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二十章 杀神入世
    峥嵘峰上,因为陆峥的晕倒,一阵人仰马翻。

    云中怪亲自给徒弟探了脉,瞬间发现陆峥全身上下都曾被人拿剑狠狠捅穿过。失血过多,伤势过重,九死一生。

    换成一般人,早就蹬腿嗝屁了。

    云中怪的脸色顿时十分难看,又看了看徒孙小土包明显一副受尽折磨的模样,当即,一甩袖,独自,杀上了傲云宗。

    黑翼抬头看了眼,本来想追,转念一想,拥有“爆裂光击”的云家人,杀掉闵云那个老不死的都是绰绰有余的。

    他与其担心云中怪,还不如担心闵云死得不能再死。

    先前听闻闵青灵与陆峥半道遭截杀,黑翼杀上傲云山,目的是救人,与闵云也只是短短一交手,双方未分胜负,而黑翼,也打算留着闵云的命慢慢清算。

    但此时,云中怪出手了,那闵云还能留一口气给他吗?

    事实上,云中怪怒火滔天,却依旧保持一分清醒,晓得捅向闵云致命一击的应该是谁。

    “便先废掉这人作死的手脚。”

    轻描淡写间,云中怪一路畅通无阻,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不到片刻便就杀上了傲云山,与闵云一个照面,爆裂光击铺天盖地,毫不浪费,全部甩到了闵云的身上。

    那一日,天地变色,傲云山震颤,整个傲云宗轰隆隆巨响不断。

    云中怪与闵云大战三百回合,杀了个天昏地暗,最终,在所有傲云宗门人不敢置信的注目下,闵云浑身伤口,惨败。而他的对手,云中怪,毫发无伤,睥睨傲视,衣袍猎猎,犹自游刃有余。

    “宗主!”

    “老宗主!”

    “小师姐!”

    在众人的惊叫声中,傲云宗现任宗主徐长风飞身冲了上去,却是一招未出,便被云中怪甩袖扇飞,胸口破了个大洞,趴在地上,许久没有爬起来。

    至于闵青灵,云中怪却手下留情了。

    一招完败徐长风,瞪飞紧跟着冲上来的闵青灵,云中怪再转身,便在闵云惊骇莫名的注视下,宛如杀神,一步一步走了过去,一把将人提到半空,猛然一拳轰了过去。

    闵云被打得头偏脸肿,脸面全无。

    独属于闵云的吞噬功法,一瞬爆发,笼罩天空,却在刚刚成型那一刻,便被云中怪身上骤然腾起的暴击光幕一瞬击破。

    闵云目眦欲裂,不敢置信,大叫出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缘何对我动手!”

    “我是逆苍派长老,陆峥的师父,土包的师公,云中怪。”

    云中怪冷冷一吐,回答了闵云的同时,再度出手,而他这一次出手,瞬间带起一声惨叫与一片血雾。

    云中怪直接挑了闵云手筋脚筋,并提着废物一个的闵云扔到了修者汇聚的各大城镇挨个儿露了露脸,再转身毁了傲云宗大半个派门。

    如此这般一通发泄,甩下一句:“你的命,是我徒陆峥的。”

    云中怪毫不留恋地将闵云再揍了几拳,直揍成一个猪头,旋即将他扔到傲云宗破破烂烂门口,挥袖离开。

    疾风暴雨般来,摧枯拉朽地走。

    云中怪的骤然出手,如一阵龙卷风蓦地席卷。

    真气江湖震动,傲云宗颜面无存,闵云更是羞愤欲死。

    修者被挑了手筋脚筋尚且不算什么,这玩意儿还能再长出来,而修者本人并不会因此残废。但不残废却生不如死。

    当众打脸,在徒子徒孙面前被人百般羞辱,又在世人面前挨个儿展露废物模样。这对于向来以为天老二他老大的闵云,仰天吼叫,气冲头顶,一瞬,白发飞散,差点走火入魔。

    最终,闵云吐血三口,晕死了过去。

    天下震动,修者群起喧哗议论。

    堂堂二星圣阶,青帝徒弟闵云,纵横真气江湖上千年,手握天下正道第一宗,却被人单枪匹马杀成了废物揍成了猪头,门派也毁了大半。

    最终若不是人家没取命的意思,说不得,包括闵云在内的所有傲云宗之人,一夕之间便会被悉数灭门。

    修者们暗自嘲讽嗤笑意外是个废物的闵云之外,随之,修者们亦对牛逼得不似人的云中怪产生了莫大的畏惧与好奇。

    当发现,云中怪竟然是逆苍派陆峥的师父,而整个江湖竟然始终未曾流传着他的传说的时候,众人再度意识到了云中怪的可怖与深不可测。

    当一个人所向披靡轻易废掉圣阶传说,并不算太可怕,真正可怕的是,这个人一直甘当背景板总是叫人忽视他的存在。

    这样一个隐藏极深的暗夜一般的可怖杀神,突然就爆发了。

    莫不是闵云作死的招惹了这位杀神,是不是对方就一直隐藏下去了?说不得,哪一天一不小心招惹了杀神的倒霉鬼就是自己了。

    细思极恐,有的修者甚至怀疑一看便脾气不太好的云中怪下一秒就要毁灭全大陆。

    被众人深深畏惧与怀疑的云中怪,此时此刻却正一手一支冰糖葫芦逗耍自己的徒孙。

    黑翼在旁,眼巴巴地瞅着咯咯笑着的陆青灼,很想拉一拉对方柔软香滑的小手,看一看对方的伤有没有明显的好转,却畏惧于大杀神云中怪,不敢半点动作。

    陆峥刚刚醒来,便一步一挪挪到了陆青灼居住的后山小院,还没进院子,便听到了师父云中怪与女儿小土包的欢声笑语。

    陆峥一愣,转瞬放了心,再一步一挪,吸着气,面色苍白地往自己的小院走。

    此时,陆峥却不知道,就在他的头顶十数丈的位置,两道身影已经注视了他良久。

    红衣如火的蓝不悔,静静看了会儿暂时死不了也没有气馁到有寻死打算的陆峥,抿了抿嘴角,旋即,转身,示意身旁的言夫人离开。

    “少门主,您这就走了?”

    言夫人言灵韵不解,为何少门主眼巴巴地千里迢迢赶来,到了却又不见,不见就算了,看了一会儿,还要静悄悄地走。

    她是越来越不懂自家少门主的心思了。

    其实,岂止是言夫人不懂,就是蓝不悔本人也不懂。

    她刚要闭关,便听到陆峥与他的女儿在半道被闵云截杀了,且闵云还派了人杀上了峥嵘峰。

    她也不知道当时是个什么心情,等她头脑稍微清醒一点的时候,人已经往峥嵘峰这边赶来了。

    只是,她到的时间较晚,陆峥的麻烦,已经解决了。而且他那无所不能的师父也帮他出过气了,剩下的,便只等陆峥亲自杀至傲云山找闵云亲手报仇了。

    但一个九星王阶何时方能是二星圣阶的对手?

    半空中的蓝不悔,衣袂飘飘,狭长眼眸微眯,左脸上的黑蝴蝶异纹振翅欲飞。

    站在蓝不悔身旁的言灵韵有些担忧,怕蓝不悔是魔障了。对一个杀弟仇人,用得着付出功体退散的代价帮助金蝉脱壳吗,用得着一听到对方生死不明便急急死关也不闭了吗?

    往回走的陆峥,突然停下脚步,似有所感往头顶天空望去,却半个影子都没有看到。

    而在陆青灼的小院中,云中怪眯了眯眼,黑翼撇了撇嘴,前者莫名叹了口气,后者小声嘀咕了一句:“艳福不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