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比武大会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稀稀疏疏自天际扫来,陆峥睁开闭了一夜的眼睛,目清如泉,绽放光华。

    一夜的修炼,并未叫陆峥好运的晋级,但却使人的精神别样饱满,身体与修为俱是处于最佳状态。

    陆峥觉得,凭他现在的状态,就是单挑一个皇阶高手也是可以的。

    “咚,咚。”

    蓦地,传来一阵轻缓敲门声。

    同行之人,还有谁会进屋敲门,且敲得如此温柔?

    陆峥有些狐疑,下得榻来,三步走过去,将门一拉开,便是眼前一亮。

    门外站着的身姿灼灼其华,貌若九天画仙,嘴角犹挂三分清浅笑意,眸子若星光,逆着早晨的暖日抬眼望来,微微眨动的羽睫叫人心痒,冰雪清幽的气质更是独树一帜,正是伊人独孤蚁裳。

    陆峥当即就露出一个傻笑,几乎看痴了。

    见陆峥这幅傻样,独孤蚁裳的眸色又清幽了几分,在陆峥看来,那便是温柔如水。

    “见你许久未曾出来,还以为你过头了。”

    修者过了修士阶别,便不用吃饭睡觉了。但,总有一些爱好奇特的修者改不了习惯,譬如陆峥与他逆苍派的诸人。

    陆峥有些羞赧,也不多解释。

    比武大会的规矩比较奇葩,往往在清晨第一颗启明星照亮东方的时候便是大会的开始。因而,像是陆峥这般,这个时辰才自房门出来的人,的确是“睡过头”了。

    睡没睡不提,陆峥的脑袋却是别样清醒的,咫尺天涯苦逼的数日,终于迎来了单独相聚的日子,陆峥几乎是两眼抹泪,一把捉住了独孤蚁裳的手,十指相扣便就不放了。

    “让蚁裳久等了。”

    独孤蚁裳眨了一下眼睛,却没睁开。

    客栈外,已是人声鼎沸,细听便是各式各样议论赶路的声音,看来像是陆峥这般“睡过头”的人还不少。

    不再耽搁,陆峥与独孤蚁裳手拉手,便走下了客栈。

    一楼大堂中,万魔窟数十个魔修以及逆苍派的两人一鸟,正相聚一块,喝茶闲扯,见得两人下楼,瞬间闪瞎了一大堆狗眼。

    也不知独孤蚁裳与自家父亲和弟弟说了什么,这两大护法看见陆峥与独孤蚁裳手拉手亲密无间,除了怒目而视并不断释放杀气外,竟然没有大吵大闹扑过来。

    陆峥心花怒放,独孤蚁裳愿意在所有人面前与他十指相扣,而独孤舒河父子俩又没有暴力阻止,这便相当于众人面前,公开了他与蚁裳是两情相悦。

    想到这里,陆峥嘴角的笑意更加灿烂了,独孤蚁裳的眼底也有一丝笑纹浮动。

    莫子风被兄弟秀得一嘴牙酸,哼唧唧的,把着身旁管事的肩膀便不住假哭,似乎十分羡慕嫉妒恨。

    众人收拾停当,便往举行比武大会的城主府而去。

    比武大会开幕的一个时辰有一半是作为主办地地主的唐誉做口头发言,还有一半的时间则是仙姝妙女吹箫弹琴、奏乐歌舞,因而也不算紧要。

    陆峥等人赶到城主府的时候,美人们的才艺表演刚到尾声,因着手中三份帖子,一行人待遇优厚,直接被迎到了最靠前的贵宾席位上,只是陆峥、独孤舒河以及莫子风三人分属不同的势力,因而座位是分开的。

    陆峥不得不与独孤蚁裳暂时分开,但握了一路的小手以及一地下巴掉落的吃惊目光,已经足够他偷乐老半天。

    “掌门,您嘴巴再不合上,就要滴口水了。”赵鹰没忍住,酸溜溜地刺了一句。

    旁边的小土包立刻“咯咯”笑了出来,也不管旁人的目光,偎在陆峥身旁,又是捶肩又是捏背,十分乖巧。

    众多派门之人围坐一圈,除了正魔中间三方势力分别隔开之外,同势力圈的修者们倒是难得的不分彼此,贵宾坐前面,中流门派坐中间,小门小派和散修则坐最后面,面上相处融洽,一致对外。

    中间被空出一个宽广的高台,半座山那么大,台上丝竹管弦、清歌妙舞。

    陆峥抬头扫视一圈,歌舞升平中,脸熟的人还不少。

    傲云宗来了宗主徐长风以及前宗主之女闵青灵,穹武门的门主林远归倒是哪里都有他的位置,而阴诡门方面,陆峥与蓝不悔望过来的眼神不期然碰个正着。

    蓝不悔身边坐着一个面色苍白的阴郁中年人,一头诡异蓝发在阳光下微微发光,给人阴冷蚀骨之感,更可怖一双望不到底的墨黑眼睛,看人的眼神像淬了毒的刀子。

    根据那外貌那气场,陆峥猜测,这阴郁中年人便是阴诡门现任门主,蓝不悔的老爹,蓝老邪。

    略过蓝老邪,陆峥向蓝不悔的方向点了点头。

    蓝不悔看起来恢复得不错,修为更是晋级为皇阶,陆峥自认为跟她还算朋友,便友好地扯嘴笑了笑。

    哪曾想,蓝不悔再次不知神经搭错了哪个位置,左脸上妖异的黑蝴蝶异纹像要飞起来了一般,一双幽幽的眼睛死死盯着他不放,红艳的嘴唇一勾,粉红色的舌头伸出一点舌尖轻轻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陆峥被蓝不悔弄得浑身一哆嗦,要是对面做那动作的换成另外一个女子,他八成会以为对方是要勾引他。至于蓝不悔嘛……

    “嘶!”

    陆峥倒吸一口冷气,移开目光不敢再看。

    就是这时,身后传来一点声响,陆峥有所感应,循声望过去,便正好见着迟来的正坐在中间势力人堆里的顾心桐与邝天尺。

    对这两位,陆峥是久见了,冲着对方点了点头,心中有丝尴尬。毕竟,两位是他的前辈,但他却因为金色帖子的缘故坐到了前辈的前面,这实在是有些惭愧了。

    邝天尺依旧是那眼高于顶看谁都不顺眼的臭脾气,但似乎是被顾心桐提前教训过,还是有所收敛的,只是对着陆峥哼了口气,倒是没说什么难听的话。

    顾心桐则是遥遥递来一笑,用口型道:“别来无恙。”

    陆峥点点头,向两位前辈送了个略恭敬的问候,这才回过头来,望向已经清场了的中间高台。(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