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淌血的山谷
    尖锐的刺痛,自肩胛瞬间蔓延至全身。

    血腥的味道,猛然扑鼻。

    那一刻,陆峥的感官异常清晰,大吼一声,身形强自扭转,挥剑击出。

    倾力一击却如泥牛入海,闵云兀自岿然不动,甚至连抵挡的架势都没有。

    闵云毫发无损,而,那已是陆峥最后一次出招的机会。

    蓦地,闵云衣袍无风自动,不过寻常的一个晃动,看似微不足道,却平地生出一股威严,冲天的气势朝着陆峥迎面扑来。

    “吼!”

    不甘的嘶吼响彻天地,被陆峥召唤而出的上百头奇形异兽身影一阵扭曲,旋即,悉数消失。

    与此同时,闵云微微一笑,圣阶的气势全开。

    “砰!”

    巨大的闷响炸裂在体表,肺腑经脉也在第一时间被波及震荡。

    陆峥只觉体内丹珠遽然一震,旋即便有一股火辣辣地刺痛感蔓延脑海,滚烫的鲜血自眼角流出,视线骤然模糊。

    跨越整整三阶,强行施展心魔诀,却只困住对方一瞬。闵云自幻象中脱出,造成心魔诀对陆峥的反噬,一时叫他伤上加伤,冲天的气势摧枯拉朽地近距离袭击。

    立刻,陆峥手中的流火剑脱出,而他本人倒飞,摔倒在地。

    “噗!”

    夹杂破碎肉块的血沫自陆峥嘴中喷出。

    再抬头,冰冷利剑悬在了自己的头顶,逼人利锋随时可以割破自己的全身。

    陆峥动弹不得。

    闵云居高临下,撇着嘴俯视,徐徐开口道:“只要你将本座的东西,如数还来。本座饶你父女不死。否则……”

    否则什么,闵云不用说,他直接用做的。

    陆峥眼睁睁地看着闵云一挥衣袖,便将远处挥舞木刺长鞭的陆青灼扇飞在地。

    陆青灼的嘴角流出血迹,被她控制的万千草木顷刻失去灵性,轰然坠落。

    巨大的尘烟轰地腾起,而在尘烟中,陆青灼面部擦着坚硬的泥地,四肢死死压在地面,龇牙咧嘴,爬不起来,叫也叫出来。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无论是拥有众多底牌如他,还是本身为木之精怪幻化而出的陆青灼,都不是二星圣阶闵云的对手。

    若不是闵云一开始抱着戏耍老鼠的姿态,从一开始,陆峥父女俩便毫无还手之力。

    闵云:“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真正的异兽诀,那是属于本座的东西,你是交还是不交?”

    “闵云!你为宝弑师,谋害了自己的师父还不够,竟还在他死后盗取他的坟墓。如今,也好意思,说那东西是你的?”

    陆峥的顽固与不见棺材不掉泪,在傲云山上,闵云便见识过了。但他怎么也没想到,都到了这个份上,棺材板已经掀开了顶,他却依旧咬紧牙关,不仅不交东西,甚至胆敢当众揭露他的秘密,将他的不堪过往暴露在傲云宗门人之前。

    他该庆幸此次截杀,他并没有让自己正义耿直的徒弟徐长风参与吗?

    闵云怒极反笑,一剑刺出,刺穿了陆峥另外一边的肩胛骨。

    “唔。”

    陆峥闷哼出声,鲜血在他身下蜿蜒出一滩。陆青灼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流出了眼泪。

    见状,闵云扭曲地抖了抖眉毛,露出愉悦的笑容,握住剑柄,让剑尖在陆峥的骨头里狠狠转了好几圈。

    边上的傲云宗门人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尽管先前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但,小命重要,他们便当做自己集体出现了幻觉。那逆苍派的陆峥,最擅长的不就是制造幻觉吗?

    “呼。”

    闵云突然长呼了一口气,然后声音轻柔地道:“我执意于异兽诀上千年,却不想,老天偏偏与我过不去。那老东西到死也不肯将之他唯一的徒弟我。到头来,更被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外人意外所得。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让我每每想到这些,便就觉得,往事如云烟。我实在不该太执着,冥冥中自有天定。有些执念,我应该尝试着放下。”

    嘴里这么说着,闵云却猛地将剑拔出,“噗噗噗”地连续朝陆峥身体各处急刺。

    霎时,陆峥成了一个血人。

    “闵云!你心心念念的异兽诀,你不想要了吗!”

    陆青灼受了大刺激,眼睛红得滴血,泪流满面,蓦然喷出一口血,声嘶力竭地大叫了出来。

    闵云动作一顿,猛地回头看了眼远处的陆青灼一眼,旋即,回头,冲着奄奄一息的陆峥神经质一笑。

    “呵呵。”

    闵云偏头,像是对陆峥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异兽诀?本座当然想要,那本就该是本座的东西。但,本座想要,你便会给吗?傲云山上,你对本座的戏耍,已然够了。既然你死活不肯将东西交出来,那么本座得不到的东西,便就毁了好了。连带会异兽诀的人一起毁掉,那便再好不过了。”

    闵云这人偏激,自私,执念如魔。为了异兽诀,能一举设计杀掉自己的恩师养父,能将对方挫骨扬灰不留全尸。对坏了他好事的陆峥与陆峥名义上的血脉陆青灼,他便更能下得了手了。

    眉眼一厉,闵云屈指成爪,隔空将陆峥滚落远处的流火剑吸附了过来。

    闵云手臂一扬,手中流火剑径直朝陆峥的额头处狠狠掷去。

    “便叫你死在自己的利刃下吧!”

    “咻!”

    长剑破空,一闪已到陆峥面前。

    眼看剑尖就要刺入陆峥的眉心,却从剑中跑出一个掉眼泪的幼童,一把抱住长剑,就地一滚,堪堪帮陆峥躲过一劫。

    这幼童正是拼着反噬强行现身的剑灵受气包,那就地一滚已用尽他最后一丝力气,与剑同时跌落的时候,他的身形便一闪消失了。

    闵云气急败坏,抬起双手,猛朝地面上的陆峥与流火剑轰去数掌。

    却在这时,陆峥的身形突地消失了。

    然后,那柄孤零零的流火剑蓦然腾空。

    闵云起初以为陆峥是使了什么妖法,藏匿暗处,隔空运剑,欲取他性命。

    闵云条件反射地侧身一躲,等他反应过来之时,已错失了杀掉陆峥的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