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蓝牛人
    妖族是个奇异的种族,本体千千万万,百岁修出灵智,千岁方才化成人形,模样大多清奇美丽,生来便高傲自持,排斥除了妖以外的任何种族。

    因为这份排斥,同时也是为了自我保护,大部分妖族世代聚居在远离尘世的地方,譬如近几千年,妖族世代的聚居地,便选在了拥有天然幻象保护的栖梧山。

    除非强悍的力道自天空击落栖梧山的中心,或者按照山的入口处特殊的步法踏足,否则,非妖族之人,到死也走不进这座奇异的山。

    妖族所给的路线图中,有一张粘贴的小纸条,上边便有栖梧山的入山步法。只是,这步法须得搭配特定的时间,而那时间恰恰便是祭祀大典举行的前一日深夜子时。距离现在,还剩下三天多的时间。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不由自主齐齐望向在场最有说话权的几个翘楚门派。

    “妖族行事素来诡异难测,依我看,我等不宜轻举妄动。”

    “李掌门的意思,是要我等在这干等三天先?”

    “秦掌门你有本事,那你先行就是了。”

    “你!”

    三言两语的讨论,几个大派掌门嘴巴一张,袖子一撸,便差点直接动手。

    最后,有人大胆望向始终没有开口的徐长风与独孤舒河。

    “不知独孤魔主与徐宗主有什么建议?”

    独孤舒河此时正处于一潭死水与文艺书生的走火入魔变脸阶段,闻言笑了笑,摸出柄扇子,温文尔雅地扇了扇,许久之后,方才说了一句:“舒河无甚意见,便听徐宗主如何说。”

    在场许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独孤舒河这一面,当即以为白日见了鬼,尤其是魔修们,有的甚至扑倒在地,想要大哭嚎叫,看看他们这位魔主是不是突然坏了脑子。当然,这猜测,谁也不敢说出来。

    徐长风与独孤舒河打交道的次数,多不胜数,自然对他貌似有点走火入魔的情况十分了解,此时见他突然这般变脸,也无甚惊讶,只是下意识盯了一眼自己身侧的一个宗内管事,旋即,方才出口道:“三天的时间对我等修者来说,不过眨眼之间,便是等上一等也无妨。当然,若是有谁性急耐不住,想要为我等充当开路人,也是欢迎的。”

    “我们都听徐宗主的!”

    “对,听徐宗主的!”

    徐长风话一落,便有数个大派掌门当先附和。

    剩下的诸多能说上话的老魔,瞧着自家魔主都没意见,也只好暂时按耐住冲动,暂无动作。

    有发言权的道魔大能们都没意见,剩下的小鱼小虾自是不敢有半点异议。

    众人便在栖梧山的外围,安营扎寨,或闭目打坐,或交流感情,或遐想发呆,兀自静等三日时间一划而过。

    以着陆峥的原计划,他是想要趁着这三日的间隙,与独孤蚁裳好好叙叙旧的。无奈变脸的老丈人太瘆人,每当他与蚁裳凑到一起,顶着一副温文尔雅面皮的老丈人便拿一双分外幽怨的眼睛死盯着他不放,还不住发出意味不明的“呵呵”声。

    独孤离情早就逃难似的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独孤蚁裳亦是不由自主揉了好几次额头。陆峥则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实在招架不住魔性的老丈人,更不忍连累独孤蚁裳一起遭受精神摧残,一咬牙,便在老丈人又一次皮笑肉不笑的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的“呵呵”声中,被迫遁走。

    心中郁闷,陆峥索性往栖梧山更西面的未知森林走去。他的本意是找处无人的地方,放出奇形异兽,修炼异兽诀。却不想,这一走,便走出个“奇遇”。

    森林谜一样的死寂,没有半点鸟唱虫鸣。

    陆峥不由自主放轻了脚步,一只手按在了流火剑剑柄之上。

    就在这时,一声不甚明显的落叶沙沙声自头顶传来,陆峥退了一大步,旋即,抬头一看,却发现,在他原先站立的位置上空,一抹火红人影静静站在高大树梢上。

    若不是那落叶,他根本不会发现这森林除了他还有另外一人。

    人影微动,露出月色下半张妖异的侧脸,眼神幽幽地望过来,许久发出“咯咯”一笑。

    陆峥吸口气,扯出个笑脸,道:“原是蓝姑娘。”

    幸好,他没有第一时间往头顶攻击,否则,说不得现在他已经被蓝大魔女切片了。

    静静站在树梢当雕像的不是别人,正是许久不见的蓝不悔。

    陆峥看见蓝不悔那一刻,除了惊吓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惊喜。

    前不久的武林大会,最终的道魔论武,蓝不悔居然没有亲身上场,而阴诡门就跟随意走个过场一般,只派了一个资质平庸的普通门人上场,仅仅出了一招就被独孤蚁裳秒杀了。

    “不知蓝姑娘是否身体不适?”

    等陆峥回过神来,这句话已经自然而然问出了口。

    以他对蓝不悔的了解,这人对独孤蚁裳是有一种执念的,一种想要彻底打斗一场分个胜负的执念。

    月光下,蓝不悔妖异更甚,脸上苍白更甚,叫人不由担心她是不是纸糊的。

    “哦?你是关心我?”

    蓝不悔拖长音调,无甚波动地回了一句,旋即毫无征兆地从高大的树梢下一跃而下。

    蓝不悔的身形跃到半空的时候,突然发生了惊变,她就像一抹断了线的风筝,骤然飘飘摇摇,随风漂浮,半点不自控。

    陆峥一惊,没来得及多想,一跃而起,在半空将人揽了,一起落在地面。

    “蓝姑娘,你真身体不舒服?”

    蓝不悔淡淡地看了眼陆峥,眼睛深处有不易察觉的笑意,幽幽道:“海明珠吞多了。”

    “什么?”

    “我一口吞了三百多颗明珠,身体出了点差错,修为时有时无。”

    陆峥:“……”

    他一直知道蓝不悔是个牛人是个变|态,却没有想到她能牛到这份上。古往今来,谁敢乱吞海明珠三百来颗?纵使他吞吃两百颗,也是旷日持久循序渐进,再加上本身是灵武双修,体质特殊,当然能消化。而蓝不悔这般胡为,竟然没有爆体而亡,他真是服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