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旧识
    静谧的时光总是短暂,两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陆峥站在山巅,俯瞰峰峦,入目皆是云雾,再一定睛,灵力远放,霎时,云雾退散,一缕缕独属于峥嵘峰的氤氲真气自四面八方汹涌而来。

    峰腰,有株上千年的槐树伸展腰肢,即将成精。

    峰脚,一群搬家的蚂蚁触须微动,抬着大自己体积数十倍的妖兽呼啦啦跑过。

    而在千里之外,热闹的凡人城镇酒旗飘展,行人摩肩接踵,嬉笑,打闹,叫卖,吆喝,讨价还价,早市才刚刚开始。

    “掌门,一切已经准备妥当了。”

    赵鹰一身短打劲装,干练精悍,难得没有再赤膊上身,疾步而来,笑呵呵地汇报。

    陆峥点头,终于回首。

    在他的身后,十几个小弟子系着统一的黑色腰带笔挺站着,脸上有稚嫩有懵懂,都睁着一双还未被尘世渲染的眼睛,眼巴巴望着陆峥,有想要陆峥带着一块儿往襄云城的,有舍不得的,有什么都不懂纯粹凑热闹的。

    “呵。”

    黑翼在旁,脸上不屑,发出冷笑。当看到陆青灼移目望过来,又赶快改冷笑为轻笑,不屑变亲热,由于表情变化太快,整个面目都有些扭曲。

    陆青灼捂嘴笑了出来,整个人像是晨间盛开的花朵,纯真,美好,叫人移不开眼。

    陆峥痛心疾首地收回目光,当望见远方视线的尽头一抹青色身影越走越近,陆峥冷峻的面目一收,跳下大石,几步走了过去。

    赵鹰在旁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然后狠狠揉了一把身旁小弟子的脑袋,鼻子里哼了一口气。

    山上这一对一对的,是越加闪瞎人眼了,根本不给单身汪活命的机会。还是云老先生有先见之明,眼不见为净,根本不来。

    这一次,云中怪并不会一同前往襄云城,燕十三正闭关冲击皇阶,而峥嵘峰上小弟子十数个,根本没啥自保能力。所以,除了魏氏五兄弟照旧守山外,云中怪也难得留了下来。剩余之人,则跟着陆峥一起前去襄云。

    “走吧。”

    陆峥拉着独孤蚁裳的手,扫视一圈,一声令下,率先一跃而起。

    “唳!”

    突地,一声鹤鸣传来。便在陆峥与独孤蚁裳的脚下,一只头顶黑色羽毛的白鹤蓦然腾飞而来,展开双翼,盘旋两人脚底。

    “唳!”

    又是几声鹤鸣,一行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白鹤翩跹而至,正是峥嵘峰上,魏氏五兄弟闲来无事豢养的代步飞兽,体积庞大,性子乖顺,修者只要佩戴独特气味的香囊,或踩或骑,均是稳当,且可日行千里。

    陆青灼、黑翼与赵鹰,紧随其后,跃身而起,刚刚悬浮半空,受到香气吸引的黑羽白鹤便分外乖巧地飞了过来,主动盘旋在众人脚底。

    几人纷纷选择了站姿,脚踩鹤背,耳闻鹤鸣,茫茫天地间飘摇随性,潇洒不羁,衣袂随风动,青丝任自摇,很有一番遗世**、俯瞰山河的出尘世外之感。唯有小土包,堪堪选了坐姿,翠绿扶柳一样的娇嫩身姿松垮垮骑在宽厚鹤背上,身子微躬,一双尚且带着婴儿肥的白皙臂膀,透过翠绿衣裳,紧紧搂在白鹤脖子上,那模样,分外憨态可掬。

    陆峥看得轻笑,更满意黑翼未曾不要脸要与小土包共骑一鹤,眼带笑意与一旁身姿卓然的独孤蚁裳对视一眼,旋即道声“走”,白鹤身形立刻拔高,猛一拍羽翼,额头上一小撮黑色的羽毛绷直,发出一声“唳”叫,几人身形顷刻消失在天际。

    “来日,我也要像掌门一般,踩鹤游空,遨游天下!”峥嵘峰上,送行的小弟子之一,满含羡慕与崇拜,发出在他那个年纪的豪言壮语。

    而陆峥一行五人,一路无甚停留,不到半个月便飞了大半的路程。中途也遇到几个不长眼的,不用陆峥出手,赵鹰一个人便就搞定了。

    随着几人越往襄云城靠近,路上遇着的各色势力越多,认识陆峥那张脸且看他不爽的所谓名门正道也不少,但不知是因为忌惮还是什么,竟然大多忍住了没动手。

    陆峥乐得清闲,一面俯瞰山河村镇,一面与独孤蚁裳聊些修炼心得,倒是惬意十分。

    但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也不知是好运还是歹运,陆峥没想到,自己一行竟然会与自家老丈人一行意外相逢,他更没有想到,黑翼和他的老丈人,居然是认识的。

    同样没想到的,也包括独孤舒河与黑翼。

    独孤舒河刚一看见自家不回家的女儿,还没来得及将人抓回来,便突然瞧见了距离女儿身侧不远的一道熟悉身影。

    当即,独孤舒河的面色有些不好,皱着眉,开口就道:“原是你这个不知廉耻的鸟妖在侧,是不是你拐着陆峥诱拐我女儿的?”

    在独孤舒河的身侧,向来有把姐姐当娘亲一样独占欲爆棚的独孤离情立刻满脸愤怒,青筋暴怒,冲地就要上去,逮住黑翼拼命。

    黑翼足足愣了两秒,旋即一声大叫,不可思议道:“天啊!上千年不见,姓舒的你是受什么刺激了么,竟然如此这般阴阳怪气!”

    两位旧识难得相见,相互间开口的第一句话却颇为不客气,几句话下来,便有大干一场的架势。

    陆峥历来知道自家小舅子战斗力惊人,但他从来不知道,小舅子那张嘴也是技能慢点。

    独孤离情扯了扯自家父亲的袖子,冷僻脸道:“这人的脸看着有点眼熟,似乎是舅舅曾经给我的画像上的人。似乎是什么妖市之主,当初不问缘由差点将姐姐打杀了。”

    独孤舒河或许算不上是一个温情的好父亲,但在外,有人打杀自己的女儿,那不就是打杀自己的脸面?更何况,这人还是素来与自己不对付的人,说不得这人便是故意的。

    独孤舒河斯文俊雅的面容当即就扭曲了一下,看向黑翼的目光就像是在死人。

    黑翼却犹不知死活,无所谓地一个挑眉,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嘴角逐渐带上了一抹戏谑的微笑。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