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六十章 玩笑
    持续十日的比武大会初试暂时落幕,这就像是海选性质的比赛,在所有人看来,不过是一个简单的热身。为了之后的厮杀更有趣也更有意义,几乎是所有的参赛修者都默契地在选择对手的时候跳过了与自己实力相当的,避免了同一个势力内旗鼓相当或者同列前茅的门派自相残杀。

    说到底,比武大会是正道魔修中间势力这三方争雄,最后胜出的不是某一个门派而是这个门派背后所代表的势力方,在未曾决出获胜方之前,各自势力内部的鹬蚌相争只能是得不偿失。

    因而,毫无意外地,三方势力中排名比较靠前的门派都留到了最后。

    陆峥手上拿着白鸿派人送来的大会初试获胜名单,大致扫了一遍,权当长知识了,名单上的获胜者,无论哪一个都是有着可取之处的,或手腕高超,或根深蒂固,或异军突起,不出意外,当下真气江湖中最强的势力便是这上边的众多名单之一。

    陆峥又扫了一遍手上的名单,旋即递给身旁的赵鹰。

    初试结束之后,大会暂停五日,这五日,大多数修者都用来休养生息或是抓紧时间提升实力。当然,也有例外,譬如一大早便相携跑到陆峥房间里喝茶聊天的莫子风与秋迟。

    陆峥刚把头偏向窗外,打算看一看街面上的修者正在干些什么,冷不丁便听到莫子风兴致勃勃的宣言。

    “我打算带着莫家加入中间势力。”

    “呵呵。”

    坐在一旁的秋迟只是意味不明的轻笑,并没有发表什么建设性的意见。

    陆峥挑了挑眉,也没有说什么。莫子风向来便是好事纨绔的性子,突然决定了什么或者突然做了什么,根本不足为奇,一切全看他的心情。但莫家好歹是数得上号的上了年头的世袭名门,家族内的弯弯道道比之大门大派只多不少,莫子风作为一个常年不管事的甩手家主,骤然提出带着莫家转投中间势力的怀抱,不说正道的君子们如何放得过他,就是莫家本身的一些长老和管事集体闹起来,便够莫子风喝一壶的了。

    因而,陆峥与秋迟两个,顶多当莫子风的话是个玩笑。

    哪想,莫子风还认真上了,白了一眼明显不信的陆峥,转而把上秋迟的肩膀,十分亲热地道:“嘿,我说,老秋,彼时我投了中间势力,你这中间势力的老大可一定要罩着我啊。”

    秋迟撇嘴咳嗽了一声,终于开口道:“承蒙莫兄看得起,如若莫兄真的带着莫家投了中间势力,鄙人自然要照顾一二。只是,莫兄你确定,你这个玩笑能当真?呵呵。”

    莫子风嘴角抽了一下,其实,他还真有这打算。只是,身为家族之长,很多事却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决定的。饶是他向往中间势力的无拘无束很多年,却也只能暗搓搓地自个儿一人独身流浪,偶尔伪装一下住一住鬼哭囚牢没有什么,但要带着整个莫家投了中间势力却是不可能的,要他兀自抛了莫家一个人潇洒,他又做不出来。

    一时,向来洒脱自在的莫子风难得沉闷了一下,挥袖将茶换作酒,唉声叹气地自斟自饮。

    陆峥和秋迟对视了一眼,前者伸手拍了拍骤然可怜巴巴的莫子风的肩膀,后者则是神在在地掩嘴偷笑,乐得看人不快乐。

    莫子风并不是自怨自艾的类型,兀自斟饮了大半壶,便抽出自己那柄骚包描金的江山画扇,慢悠悠摇了摇,旋即露出个促狭的不怀好意的笑容,似真似假长叹一声,道:“唉,算了,我还是继续留在正道名门中,为二位兄弟做内应吧。说不得,还能帮忙探听点什么内幕消息。”

    说来,莫子风想要撂挑子不干的想法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他不是一个没有担当的人,这话也就只是说说,自得其乐罢了。

    清楚莫子风内心真实的想法,陆峥摇了摇头,都难得揭穿他,秋迟则是不客气拆台,道:“你确定正道那些个君子会信你?”

    莫子风眉毛动了一下,还想吹嘘,却听陆峥开口道:“莫贤兄,你可别忘了,世人排的榜,墙头草第一是你,不正不邪第二也是你,你说就你这风评,闵云和林远归等人还不将人当反贼样提防?”

    秋迟哈哈大笑,莫子风愣了半响自己也笑了,转瞬眼睛一转有了一个主意,道:“干脆陆贤兄你便转投魔道得了,反正你现在也跟万魔窟的大小姐好上了,就独孤大小姐那气场,独孤父子那杀气,你入赘万魔窟是早晚的事,还不如你自个儿趁早主动投了魔道,还能顺便讨万魔窟上下一个欢心不是?你说我说的对吗,陆贤兄?彼时,你、我还有老秋,分据正魔中间三方势力,沟通消息,里应外合,拿下天下,征服世界,指日可待啊!”

    莫子风越说越激动,眼睛都在放闪光,那激动的脚踩桌椅的样子活跟陆峥三人已经真的开始在计划了一般。但是个人都知道,那不过是个玩笑。

    但就在这时,“砰”的一声,房门被踢开。邝天尺铁青着脸,挣脱身旁顾心桐的束缚,跳了进来,指着陆峥的鼻子就开骂。

    “哈!我说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崽子!段秋峰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当初你擅自弃了正道转投中间势力,我便该一把掐死你。却没想到,你如今竟然真的做了万魔窟妖女的裙下之臣,更甚至要入赘魔道,来个里应外合谋取天下!你是想将这天下搅得天翻地覆白白糟蹋了段秋峰的门派与名声是吧?你真是一个无耻小人,吃里爬外的败类!”

    屋里原本是四人听得目瞪口呆,赵鹰手上的名单册子都被吓掉了。

    四个人四双眼睛齐齐望向邝天尺,如看神经病一般。

    他们几个好好地关着门吹着牛,这人突然就蹦了出来,不问青红皂白,将几句一听就是玩笑话的话当真,还横眉怒眼要爆炸了一般,这样的脑回路,真叫人生生地折服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