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九死一生
    陆峥根本不是运使了妖法,也不是隔空运剑,而是用去了自己来到异世时所携带的最后一张隐匿符,一瞬气息全掩。

    只要他不主动发声,饶是位属二星圣阶的闵云亦不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他。

    陆峥身形一隐匿,立刻飞身捡起地上的流火剑,趁闵云侧身躲避时,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陆青灼所在的方向冲去。

    同时,流火剑剑身一闪,旋即被陆峥收入自己的空间,与他同样,在所有人眼中,骤然消失无踪。

    此时,傲云宗的众人正呆立当场,没有闵云的命令不敢轻举妄动,时机正佳。

    但闵云毕竟是个老江湖,纵使不知陆峥身在何处,却知晓陆峥的软肋在哪里。

    陆峥绝对会去救陆青灼。

    “陆峥。”

    闵云突然开口,道:“我的继承人闵青灵,你认识吧?呵呵,你猜她现在在哪里?此时,她正率着另外一队人马,攻上峥嵘峰。”

    “要知道,因爱生恨的女人最可怕,下手也最狠毒。听说峥嵘峰上,尚有许多手无缚鸡之力的年幼小弟子。就是不知他们能不能顺利躲避屠刀了。”

    闵云突然化身话唠,每话唠一句,都似在陆峥的心口上割下狠狠的一刀。

    陆峥握紧了拳头,咬紧了嘴唇,将鲜血吞下。此时,他不能现身,不能发出声响。

    就在这时,闵云一手卷起黑色风暴,骤然往陆青灼的所在丢了过去。

    “滋滋滋。”

    闵云特有的吞噬功法,将风暴染上腐蚀吞噬之效,一步一响,眨眼,将陆青灼所在方圆数百里包裹其中。

    而此时,陆峥隐匿的身形刚好距离陆青灼的位置百步远,俨然,也在吞噬风暴大范围攻击之内。

    周围全是吞吐腐蚀气泡的黑色风暴,前方尤甚,陆峥紧握拳头,饶是被腐蚀气泡滴出一个又一个的血洞,依旧一声不吭,放开速度,一往直前。

    “滋滋滋。”

    腐蚀气泡绽放腐蚀的声音,不绝于耳。

    一滴滴可怖的黑色气泡自空中穿过,带走的血肉在第一时间挥发成灰,不待任何人发现哪一滴气泡中携带着血气,转瞬便消失无踪。

    明明此时此刻的陆峥毫无气息暴露,身形完全隐匿。陆青灼却像是若有所感,猛然一抬头,娇俏的小脸绽放出一个明媚的笑容,血淋淋的手指一抬,铺展在地面的木刺长鞭一瞬飞出,如蛟龙遨游虚空,猛地卷住奔跑中的尚未显形的陆峥,在陆峥的错愕与惊慌中,一把将他带离原处。

    空中被卷住的身形,随着陆青灼最后一挥鞭,越飞越高,越飞越快。

    “土包!”

    “爹爹,不要回来!”

    待闵云终于察觉过来发生了何事的时候,万千草木冲天而起,在“滋滋滋”的腐蚀声中,穿破黑色风暴,铺天盖地朝闵云和傲云宗众人席卷而来。

    而陆峥,则被陆青灼的木刺长鞭卷着,越飞越远。

    陆青灼安了心推开陆峥,留下殿后,挥出长鞭那一刻便没有留手。

    “土包!”

    陆峥只觉得**辣的水渍蔓延了自己的满脸,放声的嘶吼却是无能为力,挣脱不得,反抗不得。

    “砰。”

    陆峥的身形被木刺长鞭紧紧卷着,一起坠落在地,而在他们的背后,淌血的山谷遥遥可望。

    陆峥后脑勺着地,全身的血液伴随闵云捅出的剑口,泅泅流溢,大地被染红。

    陆峥的视线开始模糊,眼中的血泪越堆越多,双手用力抓在地面,一步一挪往山谷的方向努力去爬。

    却见卷在他身上的长鞭蓦然直立,竟幻化出陆青灼的模样。

    陆青灼对他微微一笑,娇俏明媚,声音糯糯如初,蹲下身,偏头道:“爹爹,我在这里呢,你往哪里走?来,我背你,咱们一起走。”

    陆峥怔住,转而狂喜,心情放松的那一刻,全身的力气终于使完,失血过多造成了头晕目眩越来越严重,他想笑,想说话,却做不了任何一个动作。

    陆青灼捂嘴笑了笑,将他背在身上,一跃跳上丛丛树木,如展翅的蝴蝶,翩飞,跳跃,一路飞出了圣阶强者可用神识探查的范围圈。

    而在他们的身后,滚滚黑色风暴笼罩的山谷中,闵云等人始终没有追上来。

    陆青灼背着陆峥,最终在一处低矮的小山坡背后停下。

    陆峥意识已近昏昏,就连眼前的陆青灼都看不清楚了,他隐隐约约似看到陆青灼的身形晃了晃,随风飘了飘。

    陆峥费力深处自己的手掌,却在半空被陆青灼一把握住,温暖的温度蔓延全身。

    陆青灼另外一只手慢慢盖在他的双眼上,低声道:“爹爹,你累了,先睡一觉吧,土包陪着你。”

    自家闺女怎么肯承认自己的这个小名儿呢?

    陆峥摇头失笑,一阵光晕自陆青灼盖着他双眼的手掌中发出。

    陆峥终于耗尽最后一丝清明,在淡淡温暖的触摸中,慢慢合上双眼,昏了过去。

    而在这时,陆青灼抿了抿嘴,露出一丝笑容。

    小山坡之后,阳光斜斜洒来,地面上一趟一站的投影渐渐起了变化。

    一阵风起,风止,小山坡的背后,徒剩下斜躺着的陆峥,而在他的身旁,一条木刺长鞭静静地蜷缩。

    空中有什么声音一飘而过。

    “爹爹,你要好好的。”

    陆峥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他回到了青帝古墓,往事一幕幕融入梦境,而在梦境中,最清晰的,不是九死一生,不是与独孤蚁裳相拥相守,而是在他踏足离开古墓之时,一转身拾起了角落里不知名的草木种子。

    那粒种子被他种在峥嵘峰上,日夜守候照顾,终于在某一天,长出一个小土包,一个奶娃娃颤巍巍地爬出来,咯咯的笑……

    “土包……”

    “师兄,前面有什么声音?不会是门中的师叔师伯们出山追杀咱们来了吧?”

    “别胡说。”

    两道身影,缓缓出现在天边,越走越近,不发出一点脚步声。

    为首的那一个,怀中抱着个沉睡的婴儿,而在他的身后,劲装青年抽了抽鼻子朝风中嗅了嗅,转瞬,风一样的跑出,径直往陆峥躺着的小山坡背后跑去。

    半响,那青年发出惊呼。

    “师兄,这里有人死了!”

    “啊?是认识的吗?”

    怀抱婴儿的青年皱了皱眉,快步走上来。

    青年狞笑一声,缓缓抽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刀。

    “见过一面,就上次在比武大会将你打败的逆苍派掌门,好像叫陆峥。啊!这人还没死透,不过我看他伤得挺重的,浑身没有一处好的,而且晕过去了还在流泪,我看应该挺痛苦的。不如我给他补一刀吧?也好叫他解脱。”

    青年说着便要动手,却被怀抱婴儿的师兄给一把捉住了手腕,将夺命的长刀插回了刀鞘中。

    “胡闹!快将人救起来,此处不宜久留,我们先离开。”

    待几人离开,一炷香后,闵云飞身赶到了这里,却只见到了满地的鲜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