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闯塔
    昼夜颠倒的狂沙古城,内城最深处,迷雾渐消,虚影飘散,唯剩下一座高耸入云的青石尖塔,仰望不到顶。

    潮水一样的人流,迅速往古塔入口处靠拢,也有部分修者从一开始便就将主意打在了半道翻窗冲入更高层,一飞身,便往古塔之外半空中紧闭的窗户撞去。

    霎时,如此投机取巧者,无不撞个头破血流,哀呼惨叫。

    跑在稍后面的陆峥,在半空及时刹住脚,一转身,乖乖落地,自古塔第一层的入口,踏步而入。

    古塔外是人山人海,古塔内却是空间广袤,人烟稀少。

    自古塔入口进入的一众修者,不知道都被分散到了何处,一时,陆峥打眼望去,四周只有十数个修者。

    显然,古塔之内的空间别有诡异,饶是位列最底层的空间亦是这般捉摸不透。

    突然,一道身影迅速从侧方向陆峥靠拢。

    “砰。”

    擦过耳膜的闷响,陆峥手中的流火剑架在了来人的脖子上。

    来人吓了一跳,似是没想到陆峥的反应会如此迅速而“过激”。

    事实上,一路被人以各种方式暗杀了小半年的陆峥,若是真过激,早就一剑将人捅穿了。

    “嘿!兄台别激动!我只是想找你组个队!你看?”

    陆峥看了这个满脸带笑的修者一眼,修为只比他差两星,双眼略带狡猾,判断不出是不是不安好心。

    将剑收回,陆峥头也不回地离开。

    “不好意思,我喜欢独来独往。”

    陆峥身后,那被拒绝了的修者也不恼,反是竖起大拇指,赞叹了一声:“兄台你牛!”

    边上一瘦削的修者跑上前,小声道:“老大,那现在怎么办?”

    那被陆峥拒绝了的修者,挠了挠后脑勺,道:“还能怎么办?尽量多找些落单人士组队吧,这古塔中危险重重,多个人多重保障。”

    两人说话间,陆峥已拐过一个弯道,来到了古塔第一层的另外一隅,同样是空间空旷,人烟甚少。

    七八个修者零星地分布,四处查看。

    陆峥的到来,并未引起众人的注意。

    古塔空间再大,进来的修者却是源源不绝的,不断有新人进入,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轰隆。”

    一声清晰的关门声响起在古塔内的各个角落,紧随而来的是,塔外若有若无的声声捶地叫骂。

    试炼古塔每一次的开塔时间有长有短,并不固定,似乎全看古塔本身的心情一般。

    而此时,试炼古他兀自关上了。

    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暂时也出不了。

    古塔一旦闭门,除非到了下一次昼夜颠倒否则不会再开。而入塔之人,却并不能待到那个时候。同一批入塔之人,于塔中待的时间长短,可以说是息息相关的。当塔中最后一人完全失去意识,古塔便会将塔中所有人悉数传送出去,而传送的地点不定,可能是天涯海角也可能就是塔外内城中。

    因为这特殊的规矩,塔内虽往往有厮杀,却一般不会取人性命,谁都想在试炼古塔之中多待一段时间,哪怕是自己没有意识的时候。

    陆峥十分有探索精神,沿着塔壁,将古塔一层所有的空间都走了一个遍。

    塔内的时间似乎有些异常,叫人渐渐失去了应有的时间感应,很快,便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年。

    古塔幽幽的沧桑古意无孔不入,将人的心也缓缓染上了一股历经沧桑的意味。

    一些修为较弱心智不坚的,甚至缓缓跪坐下来,掩面哭泣,再也起不来。

    但与此同时,这些已然没了闯塔希望的人,他们身上却不约而同的荡起层层波纹涟漪,肉眼可见,一缕又一缕杂质黑气自他们身上缓缓流出。

    陆峥手掌抚着渐渐产生波动变化的石壁,眼中若有所思。

    “看来,试炼古塔果真十分慷慨,竟对失败者也是这般博爱。”由此,对坚持下来爬上更高层的修者的奖励,那就更不用说了。

    就在这时,陆峥手掌下的塔壁蓦然剧烈一动,整座试炼古塔遽然摇晃起来,塔内所有修者都在那一刻头晕眼花了一刹那。

    再定足定睛,塔内第一层已发生变化。

    本是四面封闭的石壁,再转眼,竟无声无息地变化出了数十道往上攀登的石阶。

    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往上走道路的陆峥,由于手掌一直撑在石壁上,此刻石壁便石阶,骤然的变化,差点叫他一个重心不稳栽倒在地。

    “是阶梯!快上!”

    潮水一样涌动的声音,蓦然来袭。

    空旷的一层,突然自四面八方涌出无数的激动修者。

    人人都往石阶冲去。

    就在这些人流与陆峥擦身而过之时,陆峥瞧见其中部分修者的身体竟然一步一晃看起来十分虚浮。

    “砰!”

    就在两个虚浮的修者看似不经意间一左一右夹着他一块儿往前跑的时候,陆峥蓦地轰出一掌,将两人顷刻轰飞。

    两人落地一刹那,身影晃动,转瞬烟消。

    “啊!”

    此时,一声声惨叫自陆峥身后响起。

    陆峥回头,一看,先前冲得最快的一批修者,有一大半都跌入了蓦然出现的悬崖深涧中。

    前一秒还四通八达的石阶,这一刻已成了吞噬人命的炼狱。

    而在炼狱的边缘,一批又一批不着痕迹带人一块儿往前冲的虚浮身影,慢慢发出狞笑,转瞬化成烟雾,消散了。

    “是幻象!是杀人的幻象!”

    “该死!”

    “快退,这些通道都是假的!”

    惊叫与咒骂此起彼伏,砰砰砰的打斗声紧跟着响起。

    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自己身边的陌生人到底是幻象还是人修,干脆直接出手。一出手,便难以把控力道,双方都想致对方于死地。

    一时,混乱的厮杀成型。

    陆峥一跃而起,甩出斗笠,将朝自己冲来的几道人影悉数击散,旋即足尖一点,空中借力,直接往高处飞去。

    摆在众人眼前的诸多石阶,并不完全是幻象,许多都是真实存在的,只是这真实中又暗含着不少致命的机关,但凡人的双脚踩上去,下一秒机关便会启动,真实的石阶便会变成吞噬的深渊。

    如此,地面上的路是走不通了。

    一层塔底的顶部是坚硬的黑色岩石,被陆峥持剑砍了数十下,仅留下道道较浅的白痕而已。

    一些与陆峥有着同样飞身冲天打算的修者,见状不由退却了几步。

    陆峥却是身形一转,蓦地以剑刮擦顶部黑岩,而他本人的身形如灵活的猿猴,一路攀吊着,顺着黑岩往一层塔顶的边缘滑去。

    当陆峥滑到塔顶与虚虚实实的石阶接轨的空洞边缘处时,微微一笑,流火剑一用力,剑尖在黑岩的转折棱角上擦出猛烈的火花,人如大鹏展翅遽然往边缘处垂直的上方跃去。

    再落地,上下颠倒,陆峥已处在一处石阶拐角处。

    脚下面隐隐约约传来激烈打斗声,而石阶往上的地方,古塔第二层若隐若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