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一言不合
    看着对面长相有几分相似的独孤父子,又看看身前不远处啥表情都没有的独孤蚁裳,黑翼脸上的戏谑之意越来越大,嘴角挂着的微笑仍旧恶意慢慢,眼中却有多了一丝探究与吃惊。

    “姓舒的,你是独孤小妮子的爹?那你不就是独孤舒河?你什么时候改姓了”

    黑翼的话并没有说完,面前黑影一闪,独孤舒河已经攻了上来。

    “砰!”

    巨大的碰撞声,轰然炸裂。

    众人只觉眼目一疼,再一睁眼,一人一妖已跃上数万里高空。

    唯有不断翻滚、千变万化的云,方才能够叫底下众人知晓,一人一妖之间的轰然恶斗,是有多么的激烈与震撼。

    一层又一层碎散的白云携裹狂暴的余威,“轰”的一声自高空荡漾而下。修为稍低者,当即就被压得衣衫破碎,闷哼一声,抬不起头来。

    更残暴,云翻雷滚,“咔嚓、咔嚓”数道惊雷,急掠而下,顷刻便将地面砸出数个深坑,山谷冒烟,树木崩裂,各种飞禽走兽于林间狼狈跑出,呜呼哀哉叫成一片。

    除了万魔窟与陆峥一行,在场其余修者,无论正魔还是位属中间势力的修者,一看架势,哭天抢地全吓跑了,活跟后面有索命阎王在死命追赶着一般。

    “唳!”

    陆峥等人代步的白鹤第一时间受到惊吓,总归不是太高级的飞兽,纷纷尖锐鸣叫,翅膀乱扇,差点没将陆峥几人甩下去。

    陆峥顾着陆青灼年幼,赶忙飞身过去一把将人捞起。

    而此时小舅子独孤离情早就抢了过来,霸气一掌直接劈散了姐姐独孤蚁裳所踩的那一头无辜白鹤,旋即将姐姐的柔软手指牵住,扯嘴笑了笑,转瞬收敛表情,十分冷酷地瞪了一眼陆峥,那模样,十分挑衅,也十分欠抽。

    陆峥觉得,这一次,换他被闪瞎眼了,被小舅子那副傻样给闪的,差点让他气笑出来。

    突地,上空传来两道对撞威压,陆峥等人只感心头一阵心慌气短,真气被压制,丹珠急剧转动,身体快要爆炸一般,叫人忍不住便要脚步后退,下意识想要远离这一片战斗的天地。

    这时,挂在陆峥腰间的流火剑一阵颤动,旋即便见围着个肚兜光着个屁屁的受气包摇头晃脑跑了出来,看那肉嘟嘟一张不知死活的小脸,竟然是要凑热闹。

    “把衣服穿好。”陆峥看得嘴角一抽,吩咐了一声,旋即一脚就将小受气包给踢趴下了。

    受气包刚刚生出灵智不久,修为尚浅,这么一趴直接“啪嗒”一声掉地上去了,半天没有爬起来。

    陆峥嘴角又是一抽,就这模样,还想凑热闹,这不存心找揍吗?

    聪明的万魔窟众魔修,早在自家魔主动手的第一时间,便纷纷乖觉飞身落地。此刻见天上突然掉下个光屁屁奶娃,面面相觑之后,纷纷不由自主围了上去,对着毫无反抗之力的受气包又是摸又是戳,有个魔修甚至没忍住,伸手抓住细嫩的脚腕,将受气包倒提起来,很没有轻重地转来转去。

    陆峥倒吸一口气,生怕这些个魔修一个兴起将他好不容易锻出来的剑灵给生吃了,捞着陆青灼便降落在地,刚一抬脚,便是一个趔趄。

    只见边上数十个魔修一拥而上将倒提着受气包的那一个魔修顷刻揍得不成人样,旋即有一个年长的魔修抹着眼泪,痛心疾首地教训道:“知不知轻重啊你!兴许,这是咱们大小姐与那姓陆的私生的娃呢?”

    倒霉的魔修鼻青脸肿的爬起来,弱弱反驳了一句:“我看不像,而且闻着,半点没有大小姐的味儿啊。”

    倒霉魔修话刚说完,便又被揍趴下了。

    那年长魔修摇头叹气,直道“可惜了”,但他具体在可惜什么,陆峥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貌似眼前这情况,他不宜上前,要不挨揍的便是他。

    所以,陆峥眼睁睁看着眨巴着水汪汪大眼睛的受气包继续遭受数十个魔修的残酷蹂躏。

    这时,独孤蚁裳姐弟俩终于从天上落了下来。

    姐弟俩的反应完全不一样,做弟弟的说:“怎么?这又是姓陆的娃!谁知道又是哪个野女人生的,宰掉吃了!”

    做姐姐的则言:“这是受气包,不要欺负他。”

    独孤蚁裳这话说得一本正经,奈何“受气包”这个名字太不正经,饶是不满如大杀器独孤离情,当即也是气消杀意敛,面皮抖动了一下,久久没有动手。而其他魔修早在独孤蚁裳开口之时,便纷纷举手苦笑,示意自己啥都没干,立刻鸟兽散。

    受气包再次“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发出“叽”的一声。

    陆峥头痛地扶额,抬步上前,总算起了抱回自己剑灵的意思,但身后,自家闺女的动作更快。

    陆青灼风一样地跑上去,抱起受气包,就来了一句:“这是我小弟弟呢!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陆峥脚步一顿,头更痛了,他怀疑自己等人不是要去参加劳什子的比武大会,纯粹就是带奶娃来郊游的啊。

    很快,天空一声巨响,很好地提醒了陆峥,他这不是在郊游。

    漫天的黑羽突然洋洋洒洒漂浮而下,连带着一股肃杀顷刻笼罩眼前一片小天地。

    天际云色变红,犹如血色蔓延。

    骄阳早就躲进了无边黑暗中,不露半点痕迹。

    旋即,漫天飘起冰雪,气温骤降。

    黑翼是鸟妖,一发怒便是飘羽毛。而独孤舒河父亲三个修习的都是冰雪诀,一发飙便是冰冻三千尺。

    “咔嚓!”

    惊雷巨响,似要撕裂天。

    两道气劲隔着数万里高空,轰然对撞下,再洒下来的余威竟然也是地动山摇,鬼哭狼嚎。

    “吼!”

    莫名的吼声自遥远的高空传来,似骤然苏醒的上古凶兽,暴虐,嗜血,不杀不足以止凶,不疯魔不成活。

    极端的炸响中,两道急速变换的身形隐隐约约出现在半空,眨眼一掠千里,再一看,似有顾忌的两个凶悍大杀器再次一跃数万里,消失高空云散惊雷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