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流水的门派
    “杀人了!”

    “江山别院的人,全被杀了!”

    “林远归脑袋都被割下来了……”

    襄云城闹开的时候,陆峥正坐在客栈房顶喝茶,边上还坐着秋迟与莫子风。

    秋迟与莫子风本是前来找陆峥饮酒的,却因陆峥一句“醉酒误戏”而改为三人对月饮茶。

    此时一听下边动静,两人第一时间拿怀疑的目光看向陆峥。

    秋迟道:“这就是你说的戏?”

    莫子风则压低声音,满脸兴奋地问:“该不会,这事是你做的吧?”

    陆峥摇头,知自己这两位好友同样看不顺眼林远归,便也没有如何隐瞒,开口道:“事情虽不是我做的,却是我围观的,且我本来是要做的,只是被人捷足先登了。”

    “那你说说,这事是谁做的?”莫子风好事的性格一被逗引起来,便是打破沙锅问到底。

    陆峥摇头,只喝茶,不开口。

    莫子风嘴巴一撇,人却更兴奋了,只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有能力杀了林远归,还得你暗自袒护,估计也没有几个人。且如此心黑手辣的,嘿嘿,那就更没有谁了。你说,那动手的人是不是姓‘独孤’?”

    莫子风话刚一落,下边街道上便传来阵阵凄厉的嘶吼。

    “杀了我们门主的是万魔窟的独孤离情!”

    “独孤离情丧尽天良,不得好死!诸位要为我们做主啊!”

    穹武门幸存的门人,既怕独孤离情事后灭口又怕此时急急忙忙逃出襄云城被人笑话和怀疑,于是早乔装打扮躲在了襄云城中角落巷陌,此时听到江山别院的血案终于被人发现。当即,一个个跑了出来,又哭又喊,情真意切,喊声似撕破了夜空,震得人耳朵疼。

    若是独孤离情被群起而攻之,那就再好不过了。彼时以一敌百,能不能活着都是两说。

    幸存的穹武门门人心中窃喜,面上悲愤,逢人便说别院惨案发生的全过程,直把独孤离情说成了一个见人就杀的冷面恶魔。

    当有人问道:“怎么你们门主都被割下了脑袋,你一个小小的弟子却毫发无伤?”

    那正说得兴起的小弟子,喉咙一哽,面色唰地一白,转而怒骂道:“你这般言语难不成是巴不得我死?难不成你与那独孤恶魔也是一伙的!你该不会想将我们一块杀了吧?!”

    “杀人了!”

    说罢,这小弟也不管对面之人如何面色铁青,大叫一声,拔腿就跑。

    “我呸。”

    被冤枉的男修对地呸了一口,大骂出声:“丢下自己的门主、缩头乌龟似的偷偷落跑,我看这和杀人凶手也没有多大的区别嘛。呸!真不是东西!”

    屋顶上的陆峥三人,全程围观了街道上的喧哗,目睹了四处假模假样哭喊的穹武门门人丑陋的面目,对视一眼,都有些不齿。不过对于杀人的独孤离情,三人却没什么恶感。

    真气江湖历来如此,弱肉强食,成王败寇,有仇的厮杀,没仇的争宝,分分秒秒都有可能爆发死生之战。

    林远归不敌独孤蚁裳,只是被废了丹珠,那是他好运。如今,他又败在独孤离情手上,丢了一命,那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道修与魔修本来就是不死不休,输了战斗,往往必死无疑。

    林远归的死以及穹武门的势必没落,也就没有什么好惊奇的了。

    只是事情的发展,却是意料之外的一波三折。

    眼下,恰恰是道魔论武刚刚结束的时候,道魔第一人刚刚决出,一场魔道胜负分出,道修正憋屈,魔修正气盛,因而林远归的死又变得不那么无足轻重了。

    一些不甘落败于魔修的道修,当即怒骂而起,齐齐涌到傲云宗的暂居所在,眼红大吼,将硕果仅存的徐长风当做了无所不能的救世主,乱喊一通,各种要求。有叫独孤离情赔命的,有叫万魔窟滚出江湖的,也有叫徐长风率领正道展开道魔大战的。

    魔道这方,也挺激动,不少排得上号的老魔头纷纷找到独孤舒河,吵吵嚷嚷,希望独孤舒河带领魔道趁势一统江湖。

    不过眨眼间,整个襄云城便沸腾了起来,入目所及,全是吵吵闹闹的道修魔修,见面就杀,输了就杀。

    千年中立古城,一朝不察,转眼就沦丧了,满城的血腥烟火,唐誉差点哭晕在茅厕。

    关键时刻,作为唐誉的表哥,秋迟看不下去了,提着一柄剑,带着鬼哭囚牢众魔王,一一拜访所有闹事的道修门派与魔修势力。

    其中自然有不服的,可秋迟把手一挥,早得了密令暗藏一边的其余中间势力一拥而上,多对一,眨眼就将不服的打趴下了。

    争端持续了五天五夜,陆峥暗自警戒,猜测又一场道魔论武将要开战了。

    却不想,以为不死一大片绝对不会罢休的一场争端混战,却在徐长风与独孤舒河双双站出来和稀泥的调解下,雷声大雨点小,暂时压下了。

    两位大爷给出的官方理由,一模一样。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妖族祭祀大典观礼在即,人族自该团结一致,应付妖族可能的一切算计。

    还有一句话是私下里流传的:“有宝贝大家赚,先合力对付了外族再说。”

    至于在此特殊时刻,公然不蒙面就杀人还留活口的独孤离情,作为反面教材,公开站了出来,认真地下了保证:“我杀林远归,那是因为他太讨厌。至于你们,我看着就不算讨厌。”

    当然,独孤离情也没说剩下的正派名门讨他喜欢。

    至宝诱惑与个人安危面前,一众道修乐意当傻子,只当冷着脸面无表情说话的独孤离情其实是个单纯无害的。

    至于惨死的林远归,谁叫他技不如人呢?

    事情的发展,叫人唏嘘。不由让人感叹一句,铁打的江湖,流水的门派。

    陆峥望了眼又是一片海晏河清的襄云城,繁华热闹的街道,修者开始撤离,凡人陆陆续续回归,千年古城,和平依旧。

    而在他身后的房间里,眉开眼笑的赵鹰正在哼着小曲儿收拾包袱,准备尽快赶回峥嵘峰,告诉他的师兄,仇人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