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风雨欲来
    三方比试台,三处修罗战场,场上奔突瞬移的修者,各使手段,争奇斗艳,直杀得血雨腥风,天昏地暗。

    日换星移,比武大会进行到第十天,三方顶尖势力终于压轴出场,正道一方有谁胜了,陆峥并没有关注。至于中间势力一方,一直坐在他身边的唐誉和秋迟先后上场,很快便神清气爽的回来了,刚刚晋级为一星武师的唐誉是如何获胜的,陆峥不知道,但秋迟会获胜简直是板上钉钉的事,真气江湖私下更传,鬼哭囚牢的秋迟是中间势力百岁以下的第一人。

    陆峥有些诧异,他先前以为秋迟至少也活了一千年,否则怎么谁看都会认为他是一只修道千年的狐狸精。但最叫陆峥诧异年龄的,还不是他。

    “吼!”

    突来一声龙吼,暴虐血腥,惊天动地,整座城主府瞬间抖动起来。陆峥手上的茶杯一阵荡漾,溅出几滴翠绿水珠,连看了十天大战有些昏昏欲睡的众多修者循声望去,发出疑问。

    “怎么回事?”

    “是妖兽出笼了么?”

    “这吼声怎么像是传说中的龙?”

    陆峥朝着许久未曾注目的正道比试台望去,刚好见着得意洋洋的林远归,手持恶煞九龙刀,化出盘旋九龙,龙头齐吼,煞气翻腾中,猛地扫出一道飓风一样的红气,当即便把站在林远归对面的修者横扫而出。

    “噗!”

    倒霉修者倒飞出高台,喷出一大口鲜血,人影紧跟着“砰”的一声重重摔落在地,然后,便再也没了气息。

    观战修者不由自主将视线投递到落败修者的身上,当即,不少人倒吸一口气。

    只见那落败修者的身上,大大的伤口无数,而伤口处甚至不断冒着刺鼻黑烟,流出来的血都是半凝固的黑色,那黑血中隐隐约约有一张紧跟着一张的惨白鬼脸晃来晃去,看着十分骇人。

    “这可不像是正道的手段啊?”

    “林门主不会是偷偷地修炼了什么魔功吧?”

    周遭短暂的死寂后,三五两个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而台上的林远归,满面狰狞,眼无焦距,浑身都在逸散一股血腥狠戾的气息,怎么看怎么不正派。

    他这番表现,自是一丝不差地落入了台下众多人的视线中,当下,议论声更多更大。

    陆峥眯眼,林远归行事竟然如此不知遮掩,整个人双目赤红,浑身气息也是暴躁狂怒,竟有不能自控的趋势,看起来,就跟魔障了一般。在陆峥看来,便是智商严重下线。

    半响,台上的林远归清醒过来,一清醒便是捂紧手上正在暴走的恶煞九龙刀,旋即抬眼一看,终于想起来要审视自己目前的处境以及查看周围的幻境,这一看不打紧,林远归当即变色了。

    从九龙刀的狂态毕露,到观战修者讳莫如深怀疑打量的目光,再到地面上尚且来不及被抬走的落败对手一身的惨不忍睹,林远归预感到不妙,再联想自己近年来时不时地记忆缺失,林远归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暗自握紧了手中的刀。他也不是傻子,自是知晓恶煞九龙刀身负怨念邪气,不是一般人操纵得了的,使用者久而久之自然会被怨邪侵袭,轻则性情大变,重则走火入魔。但林远归自信以自己的心性与修为,定是足够驾驭恶煞九龙刀,所以,这时不时地丢失记忆,他也没当一回事,只是如今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下手略狠略邪,以着自己的身份,怕是很有些说不过去。只是,事情已经做下,大不了便说自己一时失神失手好了。

    这样一想,没脸没皮的林远归便皱着脸跨前几步,对着台下身死对手所在的门派抱了一个拳,沉声解释了一句:“唉,贵派弟子修为太高,林某一时见猎心喜,一激动一失神下手便失了准头,一不小心将人给杀咯,真是抱歉。”

    这明显敷衍的解释还不如不解释,不仅与他对战的门派与穹武门正式结仇,私下里,怀疑林远归修了魔功的人,亦是越来越多。

    对于这些个隐患,自作聪明的林远归毫无所觉,反而自视甚高地一掀衣摆,肩扛大刀,踩着片云,潇洒恣意地悠悠然飞了下来。

    林远归作为最后出场的,这一场十局六胜制的比赛自然是以穹武门获胜为告终。

    陆峥低头笑了笑,实在是看不惯那只自以为是的老孔雀,便状似不经意地问身旁的赵鹰,道:“怎么,这林门主居然也是百岁以下的?”

    不等赵鹰作答,时刻关注着陆峥这一方的林远归自己就答了,挑衅的一个冷笑之后,开口道:“呵。真不好意思,本门主刚好九十九。”

    陆峥挑眉,不置可否。

    赵鹰“呸”了一声,暗骂林远归不要脸。哪能那么凑巧?顶着一张菊花似的老脸,竟也好意思自称九十九,谁知道他的一百岁到底来没来。

    众人暗自对林远归鄙视和怀疑的时候,魔修一方,代表阴诡门出场的蓝不悔已经下得台来,自是完胜。而接下来,作为压轴,独孤蚁裳姐弟俩代表万魔窟,率先上场,前者是秒杀,后者则是虐杀。

    明明便是一招的事,独孤离情非得将人折磨得体无完肤,这才“念念不舍”地将人踢下高台。将人打败了,这位小魔头也并不立刻下场,只就着一双泛起血色杀戮的眼狠狠地瞪了眼悠哉喝茶的陆峥。

    总被小舅子拿看死人的目光看着,也是挺急的,陆峥差点没有一口茶水喷出来。好在这一次,小舅子更关注的并不是他。瞪完了陆峥,独孤离情立刻将目光转向林远归,确切地说是转向林远归手中的恶煞九龙刀。

    “呵。”

    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独孤离情面瘫着一张脸,幽幽自台上飘了下来。

    陆峥借着茶杯掩去了自己嘴角露出的看好戏的轻笑。

    如果他记得不差的话,他这位小舅子早在山海妖市便对那柄恶煞九龙刀觊觎上了,如今再次见着九龙刀现身,定是势在必得,而林远归被九龙刀怨气侵袭,智商已经严重捉鸡,这样的状况下,比武大会期间,两人之间必有一场生死大战,说不得,到时便是他彻底除去林远归这个智障的最佳时机。

    有一个智障随时在暗处死盯着自己,随时准备杀了自己,并不住泼脏水拉仇恨,陆峥能容得下?林远归又不是他小舅子更不是他老丈人,所以,对于这样的仇敌,趁早杀了了事。

    林远归丝毫不知自己已经被人起了杀心,反而继续沾沾自得,在众多门下弟子的包围和恭维中,飘飘欲仙。

    又是一日过去,比武大会的初试终于落幕,作为主持的白鸿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不紧不慢地宣布道:“诸位辛苦了,请先回住处稍作调息,白某将会在一日后将此番初试获胜名单交予诸位手中,敬请期|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