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哪哪都心酸
    死寂的小树林中,陆峥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老丈人曾经竟然是妖!那是不是说明,他的媳妇儿也是妖啊?但,妖竟然能成人,他倒是第一次听说。

    对陆峥来说,老丈人是妖是人根本无足轻重,媳妇儿是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媳妇儿变成妖的时候也能和自己正常沟通便成。但如果媳妇儿忍不住,在某个亲密的时刻突然没忍住变出妖形,那要怎么办?自己要不要去找本册子看看能不能由人变妖?万一,这人和妖不能跨越种族要怎么办?

    陆峥的脑袋里,顷刻天马行空,自己被自己的各种脑补吓得不轻。

    边上的独孤蚁裳姐弟俩,却是反应一致,微挑眉,眸中划过诧异,旋即面无表情,根本就当黑翼在放屁,哪怕他这个屁是真的。

    没有人比他们自己更清楚,自己是人不是妖。

    兀自戳破了一个惊天大秘密的黑翼犹不满足,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继续狂奔在自作孽不可活的道路上,张口又道:“我看你的一双儿女都是人,该不会是你半路捡来的吧?或者是你在剔了妖骨后再生出来的?我说你那伴侣知道你不是人么,你伴侣……”

    “砰!”

    巨响过后,天际划过一道流星,世界安静了。

    一直没啥反应的独孤舒河,终于出手,将聒噪至极的黑翼一拳捶飞,众人以为,独孤舒河终于要爆发了,黑翼这臭鸟终于要人间蒸发了。

    却不想,祸害遗千年,老祖宗诚不欺我。

    黑翼骂骂咧咧爬回来的时候,独孤舒河竟然没有再动手,反而是眼眶一红,兀自流下一串眼泪,蓦然进入了忆妻狂魔模式。

    “我的妻是普通人,没有资质,没有慧根,于修炼,入不了门,却温柔如水,体贴善良,为我生儿育女,却不能陪我共度一生。我曾为她找寻天材地宝,上天入地,却始终不能延长她的寿命。大概,凡人的一生生来便注定,酸甜苦辣,悲欢离合,谁也改不了。若不修炼,能活数百年,已是奢侈。”

    根本不给任何人与鸟反应,独孤舒河突然就开始了面无表情絮絮叨叨,那场面诡异得,多少魔修想要抢地自裁。

    陆峥听得全身一抖,不是被肉麻的而是被骇的。

    独孤舒河整个人如一潭死水,仿若无心无情,但偏偏眼泪止不住,一边面无表情,一边哭个不停,兀自说些他与自己爱妻的当年往事,越说越心伤,偏偏他除了一双流泪不止的眼睛外,面部表情却毫无波荡起伏,整个人诡异得,就像是走火入魔了。

    陆峥身旁,独孤蚁裳微敛了目,早在她父亲念叨第一句的时候,便冷淡着脸,转身离开了。

    “呵。”

    独孤离情则是冷笑了一声,冷睨了一眼兀自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父亲,旋即转身,与姐姐一起,先行一步了。

    陆峥转了转头,皱眉,很有些为难,既想去追心上人与小舅子,又想继续听听老丈人自己讲出来的往事八卦,一时犹犹豫豫,倒是站在原地,又听了一会儿独孤舒河魔障了一般的泪诉。

    然后,陆峥就确定了。他这位**炸天的老丈人,的确是走火入魔了,而且入魔的时间不短,程度更不轻。但,独孤舒河的痴情,却依旧叫人唏嘘暗叹,闻者心伤。

    独孤舒河的妻子独孤悠是个没有慧根不能修炼的普通凡人,他一个大妖却愿意同爱妻过凡人的生活,自毁妖脉,剔了妖骨,吃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方才重塑血肉,从头修炼。

    但,妖跟人毕竟不同,妖剔了妖骨能做人,还能修炼,但骨子里没有慧根与天赋的人,无论再怎么付出,依旧成不了修者,不能长生不死。

    因为妻子独孤悠不能修炼,独孤舒河便兀自压了自身修为,想与妻子一样做个生老病死的凡人,可惜他本体是妖,就算已经成了人,有些先天优势却是废弃不了的,他哪怕一天什么也不做,修为也会日积月累自己涨上去。反观独孤悠,便是个天意弄人的悲剧了。

    独孤舒河费尽心力也只得保住爱妻数百年性命。独孤悠性命将终之时,容华不再,人如枯藤,受不了刺激,也不想继续折磨自己的丈夫,便毅然投崖而死,只留下一封空白书信。自此,往昔叱咤风云的大妖舒河改用爱妻姓氏,名字变成了独孤舒河,且再无一丝笑容,性情大变,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终日活在自己的回忆中,对待自个儿的一双儿女亦是没有一丝宽和。

    用陆峥的话来说,自家老丈人不像是走火入魔,更像是万念俱灰的活死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所以,似一潭死水,似行尸走肉,都无可厚非。

    “呜呜。”

    有人呜咽,竟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陆峥身后,赵鹰哭得肝肠寸断,活跟死了爱妻成了活死人的是他自己一般。

    陆峥亦是叹了口气,谁能想到,堂堂魔主,霸气侧漏的的背后竟还藏着这般心酸。

    黑翼这头臭鸟也难得生出恻隐,没再八卦,没再刺激人。

    独孤舒河哭够了,就跟没事人一样,眼一眯,除了眼眶别样红肿之外,再度恢复成一副淡漠若冰神的高高在上模样。

    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对父亲的发病情况还是十分有把握的。

    几乎就在独孤舒河恢复如常的同时,独孤蚁裳俩姐弟一人舔一根冰糖葫芦回来了。

    陆峥看看姐弟俩如出一辙冷淡面瘫的脸,心里泛出疼,都道独孤舒河心酸可怜,其实这对姐弟俩又何尝不是?没爹疼,没娘爱,自小长在魔窟中,难得不自弃,竟还能出淤泥而不染,灼灼其华,出色如斯,真是叫人忍不住要叹一声天地造化,生而不凡。

    陆峥兀自脑补着,补着补着便默默流出了眼泪。

    独孤离情睇过来一个看白痴的眼神,独孤蚁裳却莫名笑了笑,将手中剩下的冰糖葫芦递到陆峥的面前。

    陆峥一口咬下,滋味回荡在心中,酸的,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