神秘莫测的虚影恶劣非常,将他整整折磨了两年。但对方一手促成了他成功晋级皇阶,是事实。

    而此时此刻,虚影话还没说几句便要消失了,如此发展,实在叫他错愕。

    难不成这虚影还真的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还真的是施恩不图报的烂好人?

    虚影似看出陆峥内心的想法,同时也感动于陆峥的耿直,“呵呵”一笑,留下轻描淡写般的最后一句:“你便当我是馅饼吧,这世上,总有人在临死前有着恶趣味,想要随手帮帮有缘人。”

    而陆峥,便是那个有缘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