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耿直的白飞飞
    陆峥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撞破隐山门实为半妖门派的惊天大秘密。且这隐山门貌似还与对外宣称全族闭山不出的栖梧山妖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陆兄弟,怎么是你?”

    白飞飞神色几度变化,眉眼纠结,手中的刀几度抬起又几度放下。

    而陆峥垂在身侧的手,手指缓缓移动,紧握木刺长鞭。

    这时,水溟溟怀抱婴儿冲了进来,一看陆峥是醒着的,当即有些疑惑有些心惊,旋即赶紧朝白飞飞解释。

    “白兄,我在山洞中点了无色无味的安神香,按理说,陆掌门应该沉睡不醒才是。我不知道陆掌门对安神香免疫,这是我的失误。我想,陆掌门绝对不是有意听到你我的谈话。还请你手下留情。”

    说罢,水溟溟又转身朝陆峥鞠了一大躬,歉意道:“水某点安神香也是迫于无奈,且那奇香并不会对陆掌门的身体造成任何的妨害,所以啊,抱歉。还请陆掌门不要介意,且请陆掌门对今日听到的秘密保密!”

    卫谢也紧跟着冲了进来,一看白飞飞寒着张脸不说话,生怕他误解迁怒他的师兄,于是自个儿拔了刀对准了自个儿的脖子,高声道:“白大人,您别误会,这事不怪我师兄,都怪我在小山坡乱捡人。您若是真要怪罪,那您就让我死好了,请不要对我师兄动手。至于这位姓陆的人族掌门,您要想杀便杀吧。”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如果不是心中郁结,卫谢的耿直,非得让陆峥无语地翻个白眼不可。

    山洞中,静谧良久,所有人都在等白飞飞的决定。

    最终,白飞飞还是将手中的长刀放下了,对陆峥一抱拳,开口诚恳道:“陆兄弟见谅,实在是事关重大,站在妖族与隐山门的立场上,飞飞不得不拔刀相向。但你我是朋友,更曾经共患难,我应该相信你才对。”

    说着,这位比卫谢还耿直的飞天黑狐便抬手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给陆峥赔罪,并一张嘴,噼里啪啦将栖梧山妖族与隐山门半妖们的联系全说了。

    原来,一直以来奉行隐而不出、低调处世的隐山门,从一开始,便是由半妖创立,且门派中“人”无一不是半妖。

    而隐山门从一开始,便是作为栖梧山妖族在外的暗线而存在的,一面代替妖族行走人间监视人修,一面收纳流落在外的妖与人的混血,资质好的收归为门徒打小培养,资质差的则充为跑腿杂役,四处传递消息。

    至于白飞飞,恰恰便是这一代的联络人,沟通隐山门与栖梧山之间的联系,并传递栖梧山的命令与要求。

    陆峥听得目瞪口呆,既为栖梧山与隐山门的秘密关系而震惊,又为白飞飞的别样耿直而震惊。

    遇到这样一个仗义纯情的妖,陆峥自觉十分羞赧,自愧不如,更觉自己一直只将对方当做普通朋友的行为分外可耻。

    “白兄弟!我咳咳!”

    陆峥一激动,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再次咳出血来。

    白飞飞赶紧上前将人扶住,亲自把脉探视,旋即对边上已经彻底呆立成了石像的水溟溟与卫谢道:“陆兄弟伤得如此之重,怎么不给陆兄弟服用隐山门的秘药回天丹?”

    卫谢僵硬道:“回天丹不是只给山门中的自己人用的吗?”

    “陆兄弟不是外人。”

    白飞飞大手一挥,直接从同样僵硬的水溟溟手中将装有回天丹的玉瓶抢了过来。

    “陆兄弟,你快将这丹丸吞了,包你斩获新生,回血止疼,回气养神,不出半日就能下榻走路。”

    “你且告诉我,是哪个天杀的将你杀成这般,我去套他麻袋。”

    水溟溟与卫谢在一旁再次看呆,就连水溟溟怀中一直大哭不止的婴儿都张着嘴巴忘记了嚎哭。

    先前不还一副恨不得立马宰人灭口的架势吗?怎么现在就称兄道弟相亲相爱了?

    世界的变化太快,请恕他们跟不上节奏。

    此时,一颗回天丹下肚,陆峥立刻觉得气流冲脑,丹田中急剧运转几欲破碎的丹珠顷刻稳定了下来,就连身上被闵云疯狂刺下的十数道剑口也在慢慢生肉回血中。

    纵使不能一次性恢复七七八八,却生生将陆峥自濒死的状态拉回到了能动能说不吐血的状态。而接下来的养伤,便要靠他自己了。

    见状,白飞飞松了一口气。

    他是真把陆峥当朋友,觉得与对方投缘,若是叫陆峥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说什么,他也过意不去。

    许是看出白飞飞眼下心情还算不错,水溟溟咬了咬唇,抱着吐泡泡打瞌睡的婴儿上前,再度开口道:“白兄,你看冰崖还这么小便就无依无靠了,你就做主收留了他吧。只要你一开口,栖梧山的规矩根本就”

    白飞飞皱眉,抬手打断水溟溟的劝说:“不是我不帮你,只是,妖族禁地比隐山门更为排斥外族。纵使现在妖族与人族结成了联盟,但那却是以大局为重的暂时之举。妖与人之间,依旧横亘着难以跨越的鸿沟。我若做主收留了这个妖脉浅薄的小娃,栖梧山的规矩便形同虚设了。”

    水溟溟还要再说什么,白飞飞却已将水溟溟怀中的婴儿一把提了过去。

    水溟溟以为白飞飞这是要一把捏死婴儿,吓得说话都在颤抖。

    “白兄!请不要”

    “这小娃便暂时放在我这里,我带着他在栖梧山外游历几年,待你面壁思过结束了,我会将之带到这里,彼时,你再过来取就是了。”

    突然出现的转折,尽管不是水溟溟最期望的,却依旧叫他惊喜得差点哭泣出来。

    只是,白飞飞将奶娃当成东西一样的言辞,实在是让水溟溟忍不住怀疑,让小娃子跟着白飞飞待几年最后会不会缺胳膊少腿。

    陆峥顺着水溟溟担忧的视线望过去,第一次将那哭包一样的小婴儿看清楚了。

    软糯白皙,胖脸上还有两团粉色的彩云,十分稚嫩可爱。

    恰恰这时,一直闭着眼睛的奶娃蓦然半睁开一只水灵灵的大眼睛,居然傻傻地对着陆峥咧嘴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