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零九章 沧离严淮
    对很多人来说,域外种族的突然来袭,就像是一场噩梦,来得突然,去也去得跌宕起伏,叫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心有余悸。

    6峥却觉得莫名其妙。

    异域种族,莫名来攻,来势汹汹,一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架势,却不想,还没分出个胜负,对方便突然收手了。

    6峥收手及时,差点就把前来峥嵘峰肆虐的最后一个异域种族给杀了。

    半边脸都被血肉糊住的异域种族,狰狞大笑,态度十分猖狂,高声道:“我们严大人说了,纵使尔等弱小无能,但我们不抛弃不放弃,对尔等,我们是不会真的赶尽杀绝的。”

    6峥皱眉,暗道,貌似差点被杀绝的,根本不是他们这一方吧?

    那幸存的异域种族也晓得自己说出口的话十足打脸,脸皮一抽,停顿了一下,然后才道:“严大人说了,有实力的,我们并不会赶尽杀绝。如果尔等也并不想丧命,那么,十日后,请赶往长着通天梧桐树的地方,严大人有事吩咐。”

    6峥点头,原来这群逗逼就是来玩的么?

    过了半响,6峥开口问道:“你,都说完了?”

    鼻孔朝天的幸存异族修者,勉为其难地点了一下下巴,回都懒得回一句。

    6峥再次点了点头,手指在剑鞘上一敲,蓦然抬手,寒光闪过,对面瞪大眼睛的异族修者“砰”一声倒下了,便再也没有起来过。

    纵使异族的态度分外嚣张跋扈,但,栖梧山嘛,还是可以去一趟的。他倒想要看一看,这群异域种族到底在搞什么鬼。

    想到这里,6峥将头转向云中怪:“师父,您看?”

    按6峥的意思,他自然是希望云中怪与他同行的,但没想到,云中怪想都不想,摇头就来了一句毫无诚意的。

    “我留下来整顿内务。”

    6峥眼角抽了一下,又把头转向已经开始抬脚往后撤的黑翼:“老黑?”

    “哦,今天天气不好,不适合出行,我回后山睡觉。”

    云中怪与黑翼,两人的理由一个比一个更扯淡,且一转头,跑得一个比一个快。

    6峥眯了眯眼,若有所思,就是边上的6青灼也看出匆匆落跑的两人有些不正常。

    “爹爹,师公与黑翼大哥,是突然见不得人了么?”

    “小孩子,不要管太多。”

    6峥摸了摸6青灼的脑袋,吩咐了燕十三师兄弟等人留守,而他则带着6青灼一起赶往栖梧山。

    6峥两人到的时候,时间略迟,栖梧山的方向已是人声鼎沸,被妖族引入腹地妖神殿之前,入目所见,更是人头黑压压一大片。

    妖神殿前,灵武大6的人族与妖族修者联盟与异域种族来犯者,对峙而立,剑拔弩张。

    “一言不,上来就杀的是你们,杀着杀着突然就喊停的,也是你们。我说你们异域种族的,都是脑子有坑吧?”

    “找死!下等位面的下等种族,也敢对我们沧离大6的修者指手画脚?要打你要杀你,不过一句话的事!”

    “那你杀啊!”

    一言不合,转瞬,两个大6的修者便要再度战到一块儿。

    “呵呵。”

    便在这时,突闻一声轻笑。

    一个面容邪气的青年男子,自沧离大6的修者中微微抬头,如鹤立鸡群,十分显眼。

    他这一出场,异域种族们通通低头闭嘴,侧身让出一条宽阔的道来。

    如众星捧月般的邪气青年缓步走出,扫视对面一圈,旋即,嘴角一勾,露出一个十分嫌弃的表情,以手捂鼻,嘲讽道:“都说卑劣的种族,最是可笑无知。今日我算是见识到了。我严淮好心要饶尔等一条性命,尔等却还不领情。如此不依不饶,难不成,还真想叫我赶尽杀绝么?”

    “你!”

    严淮的嚣张,自是有人不满,可刚吐出一个“你”字,便在对方的眼尾一扫下,浑身哆嗦,眼一翻,躺地上了。

    有人蹲下探了探气息,竟现,某人竟被严淮活活给吓死了!

    有脑袋的人,脑一转便晓得,这人当然不是被吓死的,该是被严淮特意放出的气势给震死的。

    这可比吓死人更要惊悚。什么修为的修者能单凭气势震死一个人?

    6峥将踮起脚想要往前蹿的自家闺女给拉了回来。

    像是严淮这种深藏不露的类型,他至今只见过几个。

    他的师父云中怪是一个,九头鸟妖黑翼是一个,傲云宗闵云是一个,他的老丈人独孤舒河是一个。

    想到这里,6峥转头去看万魔窟与傲云宗的方向,现独孤蚁裳与徐长风都在,唯独少了他的老丈人独孤舒河以及闵云。

    下意识,6峥觉得他那位老丈人和云中怪以及黑翼一样,是在刻意回避什么。

    至于闵云,谁也不知道这位脑子里在想什么。说不得此刻天下大乱,他却独守洞府继续闭他的关。

    可事实证明,6峥这一回,却想错了。

    当沧离大6的一大波异域种族猖狂大笑,顺手便将旁边一妖族推到。而那妖族恰巧倒在了旁边灵武大6的一个人修身上,那人修怕事,当即一跳脚,往后飞身急退,再落地,一不小心,一脚就踩在了徐长风边上一管事的脚背上。

    那管事,6峥见过,是当初跟在徐长风与闵青灵身边,曾于妖神殿中喝过酒的那一位。

    当时,6峥便觉这位眼生的傲云宗管事分外古怪,地位明明不及徐长风与闵青灵,可偏偏这两人却老是不由自主将头转向这个管事。

    “哈哈哈哈!”

    对面沧离大6的一大波修者,仰天大笑,捧腹打滚,十分夸张,更是指着被踩了脚的傲云宗管事,大叫道:“头脑简单,四肢达,连自己人的攻击都躲不开,你可真是比猪还笨……啊!”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众人只觉眼前白光一闪,旋即,那嘲讽大叫的沧离大6修者便就讽笑便惨叫,费力而凄惨地挣扎了起来。

    那傲云宗管事不知何时,飞到了那痛苦挣扎的沧离大6修者面前,一挥袖,对面修者便就伸出自己的双手死死扼住自己的脖子,飞悬到了半空,双足乱蹬,脸红脖子粗,一副自己将要掐死自己的模样。

    严淮大惊,伸手要救,抬手一掌便击向了傲云宗管事。

    那管事动也不动,任由严淮掌势袭来,淡然地盯着对面那找死的修者自己将自己掐成了一具尸体。

    而这时,严淮掌势已近,傲云宗的管事这才不慌不忙一旋身,幽幽一掌探出,对轰了过去。

    “轰!”

    看似随意的两章,却瞬间带起冲天的气劲,伴随震天的响动,刹那冲出天际。

    整座栖梧山,在那一刻,飞鸟惊起,惨叫飞走。

    而傲云宗管事头飞散,一抬眼,容貌变化,黑转白,白飘散遮挡下,眨眼竟是暴露出一张清冷俊逸的熟悉面容,五官平静,眸色浅淡,面无表情,正是傲云宗的圣阶老祖宗闵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