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坐实恶名
    炙热斜阳穿透云霞,风吹狂沙,街道上的影子影影绰绰,除了各种旗帜招展,再不见半个人声。襄云城似乎成了一座空城,唯有城主府,远远的,散发一股噬人威压,蓦地,嘈杂传来,天际的云朵都被撕裂。临到近处,更是人声鼎沸。

    此刻,襄云城中的所有修者汇聚一处,呐喊,拼杀,挥洒。

    最先上场的南城派张武以及百音门李弓弧,早已下场,两败俱伤,李弓弧险胜。

    血雾飞溅,尘土飞扬,悬浮半空百余丈的比试高台被层层风沙包围阻隔,却丝毫不能阻碍场下众多修者观战的视线与激情。

    “砰!”

    一声对撞冲击,几欲撞碎人的耳膜,似搅得天失色,地动山摇,数十阵法加持的比试高台却是稳如泰山,不动如松。

    蓦然抬头,比试台之上,两道兽形术法冲击而出,嘶吼咆哮,转瞬猛然对轰,天幕霎时一变,炸开数朵蘑菇一样的烟云,比烟花更绚丽,比惊雷更壮烈。

    旋即,两道身影急急退出,其中一人“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另外一个趁势而上,一笛子就将对方捅了个对穿。

    随着胸口破了一个细洞的南城派弟子如破絮一般从半空飘落,一场对战暂时落幕。

    南城派与百音门战成五比五,下一场胜负将是关键。

    几乎不等热辣的氛围褪去半点,两道身影自两个方向同时跃出,砰砰两声,高台抖一抖,怒目而视的两人,气势万钧,一触即发。

    陆峥慢悠悠品了一口茶,嘴角带笑,看得兴起,就当看影院大片了。

    只是,相比较于看客素质都不错的影院,此间更加热闹和喧哗。

    “打呀,快打呀!宰了他娘娘的!”

    “嘿,百音门的小白脸,没吃干饭呢?提点气力出来啊!”

    “南城派的快上,你们掌门吹胡子瞪眼了!”

    吆喝得最起劲的,便是迟迟不肯上场比试的中间势力。

    陆峥坐在一群聒噪好事的同势力修者当中,耳朵都快被震聋了。

    历届比武大会,中间势力都是打酱油的,散修占了一大半的中间势力往往乐得清闲,没事嗑嗑瓜子看看道魔论武,便是个不错的消遣。

    陆峥品着茶看着大片,心中对自己加入中间势力的决定越发感到自得与满意。

    且说魔修那边,对战更是激烈血腥,正道两派尚未打完,那边厢便是“唰唰唰”杀了五轮,战况惊人,死伤过半,几乎是败者必死。

    如此凶残霸气,也难怪位列魔修十煞榜第一第二名的独孤蚁裳姐弟画像之下,通通写着“快跑”。

    参加初试的门派需派出十个名额,这对众多门派家族与势力来说根本不是事,各自徒子徒孙一大把,杂役更是不要钱,伸手随便一抓就是上千,有能力的年轻精英也有几十上百,但对陆峥来说嘛……

    “呵。”陆峥好心情的轻笑了一声,眼中似叹非叹。

    逆苍派满打满算倒有十几二十个人,但是此番前来襄云城的,加上他这个门主也不过四个人,其中有一只鸟还严重超龄了。好在,他此番就是来看戏的,并没有上台比试的打算。

    但,有些事不是你想要避免便能避免的。

    南城派与百音门一场大战终于以十分惨烈的方式结束,最后胜出的百音门弟子更是半边身子都塌陷了进去,被同门七手八脚抬了下去。

    很快,正道又有两派平日狗咬狗的对家冲了上去,激烈的厮杀打了小半天方才结束,而就在这时,那一身是血的胜方居然迟迟不肯从比试台上下来,反而从陆峥所在的方向投来一个十分挑衅的目光,龇牙大笑。

    “逆苍派陆峥,据我所知,你未曾满百岁吧?怎么,有胆背叛正道名门,便没胆上台比试比试么?我看你,呵,也不过是一个懦夫罢了。”

    陆峥眼睛微眯,眼中划过讽刺。在他的身后,赵鹰一双砂锅大的拳头当即就对碰了一下,发出轰隆一响,狰狞叫道:“无知小儿,忒地猖狂,你这是在找死!”

    那莫名叫嚣的正道“呸”的吐出一口血沫,倒也不怕,只继续冲着陆峥张狂,握紧拳头拇指朝下,阴笑道:“敢不敢上台比试比试?”

    被人踩到头上来,难不成还要忍气吞声?

    “呵。”

    陆峥冷笑一声,缓缓站了起来,摸了摸眼带杀气的陆青灼脑袋,旋即,一旋身便飞上了比试台,只不过飞的是今日未曾有人踏足过的中间势力的比试台。

    陆峥慢悠悠开口,道:“陆某听过犬吠,却没白痴叫,今日算是长见识了。只是你非要与我比试,难不成是在说笑话?陆某代表的是中间势力,而你不过是正道一条微不足道的叫嚣走狗。陆峥有信心代表中间势力最后参战,你行吗?你敢确定你自己最终能够有资格站上决赛时代表正道的位置吗?”

    “你!”

    周遭哄笑声中,叫嚣的正道闹了个大红脸,几次气结说不出话来,最终憋出来一句:“你这个无耻小人,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你给我等着!”

    陆峥撇了撇嘴,呵呵一笑,摇头道:“真不好意思,你愿意等,我却是不愿意的。你给我小心点,说不得你便活不过今晚了。”

    陆峥的威胁干脆直白,瞬间引起大片叫好与咒骂。但那又如何呢?

    既然世人谤我不正不邪,道我杀人不眨眼,那我何不将恶名坐实?反正这世道,自在最重要。

    陆峥嘴角露出笑意,嘲讽地看着先前叫嚣不止的正道走狗两腿一哆嗦翻眼便晕了过去,眼尾扫到林远归愤恨地捏碎了椅子扶手。

    林远归心内怒火翻腾,手中伪装过的恶煞九龙刀隐隐躁动。他特意于大会前招来小门小派的小人物做筏子,便是想将陆峥顺利拉下水,陆峥没能力混到决赛最后,那便是他自己没本事,自然威名尽丧,再加之他暗地推波助澜,相信陆峥定会沦为全大陆的笑柄。若是姓陆的侥幸胜到最后,那他便亲自出手斩杀此子,以除心腹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