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残忍的真相
    冗长的梦境反反复复,酸甜苦辣汇聚一处,叫人梦中跌宕起伏,虚虚实实,分不清是梦是现实。

    6峥自梦境中挣脱醒来之时,篝火跳跃,而他浑身被包扎成了粽子,躺在阴冷的石块上,位处一个幽深的山洞中。

    “哇,哇哇。”

    隐隐约约的婴儿哭声,自山洞外断断续续飘来。

    6峥心头一紧,偏着沉重的脑袋四处查看,却半点没有现闺女6青灼的踪迹,想起身,却身重千钧,动弹不得,嘴张了多次,方才出干哑的声音:“土包?”

    “哇哇。”

    洞外的哭声越来越近,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大步走进来。

    为抱着婴儿的那个青年修者,6峥看着挺眼熟的。

    水溟溟笑了笑,吩咐师弟喂6峥喝了一口水,这才道:“6掌门,我是隐山门的水溟溟,这是我师弟卫谢。我们曾在襄云城见过,你还记得吗?”

    何止是见过,还打过一场。

    6峥浑噩的脑袋越渐清明,终于想起面前这个站着的青年修者是谁了。

    “原来是隐山门的水兄,多谢阁下仗义相助。不知阁下,可否看到我家的土包?”

    “咳咳!”

    由于说话太急,6峥一阵咳嗽,咳出大滩鲜血来。

    随着头脑恢复清明,身上的剧痛顷刻来袭,6峥浑身都像是变成了筛子,剧痛中流血不断。

    水溟溟赶紧上前,劝阻要起身的6峥,道:“6掌门不要激动!你这伤需要静养。只是你说的土包是?”

    6峥心中已有不好的预感,但却不愿放弃那一丝希望,紧紧抓住水溟溟的胳膊,断断续续道:“土包是我女儿,很娇俏明媚的小姑娘,在襄云城,你应该见过的。她和我一起的,她一路背着我……我们……”

    边上水溟溟的师弟卫谢插了句嘴:“什么你女儿不女儿呀?我与师兄看见你的时候,就只有你一个。”

    6峥嘴唇颤抖,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水溟溟神色中有些不忍,但一味隐瞒却是更大的残忍。

    水溟溟将怀中哭泣不止的婴儿递给师弟卫谢,而他则自怀中摸出一条染血的木刺长鞭,双手递到6峥的面前,叹气道:“我与师弟现6掌门的时候,周围只有你一个活人的气息,且周围百里范围内都只有你一个人活动过的痕迹。而在你的身边唯躺着这一条木刺长鞭,这长鞭上粘附着一层淡淡的术法波动,以在下的眼力,看不出这上边是什么术法。”

    6峥怔怔将长鞭捧到怀中,有些心颤地将双眼投递到长鞭之上。

    淡淡的光芒一闪,6峥的双瞳变成倒竖的兽瞳模样。

    心魔诀,能催眠对手,制作幻象,同时,也能勘破幻象。

    “哇哇。”

    幽深的石洞中,婴儿哭声不止。

    蓦地,这哭声中夹杂了一声痛苦大叫。

    不好的预感成了真,自己一时的愚蠢与眼拙,亲手断送了回头找寻土包的最后机会。

    6峥仰天大笑,笑出血泪。

    世人都传,逆苍派6峥最善幻术,而在不久前,他尚且可惜自己从来不中幻象。但如今,却在女儿的长鞭上,现了幻术的踪迹。

    联想种种,6峥这才知道,背他出山谷,安抚他一路往前的,原来不是他的女儿本人,而是她费尽心力使了幻术的长鞭。

    6峥大笑了一刻钟,咳出满身的血,霍地站起,身形摇摇晃晃间,便要往山洞外跑去。

    水溟溟赶紧将人阻了。

    “6掌门,你已睡了三天,纵使现在赶回原处,亦是于事无补。为今之计,你当先将伤势养好,再图谋其他。”

    饶是厌恶人族如卫谢,见到6峥那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亦忍不住劝出声:“你可别辜负了你女儿的心意,我虽然不知你们遇到了何事,但我想,她若在这里,定不想见你这般模样的。你若存了心出去送死,将来又有谁倾力去救她呢?”

    “6掌门,你冷静些……6掌门!”

    6峥缓缓闭目,蓦地,身躯一仰,再度晕死了过去。

    待6峥再醒来,依旧是那一个山洞那一块冰冷的石块,而山洞中依旧只有他一个人。

    “哇哇。”

    若不是婴儿的哭声自山洞外传来,6峥非得以为先前见着水溟溟与他的师弟,都是在梦中。

    紧握的手心蓦然传来刺痛,6峥低头一看,现是自己紧紧握在手中的木刺长鞭狠狠勒进了掌心的皮肉中。

    土包将他推走,运使长鞭化作她的虚影将他一路背出山谷,寻得一线生机,而她自己却定然落入了闵云的手中。

    原来这一切都不是梦。

    而此时此刻,土包是死是活,他根本不知道。

    就在这时,山洞之外除了婴儿的哭声,隐隐约约传来两个人的说话声。听声音,说话的其中一个是水溟溟,而另外一个,听着不像卫谢却也是6峥记忆中熟悉的一个“人”。

    “恳请白兄收留冰崖,唯有在栖梧山,他才会安安稳稳地长大。”

    “我想,难道不是隐山门更适合这个小鬼?这小鬼是半妖,而隐山门全山门都是半妖。没有什么地方是比隐山门更合适的了。”

    “可……隐山门排斥半妖与人的混血。而莫长老大限将至,冰崖的娘亲又因为生下他,难产而死。我与师弟是背着山门下山抱回他的,此番回山,必要遭受一番责罚,说不得便要面壁思过数年。这数年的时间,若是冰崖无人照顾,兴许连安然长大都不可能。”

    “说来说去,你是诚心要我将这小鬼抱回栖梧山了?但栖梧山,半妖尚不能进,更何况是个人呢?”

    “可冰崖他并不是纯粹的人。”

    “他身上妖的血脉浅薄。”

    山洞外的两人,说话声越来越大,情绪也是越来越激动,有吵起来的趋势。

    就在这时,其中一人突然停了说话声,使劲嗅了一下空气中的味道,旋即冷瞪了一眼水溟溟与卫谢,转而拔刀冲进了山洞。

    持刀的白飞飞与刚刚坐起身一不小心听了大秘密的6峥,一对眼,面面相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