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剑灵
    “嗡!”

    急剧的嗡鸣声之后,便是一声犹如泉水流泻的清脆“哗啦”声,流火剑随之再起变化,眨眼便凝聚出三分之二的剑身,最后一部分剑尖隐隐若现。

    陆峥眼睛一眯,手上嘴上动作不慢,一息便勾出数道真气与精血,配合化虚为实的口诀字符,悉数灌入流火剑之中。

    如此反复,又是十日,陆峥吞下最后一颗海明珠,而在他面前,流火剑补锻完成,整个剑身华美而低调,通体为暗夜般的黑,隐有一丝血色流转剑身,锋芒暗藏。看起来似乎与以往的流火剑无甚区别,但实际上,光华内敛,灵气满身。

    陆峥一时看不明新铸造而成的流火剑到底是何阶何品。

    “难不成真叫我照着黑册子炼出了一个传说中的无阶无品?”陆峥面上闪过喜色,旋即伸手,一把握住半空中缓缓降落的流火剑。

    入手便是奇异,初时只敢冰凉,尚不至刺骨,却有提神醒脑之效,再一握手指,冰凉触感中平地生出一丝暖气,似冬日骄阳洒射,又似寒夜里一口热茶入吼,叫人通体温暖舒畅。

    陆峥执剑一挥,顿时,剑尾泛起流光,漆黑如夜的剑身通体一闪,“噗”的一声,剑尖绽开火焰,砰一声炸裂开来。

    炸裂处,剑光一扫而过,石壁崩裂,尺余深的剑痕赫然映入眼帘,更甚至,在那剑痕之上,火焰猛烈燃烧,莫名的腐蚀还在继续,剑痕不断扩深扩大中。

    而造成这般可怖威力的原因,不过是陆峥抬手随意那么一挥。

    陆峥开始真正的惊异起来,不由地嘴角越咧越大,将手中流火剑翻来覆去反复查看,似在寻找什么。

    既然师父有在黑册子中标注重新补锻完成的流火剑将会生出剑灵,那么这剑灵便就一定会生出。师父虽古怪,却从不说假大虚空的话。只是此刻那剑灵,到底跑哪儿去了,缘何没有半点踪迹?

    陆峥嘴角带笑,越笑越欢,却是微蹙眉,表情略诡异,视线一瞬不移,执着而探究的目光直把涅槃重生的流火剑快要盯出一个洞来。

    与此同时,诚如黑翼所言,吞下二百颗海明珠的陆峥果然起了变化,准确的说,是他的丹田之内的红白丹珠。

    陆峥正盯着流火剑不放,突然就浑身一抖,手一哆嗦,差点将剑抛落在地。

    陆峥赶忙内视,便见云气蒸腾的丹田之内,红白丹珠一瞬蜕变。

    近一月的不间断吞服海明珠,早叫陆峥体内丹珠发生了变化,以往交织相缠各不相让的红白两色早已褪去,唯剩下一点莹润洒满丹珠满身,丹珠通体呈幽蓝,有点像大海的颜色,更像万里晴空,海纳百川、囊括天地一般,似蕴藏无穷无尽的力量,拥有取之不竭的本源真气。

    陆峥手指一动,试着摆动体内丹珠。

    很快,幽蓝色的丹珠动了起来,像条灵活的游鱼,随着陆峥手指所指的方向,不断变化、游动,比之以往的自行运转完全不搭理人,简直不要变化太多。

    陆峥盘腿坐下,闭目,认真探查了一番,发现这变化一新的幽蓝丹珠,果真分外凝练,不仅外表华丽,内里更是浩瀚无垠,一望无际,珠内空间虽宽阔浩渺,本源真气虽只是无边山海当中的一小股,但却半点不显空旷与虚浮。这就像是一个稳定的新天地,虽万物尚在萌芽阶段,但底蕴深厚,构架稳当,空中气息充足,生机勃勃,稳如泰山。

    这是陆峥第一次达到内视丹珠内空间的程度。他现在的修为不过七星王阶巅峰,尚不至皇阶,却能窥见只有达到皇阶才能见到的珠内景致。如此奇特,说不得便是吞食了二百颗海明珠的缘故。

    古往今来,从来没有哪一个修者在短短一月不到的时间持续吞服二百颗海明珠,如此鲸吞会有什么后效也就没有半个参考。

    陆峥仔细再探查了一番,发现丹珠牢固凝实没有半点虚浮,达到了黑翼先前所说,便暂且没去管了。

    丹珠是修者修炼的凭借与基本,好的丹珠更能叫人事半功倍,基础打得牢,修炼修得快,但这是长此以往才能看得到的效果,就算他现在把丹珠查个底掉也并没有什么用处,还不如看一看同样变化颇多的流火剑。

    压下心中喜悦,陆峥一睁眼便是挑眉,旋即忍不住大笑。

    流火剑果真生出了剑灵。

    就在陆峥闭目探查丹珠内空间之时,被陆峥手指虚握着的流火剑竟然兀自缩小了剑身,更长出两条细长小腿来,无声无息就跳出了陆峥的怀抱,一步一挪往洞府封闭的入口走去。

    陆峥看得嘴角抽搐,眼睛瞪大,现在他总算是见识到了所谓的剑灵,但这剑灵看起来怎么这么逗呢?

    在陆峥的注视下,流火剑剑灵轻巧地抬腿,又跑出去数米,方才察觉到自己已经暴露了。

    偷跑行动戛然而止,剑灵停住了一双小短腿,豁然转身,与陆峥面对面。

    流火剑剑身之上长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与陆峥面面相觑。

    剑灵:“叽?”

    陆峥:“……”你是鸡啊!

    也许是心虚,剑灵生出一双婴儿藕臂,十指张开,挡在自己的面前,再透过指缝观察陆峥的表情。

    可惜好好一出犹抱琵琶半遮面,生生叫它演绎成了找抽逗逼风。

    陆峥扶了扶额,有些头疼又有些好笑,勾勾手指让剑灵过来,尽量语气温和无害,问它道:“怎么,你不能从剑身之上脱离么?”

    剑灵表现十分乖巧,好像刚刚偷跑的那个不是它一样,屁颠颠就跑了过来,使劲点了点剑身。

    陆峥又问:“那你能不能开口说话?”

    剑灵摇了摇剑身,示意不能,最后“叽”了一声,剑身低垂,“啪嗒”掉下两粒水珠,看起来分外无辜和可怜。

    陆峥面皮抖了抖,刚开口说了一个“你”字,当即就见样子都没长全的稚嫩剑灵再次掉下一长串水珠子。(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