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第一人
    为了躲避致命一剑西来,秋迟急倒退,再定足,人已至远离比试台数丈外的半空。

    他当然可以解封真气用一个最简单不过的轻身诀飞回去继续比,但,这场比试的前提是,两人都不能耗用真气。

    秋迟一愣,转而一笑,兀自潇洒落了下去,抬袖,拱手,认输。

    “啪啪啪!”

    风度翩翩,精彩绝伦,旷世一场剑比,无双风华,带起掌声阵阵。

    秋迟虽败,却引来女子尖叫无数,孟倾瑶更是娇笑连连,一早便大扑过去,狠狠投入秋迟怀抱中,占有欲十足地高傲仰头扫视全场。

    而另一批火热的视线,则通通汇聚在那数战不败的绝世身影身上。

    似乎到了现在,众人这才意识到,在独孤蚁裳骇人凶残的手段下,还有一张精致无双的面容与风华无双的气度。

    倒数第二个上场的是个魔修,一上来便是表达自己的五体投地敬佩之情,旋即便在独孤蚁裳不耐烦之前,把头一扬,十分骄傲并自豪地吼道:“能与大小姐同立一个比试台,章风霄死也满足了!您保重!”

    说罢,这姓章的小子,竟然自封修为,然后自百丈往上的比试台高空,径直大鹏展翅毫无抵抗之力的朝台下地面狠狠扑了下去,其结果是,惨不忍睹地摔了个半死,被他家做掌门的魔修爹哭天抢地抱走了。

    6峥嘴角抽搐,暗暗也有些警惕。谁知道这狂热分子到底是单纯的崇拜还是心生爱慕觊觎呢?且这样的狂热分子,必定不在少数。

    鼓掌,尖叫,大吼,各种热情激动的声音直冲云霄。

    在这样的情况下,甚至部分正派道修也忍不住纷纷为独孤蚁裳喝彩呐喊。而扑中十五号的选手却迟迟没有上场,也不知是被这辣的氛围给吓的,还是太过淡定。

    6峥喝一口茶,皱眉想了想,似乎现在就差隐隐有正道之之称的傲云宗尚未派人上场。

    排在最后一个出场的,无疑是最好运的,对手无不是真气耗费颇巨,想要赢了对手,也比以往容易许多。

    众人翘以盼,就等着傲云宗那个幸运儿勇敢大胆地站出来了。至于先前是谁代表傲云宗上场扑雪的,许多人头脑太热一时忘记了,直到那抹明媚身影走上前来,众人方才恍然大悟地惊呼一声。

    这个最佳好运儿不是别人,正是6峥的半个熟人,傲云宗老祖宗闵云之女,闵青灵。

    闵青灵漫步走出傲云宗的阵营,在周围同宗师弟师妹们的叫好助威声中,幽幽一抬眼,眼中闪过阴霾与愤恨,再一点地,纵身飞上了高高的比试台。

    敛目许久方才抬眼,闵青灵一对上独孤蚁裳清冷无波的眼神,便忍不住呛了一句:“呵,独孤大小姐倒是好大的威风。”

    众人都为闵青灵的胆大妄为而震惊,而独孤蚁裳则是轻转手腕,一手握住渐渐成型的冰霜长剑,微启唇道:“少废话。”

    台下白鸿机灵地亲自一掷石子,及时敲响了比试的钟声。

    几乎是同时,独孤蚁裳跃了起来,青袍猎猎,冰霜剑出,寒冽风暴迅将闵青灵笼罩。

    烟雾腾起,砰砰砰的对轰声不绝于耳。

    “啊!”

    烟雾中,人影跃动,蓦地,不知是谁出一声吼叫。旋即,众人便见,一人跃身而出,双手绽放风雷,正是闵青灵。

    闵青灵,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个平日里表现得并不比小白兔强上多少的傲云宗小祖宗,突然就威了。

    “咔嚓!”

    剧烈雷劈炸响,闵青灵的身影急跃动起来,与劈开迷雾手握冰霜的独孤蚁裳再次战到了一起。

    但小小的闵青灵又怎么会是独孤蚁裳的对手?

    “噗。”

    闵青灵一口鲜血喷出,闷哼一声,飞扑倒退。

    独孤蚁裳手上长剑换长戟,挽一华丽的起手式,旋即人携长戟,如九天奔雷闪电,急追闵青灵而去。

    不少人看得屏气凝神,直觉独孤大小姐要放大杀招了。

    出乎意料。

    “噗嗤!”

    突然,一声不太明显的燃烧声自闵青灵体内响起。

    下一秒,闵青灵头倒飞,嘴角血迹蒸消失,衣衫鼓动,竟半空身形一顿,改退为进,急朝着独孤蚁裳对冲过去。

    随即,闵青灵周身气势突地一变。

    一声声惊呼冲击城主府。

    “这!这怎么可能?!”

    “活见鬼了!”

    闵青灵本身不过四星武王修为,如今却跟吃了秘药动了秘法一般,修为层层攀升,再吼一声,气动山河,竟转瞬达到了四星武皇的修为。

    “闵老宗主这女儿果真不是凡人啊!”

    “突然攀升了整整九星,看起来还运用自如,这还是人吗?”

    “看不出,这闵青灵竟是一匹黑马。”

    声声惊呼中,闵青灵手上闪烁雷电的长剑与独孤蚁裳手中的冰霜长戟悍然对撞。

    漫天火花疾射,雷电四溢,滋滋滋滋牙酸的声音充斥耳膜。

    “砰!”

    终究还是独孤蚁裳更胜一筹,抬腿一扫,便将作战经验明显少了不知多少倍的闵青灵一腿踢了出去。

    闵青灵出闷哼,抬腕还要再战,却被不知何时瞬移到她身后的独孤蚁裳一腿踢中背部,哇的吐出一大口血,自半空坠下高台,砰一声,摔在台上。

    闵青灵的脸上与手上,血管突出,清晰的脉络出亮光,一时十分可怖骇人,仰天一吼,倒也硬气,竟是再度冲了回去。

    接下来,便是一面倒的单方面虐人了。

    独孤蚁裳悠悠闲闲,也不急着结束战斗。而闵青灵不知因何性情大变,变成了诚心抓狂找死之辈,不时爆个血管,来声大吼,越战越勇。

    这时,天空上的星月偶然一颤,竟有渐渐消失之势。

    半空中,正狂揍闵青灵的独孤蚁裳眉眼徐徐一转,晓得是无色转天绵绵针快要撑到尽头了。

    如此,她也没必要继续陪着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小姑娘玩耍了。

    抬手一招,绵绵针循着气息径直飘回独孤蚁裳的手心,而没了绵绵针覆盖的天地顿时灼热洒射,烈日横空。

    一柄素雅纸伞徐徐自天空飘来,挡在独孤蚁裳的头顶,独孤蚁裳一手握住伞柄,一手捏住再次冲上前来的闵青灵的脖子,用力一甩,这个作死的闵姑娘便就“啪叽”一声直接摔在了高台上,硬生生砸出一个数丈深坑,怎么也爬不起来。

    闵青灵眼眶红,紧咬嘴唇,半响蹦出一句意味不明的:“凭什么呢?”

    说着,她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身体撑起半边,便还要再冲,却被独孤蚁裳抬手一记冰刺刺入了左边胸腔。

    闵青灵两眼大睁,再次摔倒在地,随之,鲜血大量涌出,久久没有动弹一下。

    全场一静,旋即,众人高声喊叫,叫好冲破天际,唯独傲云宗的方向爆愤怒的不甘大吼,而万魔窟方向则是爆尖叫欢呼。

    最后一场比试,终于结束,而新鲜出炉的道魔论武第一人,睥睨全场,傲视群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