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七十四章 风云突变
    混乱的厮杀,麻木的行尸走肉,林远归一声爆喝犹如惊雷破空,如陆峥一般不由自主循声望过去的,其实不在少数。且不少人心中都在暗骂,是哪个傻逼,竟然还有精力中气十足?

    事实证明,中气十足的不止林远归一个。

    “独孤离情!”

    “把刀放下。”

    “做梦!你去死吧!”

    “把刀放下。”

    陆峥愣了愣,有些走神的想,大概现在台上最有精神的,就属这两个了。

    因为林远归那一声爆吼,比试台上大部分人神情麻木地望向了他与独孤离情的方向,便见那两人不时对轰不时你追我跑,真气四溢,杀得天昏地暗,殃及面比陆峥先前的符阵大招还要广。最难得的是,杀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两人,竟然还边杀边对话,精力十足,十分拉仇恨。

    独孤离情冰狼一样的目光,一直死死盯着林远归手中的恶煞九龙刀不放。凶狠、残暴、怨气满身的恶煞凶刀,独孤离情打从第一眼见着便没想过要放手。

    而林远归,不知是本身野心太大太执着还是恶煞凶刀真的影响了他的心智,饶是被独孤离情追得上蹿下跳,他依旧没打算放手,哪怕因为那九龙刀太凶暴难控而一不小心误杀了一大片同阵营的道修。

    渐渐的,有其他的声音加入到林远归与独孤离情两人的对话中。

    “啊!”

    “林门主,请仔细手下!”

    旁人的叫喊与提醒,唤不醒林远归浑噩的神智,手持恶煞九龙刀的林远归凶残依旧,对砍独孤离情的同时,一不小心便误伤一大片。

    独孤离情一心抢夺恶煞凶刀,追击得很执着,而仿若入魔了一般的林远归,也很执着,说什么也不放手,一副谁抢我刀我便与天下为敌杀尽天下的疯魔架势,两人俱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见状,陆峥有些恶劣地笑了笑,就算林远归今日没能死在小舅子的利刃下,他日比武大会一结束,犹如走火入魔一般的林远归依旧得不到什么好下场。

    而独孤离情与林远归两人的活跃,迅速感染了比试台上众多麻木的修者,行尸走肉重新复活,挥剑举刀,符阵术法齐甩,声光色特效冲天,喊杀攻防,停不下来。

    突然,天色大亮,本是安安稳稳悬在高空的太阳突然爆发强光,灼热温度炙烤大地。

    陆峥一抬眼,竟然发现高空之中并排出现九个太阳!而在比试台的四周,属于阵法启动的独特光辉一闪而没。

    蓝不悔就在陆峥身边,“唰”的一声便将空间中随身携带的惨白纸伞拿了出来,一把撑开挡在头顶。

    陆峥注意到空气微微扭曲,炙热的光线将台上所有人和物拉出长长的扭曲的影子,大地在冒烟,无形的热毒顷刻来袭。

    蓝不悔一面使着魔刀斩杀对手,一面转了转手中遮挡烈日光芒的伞,提了一句:“这样的烈日焚空,寻常纸伞怕是撑不下去吧?”

    闻言,陆峥想都没想,便往独孤蚁裳所在的魔修阵营望去。

    独孤蚁裳到哪儿都是鹤立鸡群,因而显眼得陆峥一眼便望见了。

    便是这一眼,差点吓出陆峥一身冷汗。

    只见独孤蚁裳身畔,早被道修重重包围,而在她的四周更是阵法光芒闪烁不停,且只看烈日光线扭曲的程度便知,她那一处,是整个比试台上光线最为灼热的地狱。

    突然爆发的灼热,早有预谋的阵法与道修围杀。

    无疑这是一场针对独孤蚁裳的阴谋。

    “蚁裳!”

    烈日突然暴走,遮挡阳光的薄薄纸伞仿若无物,加之阵法催化、修为虚耗,独孤蚁裳体内潜伏多年的热毒必定悉数爆发,后果将不堪设想。

    陆峥焦急大叫,想要即刻冲过去,却被一波又一波蹿起的道修团团围住,双拳难敌四手,一时根本进不得半步。

    道修阵营迅速分化出十数个小团队,各自组阵围杀围堵,任何一个想要靠近独孤蚁裳的帮手都在瞬间被牢牢牵制住,而独孤蚁裳则同时面临着三方小团队的齐齐狙杀。

    众多道修状若疯狂,仿佛不要命了一般,拼着重伤也要疯捅独孤蚁裳一刀,有的甚至自爆丹珠,为的只是叫独孤蚁裳动作短暂停滞。

    “杀了她!”

    “杀了她!”

    疯癫的嘶吼,久久回荡,找死的修者,源源不绝。

    百年一届的比武盛会,似乎顷刻间改变了性质,变成了正派联盟对万魔之首继承人的联合击杀。至于谁将获得比武大会最终的胜利,似乎已经并不重要了。

    若能一举击杀万魔之首的大小姐独孤蚁裳,这场比武大会获胜与否又有什么关系?若是不幸在狙杀中殒命,师门会为我骄傲,后世会对我敬仰。击退所有对手成为大会第一人,宛若登天。可万众齐心绞杀一个魔修,自身淹没在众多同道之中,说不得死的是道友而不是贫道。如此划算的买卖,何乐而不为呢?

    在洗脑方面,名门正派永远比魔修做得成功。

    但独孤蚁裳作为万魔窟第一继承人,却也不是那么好杀的。

    “咔嚓。”

    一声脆响,冰霜在独孤蚁裳手中骤然成型,一瞬冰霜凝聚的长剑出现。

    独孤蚁裳宛如冰上的女神,一手撑伞,另一手冰剑飞舞,身形跃动,灵敏依旧,而她每一次旋转跳跃,便有数个道修凝结成冰,被她长腿一扫,“咔嚓”碎裂,再也捡不起来。

    “杀了她,杀了这个魔女!”

    道修们激愤大喊,独孤蚁裳面色不变,一个后仰躲过扑面火龙,身子就地一滚间,干脆扔了左手撑着的素雅纸伞,改为双手持剑,一跃而起,自火龙脑袋杀到火龙尾巴,庞大火龙被对半劈开。

    火龙轰隆倒地的声响震醒了不少头脑发热的道修,此时双眼一亮,不由畏惧后退。

    独孤蚁裳却是不进反退,爆发修为,冰霜四溢,手上冰剑千变万化。

    一时长剑一时冰枪一时挽弓,近身、远攻,天上地下,跃动的清冷身影,以一敌百,战神附体一般,所向披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