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一十章 戏耍与血战
    闵云的突然现身,犹如为一锅热油注入一滴沸水,整个栖梧山的氛围轰然炸裂。

    傲云宗之人,先诧异,后欢呼。

    “老宗主!是老宗主!”

    “老宗主杀了他!杀了这个无礼之人!”

    “放肆,严大人杀了他!”

    两方人马顷刻对喊助威,已然对了一掌的闵云与严淮,再抬眼间,几乎同时而动。

    相较于先前试探般的出手,这一次两人竟是用了八成力。

    威猛掌势,砰然对轰。

    “砰!”

    强大的冲击,叫在场许多人倒飞而出。

    草木翻飞,栖梧山震荡。

    妖族大祭司大喝一声,手中枯树枝猛然一放,栖梧山震荡停止,全场一瞬静止一般,久久没有丝毫动静。

    “轰!”

    蓦地,声响回归,静景转动静,所有围观的群众安然无恙,反是对轰的两人,猛一被骤然扩散的余劲击中。

    霎时,闵云与严淮,同时倒退数步,脚下踩出数个深坑。

    漫天尘烟飘起,风动,云涌,半响,动静方歇。

    止住身形的两人对视一眼,眸目俱是深沉,心中各有忌惮与思量。

    “哈!”

    最终,严淮嗤笑一声,抱了抱拳,懒洋洋道:“想不到小小的灵武大陆,竟然还藏着这般人物,严淮真是失敬了,呵呵。”

    弑师夺宝、戏耍天下人如闵云,眉眼不动,十分端得起,根本就将严淮当成了空气。

    周遭认出闵云的人修,纷纷上前,拱手作揖,态度恭敬小心。

    就连妖族大祭司也穿过层层人群,笑眯眯走上前来,拱了拱手,大笑道:“原是傲云宗闵老宗主,久见了。”

    闵云回以一个八风不动的眼神,淡淡点头,道了句:“的确好久不见。”

    对于其他人,闵云是半点没搭理的想法。

    他这边架子端得老高,对面的严淮脸都黑了,却到底忍住了,一吐气,邪笑着将头转向妖族大祭司,开口道:“原是栖梧山的妖族大祭司呀,久见了。”

    大祭司手指抖了抖,差点被“依葫芦画瓢”的严淮给气着。

    严淮却没多少废话,也不管对面的妖族大祭司到底是个什么心情,兀自扫视一圈,旋即,高昂头颅,下巴微扬,傲慢十足地道:“先前和大家开了个玩笑,打了一两场无足轻重的小架,双方各有死伤,这事便算揭过去了。”

    严淮自说自话,对面灵

    武大陆的人与妖联盟如何叫骂愤慨,他通通不管,接着又威慑意味十足地道:“我严淮不过是异域一介不入流的打手小人物,像我这种级别的,沧离大陆一抓一大把。而我沧离大陆,最奉行的便是以牙还牙,若是诸位实在太无礼,可不要怪我等高级位面之人不顾强弱以大欺小。呵呵。”

    严淮说一句笑一句,自得其乐,接着又言:“其实嘛,大家都是邻居,何必搞得这么僵呢?”

    确如严淮所言,灵武大陆与他口中的沧离大陆还真的就是邻居。

    并不是所有位面都是相通的,唯有相邻且大气成分相近的两个位面,方能建立空间隧道,实施穿越。

    所以,灵武大陆与沧离大陆堪称距离最近的两个大陆邻居,就连修炼体系都是差不多的,大陆之上的种族分类也是相差无几,同样有人族有妖族有鬼族有异兽。

    但因沧离大陆更靠近九天核心,因而更受天道眷顾,灵气更加充裕,真气精粹无比,所有入道修炼者的天资与速度更是比之灵武大陆之上的修者高了不止一个层次。

    这便是高级位面与低级位面的区别,故而,沧离大陆的修者自视甚高,看不起灵武大陆的修者,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严淮的一通邪笑威胁,叫人恨得牙痒痒,冲动的当场就冲了过去,但却无一例外被严淮挥挥衣袖轰成了渣渣。

    轻描淡写毁人成灰,这便是修炼的世界弱肉强食的最真实写照了。

    陆峥眯了眯眼,拉住嘟嘴不爽的小土包。

    严淮的说辞固然叫人不喜,但这不喜,却也不一定非得立刻表现出来。

    有时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而严淮,之所以敢这么嚣张,一方面是仗着他自己的实力,另一方面也是仗着他背后的势力。

    无论是哪一种,陆峥等人现在都不是人家的对手。与其现在送死,还不如专心修炼,留待日后一雪前耻。

    与陆峥同样想法的,不在少数。这严淮,讨人嫌的同时,却意外地干了一件好事。自他离开后,灵武大陆之上,迅速掀起一股闷头修炼的狂潮。当然,这是后话了。

    “哈哈!”

    眼下,严淮依旧笑得畅快。

    在场唯二能够与他做对手的妖族大祭司与闵云,却是不肯轻易出手之辈。

    一时,严淮风头无两。

    笑够之后,严淮方才心满意足地说出自己此番前来灵武大陆搞出这么多幺蛾子,到底是因为什么。

    “一甲子之后,便是我沧离大陆中原各大家族派门最为重要的秘境狩猎,彼时,将需一批慷慨智勇的马前卒。可惜,咱们沧离大陆中,最缺的就是马前卒,所以,这个空缺,便勉为其难的,着你们灵武大陆的人补上吧。哦对了,妖物补上也行。哈哈。”

    严淮的笑声刚落,便引来对面不怕死的灵武大陆两族声讨与叫骂。

    “你说什么?竟要我等做马前卒!”

    “穿越空间破洞,特意到另外一个大陆找马前卒,你们是脑子有病吧!还是当我们脑子有病!”

    “沧离大陆的狗,滚出灵武大陆,这里轮不到你们做主!”

    “大家一起上,杀了他们!”

    灵武大陆的两族,将严淮的话当成了存心的戏耍,就算不是戏耍,也是阴谋深深。

    戏耍也好,阴谋也罢。总归是不将他们的命当命,或是真的将他们当做率先送死的冲锋炮灰,或是将他们当做呼之即来挥之即去逗趣的狗。无论哪一样,都叫灵武大陆的众修者接受无能。

    “砰!”

    混乱中,不知是谁率先发出愤怒的暴击。

    旋即,场面一发不可收拾,两个大陆的修者再次血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