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零四章 一笑泯恩仇
    妖神殿中,众人众妖连呼吸都忘记了。人修不信独孤舒河的牛逼已跨越种族,而十数个妖神殿的仆从,则不信眼前这个看哪儿哪儿讨厌的人族大魔头居然会是自己的同族。

    随着大祭司手中枯树枝的挥动,灰不溜秋的圆石头方向如一,骤然加速,眼看就要撞到独孤舒河的面前。

    突然,独孤舒河手一伸,电光火石间,直接拿手将试妖石给一巴掌拍了下来。

    这还不够,在试妖石弹起来之前,独孤舒河又是一记携裹劲气的掌风摧枯拉朽地劈了过去。

    “咔嚓。”

    极清脆的一响,众目睽睽之下,刚刚大显神威不多时的试妖石从中破开,碎成了几瓣。又在落地前,被独孤舒河哼了一口气,彻底化成尘烟随风消散了。

    大祭司:“”

    岳父大人威武啊!

    陆峥几欲跳起来拍掌,但好歹顾忌妖族大祭司的脸面,于是只小小的眉飞色舞了一下。

    其他人修的表现,就没那么含蓄的。

    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尽管独孤舒河及时将试妖石灭得渣都不剩,但一众道修依旧有些潜意识的排斥,有个别的一瞬跳起,神情激动,想质问又不敢,生怕独孤舒河哪个时候就会露出妖相吞吃人族,但这时独孤舒河面上看着是正常的,这些道修便依旧不敢太放肆。

    与之相比,魔修的心性就要直爽纯粹得多了。魔主或是人,或是妖,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在他们眼中,强悍逆天的独孤氏三人,历来就不是人。而此时见魔主如此霸气侧漏,他们只有呐喊欢呼的。

    事实上,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大祭司,脸色很难看。

    “独孤魔主真是性情中人啊!”

    大祭司沉默许久,方才吐出一句完整的话,且将“人”字吐得极重。但到底,异域来客已经放过话,再次攻来第一个要下杀手的便是他们妖族,为了以大局为重,大祭司不得不吞下这一口怒气。

    大祭司深吸一口气,旋即恢复了笑脸,就跟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扫视一圈,又将视线重新定回徐长风与独孤舒河身上,没办法,这两人是在场唯二能代表道魔两大阵营的,于是,大祭司起身询问道:“不知就白某所提两族合作之事,诸位还有什么意见?独孤魔主与徐宗主,有什么看法?”

    诚意拳拳,见面礼一个不少,礼数亦周到,纵使威逼利诱两样皆有,但妖族的确是放低了姿态,一副真心求合作求共存的模样。

    徐长风看了一眼边上的闵青灵以及跟在闵青灵身旁的管事,旋即,眉一抬,做了决定。

    “呵呵。徐某自是不敢代表一族表态的。但,就我个人而言,我愿意合作,共抗外敌!”

    徐长风一席话铿锵有力,说完便冲大祭司拱了拱手,道:“当然,细节之处,还要大祭司多加说明。”

    无疑,对异域来客,在座当中,妖族是最为了解的。知己知彼,方位百战百胜。

    大祭司欣然点头,也不知是真的太感动还是特意作势,竟然有些老泪纵横的征兆。

    “不知独孤魔主?”

    大祭司收拾了一下自己过于激动外露的情绪,然后,将头转向了他认为在座最难缠的独孤舒河。

    出乎大祭司的意料,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酷炸天的独孤舒河,竟然点头答应了。

    “既是一个大陆上讨生活的邻居,相互帮忙,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独孤舒河的发言十分感性,仿若刚才和大祭司暗潮汹涌的不是他一样。

    大祭司也是个能屈能伸的,当即就朝独孤舒河鞠了一大躬,再抬眼,便是满目羞惭与歉意,连声哽咽道:“独孤魔主高义!白”

    大祭司一激动,差点把自己的真名说出来。

    白飞飞在旁十分头疼,及时咳嗽了一声。

    大祭司这才醒神,继续道:“白感谢独孤魔主的仗义!先前多有得罪,还请魔主不要介意,白也是一时着急族民的生存。相信,同为一方之主的您,定然能够体谅。”

    能不能体谅,独孤舒河并没说,他只是直接一抬眼,说道:“我女儿蚁裳的救命宝贝,不知大祭司是否真的有?”

    独孤舒河够直接,大祭司也不耐,当即朝白飞飞怀里抱着的十几个光团扫了一圈,旋即亲自动手,拿了其中一个光团,双手捧着,送到独孤舒河的面前,又是一大躬。

    独孤舒河将手伸向光团的时候,手抖了一下。

    大祭司见状,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正好瞧见这一幕的陆峥,也不由一震。

    独孤舒河却很快稳定了心神,若无其事将光团拿了,也不急着看。

    大祭司笑了笑,抬手将白飞飞招到近前,又亲自将闵青灵需要的破除血脉障壁的宝贝,连带光团一起捧到徐长风面前,道了声:“多谢徐宗主深明大义。”

    比起独孤舒河,徐长风的激动表现得很足,眼眶发红,手抖不能自已。

    边上的闵青灵也挺激动,她似乎已经看到自己破除血脉上的滞碍,根骨飞跃,叱咤风云。

    大祭司变身节日里无偿发放礼物的圣诞老人,而白飞飞就是装着众多神奇礼物的袜子。

    大祭司一面伸手自白袜子飞飞怀中摸出特定的礼物,一面转向坐在最前排的其余十几位。

    道修有了徐长风带头,魔修有了独孤舒河点头,道魔两大阵营,基本是稳固无疑了。剩下的个别大派大势力,大祭司分别送了对方心仪的礼物。

    世家名门中,莫子风也分到一份,而作为中间势力的代表人物,秋迟自然也是大祭司拉拢的对象。

    搞定了在座最难搞定的独孤舒河与相对好搞定的徐长风等人,大祭司把头一转,转向了看面相就晓得第二难搞的黑翼。

    “鸟王乃妖市霸主,手底下妖与半妖众多,本身实力亦是出众,还望鸟王能为共抗外敌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我?”

    黑翼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呵呵一笑,眼神意味深长,旋即十分自然地道:“我嘛,现在卖身了。你要问我的意见,不如直接问我家掌门。”

    被黑翼硬推出来的陆峥有些牙酸。

    一时,整个妖神殿的目光都汇聚在他一个人身上。

    大祭司暗自打量了这个人族青年一眼,发现,这不过是个就连皇阶都没踏足的小人物。但,能得他的义子白飞飞看重的,又得九头鸟妖臣服的,还与独孤舒河的女儿相亲相爱的,真的会是寻常小人物么?且这人十分淡定稳重,似乎天生就适应万众瞩目一般,竟然丝毫不怯场。

    大祭司心中思量,面上却没有丝毫怠慢,当即就朝陆峥也鞠了一大躬。

    陆峥赶忙侧身,让过。

    能屈能伸如妖族大祭司,这般大妖愿意向自己行礼,但自己却是受不得的。

    见陆峥丝毫没有沾沾自得,大祭司不由又高看了他几分,眼中带上了几分真实的笑意,亲切询问道:“不知陆掌门的意思是?”

    陆峥微微一笑,点了个头,朝独孤舒河拱了拱手,又朝大祭司鞠了一大躬回礼,旋即,开口道:“诸位前辈尚能高风亮节,不计前嫌,陆峥自然倾心向往,唯诸位马首是瞻!”

    “好!好!好!”

    大祭司大喜,连道三声笑,一转身,便吩咐殿中伺候的妖神殿仆从赶紧捉酒来。

    妖族特酿的千日醉,一开坛,便是满殿飘香,清冽醇厚的香味一入鼻,便叫人双足飘飘,几欲飞起来。

    有魔修玩笑道:“我说大祭司,你们妖族忒不道义啊,做什么都喜欢故弄玄虚,最爱的便是制作幻象,引人沉醉啊!”

    大祭司哈哈一笑,比起先前的淡淡微笑,这回看起来十分开怀,解释道:“妖族历来便是好享乐爱做梦的一族,所以,自古大妖都喜欢弄一些无伤大雅的幻象,让妖沉醉其中,大梦一场,舒怀畅快,且,也能叫人在梦中有所感悟,于境界提升也是极好的。此外,若是身上有伤的,于幻象中,更能放松心神,激发自身的潜力,自我疗伤。呵呵。人与妖,其实远古时本源相同,且人有丹珠,妖有妖丹,许多原理都是相通的。”

    大抵是真的高兴,博闻广智的大祭司,最后奉送了一条免费的宝贵体悟。

    在座许多人都是第一次听说,幻象还有此等功能,不由惊奇称赞,纷纷站起来朝大祭司拱手,道谢。

    身具心魔诀与幻心草的陆峥,更是觉得面前新世界的大门朝自己打开了,一时,抱起酒坛,跃跃欲试,尝试前,还不忘朝身旁的云中怪举了举酒坛。

    “师父请!”

    正巧听到陆峥这一声喊的大祭司,自然而然将目光投向陆峥所看的方向,当即,便是浑身一震。

    云中怪这人,古怪非常,平日里最爱做的便是当他毫无存在感的背景板。且他自做背景时,十分成功,气息全敛,寻常人,根本注意不到。

    大祭司也是直到这时,方才瞧见陆峥所谓的师父,当即就是心里咯噔一跳。

    如此含而不露、望不到底的高人,他居然现在才发现!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