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甲子之约
    常年云遮雾绕的栖梧山,奇妙阵法层层破去,烟飞云散,暴露出来的,是黑压压的人头,漫天的厮杀,再起的血战,血肉横飞,人影重重,术法与刀剑弓枪,拳来腿往,每一喊杀,便有一人或一妖倒下。

    顷刻胶着的战局,第一时间,闵云与严淮缠斗对轰。

    妖族大祭司随之飞起,一舞枯树枝,同时攻向了严淮的后背。

    大是大非下,有时候并不讲什么所谓的道义。

    “卑鄙!”

    严淮大骂一声,浑身一震,手持双刀,舞成圆月,身一旋,双刀化作飓风,成漩涡风暴,风暴中,无数利刃飞速掠出,猛然往闵云与大祭司****而去。

    闵云与大祭司同时动作,一人挥剑,一人推掌,瞬间组成剑网掌风。

    无边剑网,凌厉掌风,风暴利刃,三种攻势顷刻交织,密密麻麻的旋风与气劲轰然爆裂。

    三道身影急退,转眼,疾飞,碰撞,越战越勇。

    近处,风火雷电,远处,刀光剑影。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整座栖梧山,已然被喊杀与血战所包围和笼罩。

    陆峥与陆青灼,父女搭档,背靠背,一人挥剑,一人执鞭,而剑灵受气包不时冒出掠阵,两人一剑灵,大杀四方,所向披靡。

    然,虾兵蟹将杀完了,迎来的便是更多更强悍的主要战力,个个以一敌百,最差的竟也是王阶修为,皇阶强者,更是一抓一大把。

    陆峥这三人一组的特殊队伍,渐渐便有些危险重重了。

    斜里穿来几剑,背后攻来几刀,头上到来几道掌风。

    陆峥攻上,陆青灼攻侧面八方,受气包防背部,致命的重重攻击刚刚消去,却不想,更后面,尚有十数术法攻击虎视眈眈。

    眼看陆峥三人必有一个负伤。

    “破!”

    蓦然,一道清喝,一束冰霜铺天盖地迅猛扑来。

    入目一片冰雪,霜气漫天,十数术法攻击顷刻烟消云散。

    烟雾腾起的背后,十数惨叫,紧随响起。

    而一道婀娜倩影,若隐若现。

    雾气稍去,暴露出独孤蚁裳那张绝世倾城的冷情面容。

    陆峥扯嘴一笑,转瞬眼睛瞪大,却见在独孤蚁裳的身后,蓝不悔、秋迟与莫子风,三人带着门中属下,表情各一,突然出现,与独孤蚁裳一起厮杀起来。

    旋即,几人蓦然往他这方向望了望,转而一起冲了过来,一路厮杀,竟是毫不犹豫地与他汇流了。

    几人穿越道魔中间三方势力障壁的战时联盟,再次默契组成。

    三个人的队,瞬间扩展为以七个人为主力,边上附带几大势力所属的庞大阵营。

    一股雄心壮志轰然冲击陆峥的心房,陆峥挨个扫了一圈自己的战友,大喝一声,左手符阵,右手流火剑,突地冲到最前,大开大合,左右开弓,如战神附体,单凭气势,便甩下对面对手半条街。

    “我看这子是吃了大力丸吧?哈哈!”

    最会来事的莫子风,大笑两声,第一个紧跟着冲了上去。

    独孤蚁裳等人,紧随冲上。

    无需任何言语,你攻我守,我守你攻,阵法变换,术法随后,刀剑称雄,精妙拳掌,凌厉腿攻,来来往往,应接不暇。

    血沫横飞中,笑看风云过,最是意气风发,创造不朽。

    符阵,剑灵,剑意,精神技法,虚虚实实的打法,破坏力惊人的连击,陆峥分外拉风,最短的时间,吸引了敌人最大的火力。

    随着战火燎原,饶是一个阵营的同盟,也不由被前仆后继的敌手打散。

    转眼,陆峥已入包围之局,一人对抗沧离大陆数十对手,其中大半俱是皇阶。

    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实力差距宛若鸿沟。

    不多时,陆峥身上便血口崩裂,浑身浴血,再转身,眼前数柄利刃豁然放大。

    就在危急一刻,天外插来一柄锐利刀光,仅仅一击,风云变色,攻向陆峥的数柄利刃顷刻崩碎成渣。

    “哐当!”

    猛然一响,刀插大地,力道之大,地面一瞬出现龟裂的痕迹。

    陆峥定睛一看,突围救急的,竟是凶刀无极!

    下一瞬,冷面酷少年,独孤离情从天而降,一脚挑起地上插着的凶刀无极,手一握,一挥。

    霎时,强悍无匹的血腥怨气冲天,强势的冲击,瞬间将再度围杀过来的数十修者齐齐震退。

    独孤离情递给陆峥一个抬手抹脖子的动作,一转身,眉眼兴奋,跃入了血战中。

    陆峥哑然失笑,麻痹的手掌重新用力,握住流火剑的剑柄,大喝一声,也冲了上去。

    自日中战至日暮,自日暮战至日出,持续一天一夜的恶斗,刀光剑影,争奇斗艳的术法攻击,源源不绝,有人倒下,有人跃起,杀得天也变色,日月也染红。

    陆峥的背后,万千剑意再次显形,随他臂指,摧枯拉朽,轰然冲击眼前同时跃起的数十皇阶。

    数十皇阶联手,如砍瓜切菜,转瞬就将密密麻麻的铺天剑意悉数解决,但紧接着,却见面前景象骤变,风吹沙飞,不知不觉,他们竟然来到了一处烈日横空的无边无际荒漠、

    有人惊呼:“不好!是幻境!”

    通天梧桐发出“哗啦啦”的急剧落叶飘动声,落叶纷飞中,人也纷飞,血也纷飞。

    两个大陆的人,杀红了眼,杀残了刀剑,却是越杀越勇猛,活跟必须拼个你死我活一般。

    “啊!”

    骤然,严淮发出凄厉惨叫。

    一条染血断臂朝天抛飞,半响,坠落在地,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闵云与大祭司齐齐而上,一瞬的连续攻击,杀得严淮步步倒退,身上血液喷发,性命危急。

    沧离大陆的修者们愣了一瞬,转眼大叫起来。

    “严大人!”

    又是半日血与肉的拼杀,失去左臂的严淮实力大降,被闵云与大祭司的联手攻得左支右绌,身负重伤,倒飞而出。

    若不是沧离大陆的修者中有几个死忠在关键时刻冲出抵挡,严淮的一条性命便要交代在异域梧桐树下。

    沧离大陆损了领头人,灵武大陆亦是死伤惨重,一时,双方俱是悲愤,但,实力的差距依旧是现实。

    来自高级位面的沧离大陆诸人,无论是单人杀伤力还是总体实力,都要高出太多太多。

    灵武大陆虽占了主场人多势众的优势,却也渐渐露出败绩,单凭一股雄心与愤慨一路支撑。

    严淮推开身旁护卫之人,再度与闵云和大祭司战到一起。

    三人同时而动,战了两百回合,血肉翻飞,两败俱伤。

    “噗。”

    吐血最多的,自然是严淮。

    两大圣阶对战另外一个圣阶,这另外一个圣阶还是个刚刚失去一条臂膀的残障人士,虽胜之不武,但到底,还是闵云和大祭司技高一筹。

    当闵云的剑与大祭司的枯树枝齐齐抵在严淮脖子上的时候,血战戛然而止。

    勉力支撑到现在的灵武大陆众修者,眨眨眼,都有一股做梦的感觉。

    严淮却是狞笑一声,邪气十足地大吼道:“严家少我一个严淮,无足轻重。只要诸位继续拿下灵武大陆这些低级猪,那便是胜了,任务也完成了!”

    在严淮的言语中,竟是叫他的同伴不要顾及他的死活,继续战下去。

    若是如此,栖梧山的这群人族与妖族联盟,将会死伤惨重,最终血战的胜负,犹未可知。

    沧离大陆之人,再次躁动起来。

    闵云眉眼间戾气顿起,一抬手,便要将不知死活的严淮毙命利剑下。

    大祭司及时阻止,安抚,高声道:“闵宗主!请慎重!这玩意死不足惜,但,大局为重,不如便留他一条残命。”

    大祭司拉住闵云的手臂,凑过去压着声音,用只有他们两个可以听到的音量道:“闵宗主此番一挥剑,倒是杀得痛快了,但如此一来,傲云宗之人,恐怕会在接下来的恶战中,丢失更多的性命。作为他们的老祖宗,你于心何忍呢?”

    最终,闵云手指几次动作,到底还是没有将剑挥下去。

    而沧离大陆之人,也并不是人人都如严淮舍生忘死。

    严淮自认自己无足轻重,但显然,其他人并不那么看。

    大祭司以严淮性命相邀,双方止战,进行谈判。

    在严淮的不甘叫骂中,双方达成一致。

    灵武大陆放了严淮,并承诺于一甲子后,恭迎沧离大陆之人再度降临,彼时,再就马前卒的事宜进行具体“商讨”。

    而沧离大陆承诺,立刻撤走,关闭空间破洞一甲子,在这一甲子之内,绝不踏足灵武大陆。

    双方所有人以心魔起誓,歃血共饮,定下誓约,违者诞生心魔,爆体而亡。

    严淮被沧离大陆的众同伴压着,也被迫立下心魔誓,并被所有怕违约爆体的修者蜂拥而上五花大绑,捂住嘴,送出灵武大陆。

    搭载着沧离大陆众修者的飞天异兽,高高盘旋,一阵唳吼,转瞬消失在空间破洞之外,而空间破洞随之关闭。

    当烽烟散去,血战下的栖梧山,满目疮痍,面目全非。

    地面上的人与妖,握拳目送。

    这场跨越两个大陆的旷日血战,最终以双方订立甲子之约而结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