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岁月静好
    “受死吧!”

    犹如入魔了的两“人”同时大吼,一个显出妖形,一个携带惊雷,轰然对碰。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急速掠来,一人一掌,将暴躁对轰的黑翼与陆峥双双打飞,一场不死不休的恶战戛然而止。

    被迫中止恶战的双方都没反应过来,黑翼在妖形与人身之间不断变化停不下来,而陆峥则是浑身发抖不是怕的是兴奋的,同样停不下来。

    “好了,同门相残,以下犯上,像是什么样子。”

    阻止恶战的正是逆苍派最强,云中怪。

    云中怪皱眉,一人说了一句,旋即便老神在在地笼着袖子继续装他的背景去了。

    云中怪是不介意自家徒弟独立自主,往昔徒弟每每战得脱力欲死,他也从不插手,他一直秉持着自己最初所说,不到关键时刻他不会出手。但是,一个门派的自相残杀,那就有够丢脸的了。好歹,黑翼这头鸟还挂着逆苍派客卿长老一职。再这么打下去,陆峥是必败无疑的。而云中怪相信,黑翼要想胜,也得脱层皮。

    自己人为了些个莫名其妙的原因两败俱伤,那纯粹是傻的。故而,云中怪没忍住,终于出手了。

    对云中怪,黑翼有股莫名的畏惧与忌惮,几番吸气呼气,总算是把怒气稍微压制下来,没再继续动手。

    陆峥也不是傻的,此刻亦冷静不少,见黑翼率先收手,他自然就坡下驴,不再动弹。

    一场因为不能言说的理由而起的恶斗,轰轰烈烈地开始,猝不及防地落幕。

    剑灵受气包见没有自己什么事了,赶忙化出身形,抱着流火剑,跑到一边去。主人浑身上下都是血,站得太近容易腐蚀他呀。

    见恶斗终止,陆青灼急忙奔了上去,一把抱住陆峥的腰,滴下两滴心疼的泪水,糯糯道:“爹爹,你疼不疼啊?”

    闺女面前,陆峥自是死也要绷住,一拍胸脯,想都没想便道:“不用在意,不过是挠了挠痒痒。”

    黑翼在一旁听得嘴角抽搐,很想说:“那你站那儿不动,我接着给你挠挠。”

    独孤蚁裳瞥了陆峥一眼,默默走上前,翻出伤药丹丸,又是贴心喂服,又是细心包扎,动作不甚熟练,却重在心意。

    陆峥只顾傻笑,任其施为,这下,是真觉得不疼了。

    陆青灼在近处见着,看看自家弟弟又看看微微蹙眉的独孤蚁裳,掩嘴低笑,旋即眼角瞟过边上眨巴着水汪汪大眼睛的稚嫩奶娃,脸蛋儿可疑地有点红,小心翼翼地抓着陆峥没受伤的地方,似问非问道:“原来这不是我弟弟呀。”

    陆青灼的话让小剑灵听个正着,剑灵眨了眨大眼,十分纯真地道:“小姐姐,我是主人的剑灵,我叫阿火。”

    “阿火是诨名,大名叫受气包。”不等陆青灼开口,陆峥毫不心软地拆台。

    受气包都快哭出来了,可怜巴巴地瞅着陆青灼不放。

    很可惜,陆青灼并没有生出同情心,只是冲着受气包点了点头,旋即就道:“原来如此,那你就是我弟弟了,受气包。”

    受气包:“……”

    陆峥没弄懂自家闺女的脑回路,不明白怎么受气包就成她弟弟了,不过闺女高兴就好。

    这时,黑翼凑了过来,很不要脸地举起自己看起来严重其实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的胳膊,满怀期待地道:“青灼妹妹,你看我都受伤了。”

    黑翼说这话,原本是期望陆青灼能像独孤蚁裳一般,亲自给他喂喂丹丸敷敷药粉,但他没有想到,等待他的是陆青灼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玩笑。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黑翼:“……”

    陆峥沉默地看着黑翼吃瘪,心中的怒火终于悉数消除。他也算是明白了,惹谁都不要惹女人,特别是你心爱的的女人,她们喜欢你的时候能让你上天,不喜欢你的时候,能让你哑口无言痛不欲生,且就连这折磨人的手段也是一模一样的,无非就是漠视你遗忘你。想当初,自己不知为何惹了蚁裳,她对自己说的话也是这两句啊。

    陆峥抹了把脸,竟然有点同情起黑翼来。

    黑翼也是个脸皮厚的,最初的会心一击过后,他迅速振作起来,也不装可怜了,反而围着陆青灼转来转去,殷勤备至。

    陆峥扫了眼自家闺女眼底深处那抹笑意,估计闺女要沦陷,也是早晚的事。所以,这姓黑的老妖,还是得杀啊!只是,要杀鸟不急在一时。

    心中杀念放在一边,陆峥这才想起还有一件要事。

    “三月后,便是比武大会了,不知蚁裳会否前往?”陆峥问这话的时候,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果然,不出陆峥所料,作为万魔窟大小姐,独孤蚁裳自然是要去的。

    独孤蚁裳点了点头,道:“几日前,父亲派人前来说过。我打算两月后出发。”

    峥嵘峰距襄云城,此去数万里不止,且中途地势变化多端,气候无常,就是修者,想要安然抵达,也得费一番功夫与时间。以她现在恢复至八成的修为,半月的时间便已足够。

    独孤蚁裳虽没有多说,陆峥却是明白了她的潜台词。两月后,两人一起出发,这期间,独孤蚁裳并没有先回一趟万魔窟的打算。

    陆峥自是心花怒放,握着独孤蚁裳的小手便不愿意松开了,只道:“那两月后,我们一起出发。”

    如此,独孤蚁裳便在峥嵘峰上再次暂居了下来。

    而有了心尖上的人陪伴在身边,素来以修炼狂自称的陆峥难得偷闲,修炼暂且放下,每日陪着独孤蚁裳不是看山便是看水,偶尔也下下棋。只是,两人实力相差太大,独孤蚁裳下棋的方式又略粗暴略诡异,下过一次之后,陆峥便再也不想下第二次,除非哪一天他的修为赶上来。

    此外,陆峥难得当了回实打实的掌门,派中事物查看了不少,也亲自见了见山上所有的弟子,一番叮嘱、一番传授,让人惊奇,原来甩手掌门也并不是没有真才实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