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情商低
    有了独孤蚁裳的解说,陆峥望向白飞飞的目光越加钦佩,甚至内心隐隐有点嫉妒。没办法,他穷啊!对方却是个号称修者中最富有的存在。

    看到一个一直冷酷脸的家伙突然羡慕嫉妒恨,白飞飞受宠若惊之余也怪不好意思的,以往碰着人修,目光要么贪婪要么巴结,难得遇到一个目光如此纯粹一心佩服自己的。

    白飞飞内心正飘飘然,一个不防便听蓝不悔幽幽开口,似真似假赞叹道:“飞天黑狐名不虚传,旁人若是碰了那座明珠山,必定死无全尸,而你,竟然能够安然无恙一颗不剩地悉数搬了出来。不悔真是好生佩服。”

    白飞飞看起来**不靠谱,实际上却是个手段高超经验老道的老盗宝贼,真气江湖大大小小的秘境有八成以上都有他的影子,独据秘宝无数却能活蹦乱跳活到现在,也不知是运气太好还是手腕太高或者两者皆有。如此奇特的一个妖修,还是个变异九尾狐,也难怪向来喜爱新奇玩具的蓝不悔,要盯着白飞飞不放了。

    白飞飞颤巍巍一偏头,正好撞进蓝不悔幽深无波的目光,当即吓得打了一个哆嗦。

    蓝不悔却依旧盯着白飞飞目不转睛,甚至舔了舔嘴唇,左脸上的黑蝴蝶异纹因为蓝不悔的心情变化而诡异地颤了颤,隐隐透出一缕兴奋和暴虐。

    见状,白飞飞不由自主倒退了一步,吞了口唾沫,干笑道:“比起蓝少主来,白某这一点不过是小伎俩罢了,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呵呵。”

    “更何况,那明珠山上的陷阱,不过是一个可笑的障眼法,如果不用手直接触摸,根本没事,呵呵。”

    那些个修者都成了蠢货,海明珠堆积成山,直接拿空间戒指装上便是了,何苦用手去摸?摸了嘛,那就是找死了。

    白飞飞本着态度良好的打算多解释了一句,却没想到,听了自己的解释,对面的魔女更加移不开眼了。

    “呵。”

    蓝不悔掩嘴笑了一下,标志性地没有笑意地笑,眯眼将白飞飞来回打量了一眼,眼中兴味更甚,半响幽幽道:“飞天黑狐盗宝无数,自然懂得多。”

    陆峥真担心蓝大魔女一时兴起将白飞飞给拆了,当即跨出一脚到了一人一妖之间,插了句嘴,道:“白兄果然厉害啊。只是,陆某所需根本要不了多少,剩下的明珠,白兄收回去吧。”

    白飞飞知晓陆峥是在为他解围,感动得都快哭了,说什么也要将海明珠平分。他走南闯北踏入秘境无数,见过的人修形形色色,遇过的危险千千种,趟过刀山下过油锅,自认第六感十分准确,他现在便明确地感知到,蓝不悔想要将他一刀劈开好好观察,而且,若不是陆兄插这一句嘴,说不得蓝不悔已经动手了。

    对于不要命的魔修,特别是不要命又特别疯的魔修,白飞飞一直都是怕的。

    为了小命着想,白飞飞招呼两个师弟,一拱手,倒退飞身,眨眼就跑没影了,只在空气中留下一句:“多谢陆兄了,后会有期!”

    陆峥:“”这小子跑得可真快啊。

    “呵。”

    蓝不悔不明意味地笑了笑,看了一眼陆峥与独孤蚁裳,挥袖收了自己的那一份海明珠,倒是没有急着追上去。

    陆峥三人都不是多话的类型,尤其是三个人碰在一起的时候,话就更少了。

    三人相对无言,直到独孤蚁裳忍不住内伤咳了一声,陆峥当即变脸,一步跨到独孤蚁裳身边,又是递药端水又是心痛难掩问个不停,整个人仿佛突然就活了过来,表情多,话更多。

    “蚁裳,我看你伤得不轻,可万魔窟离这千远万远,长途跋涉,我不放心。不如你随我往峥嵘峰暂住一些时日,我也好就近照顾你。”陆峥一面心疼,一面忍不住小心机。

    说得好像峥嵘峰离这就不远了一般。

    独孤蚁裳嘴角微弯,差点绷不住笑场,到底轻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陆峥立刻喜不自胜,差点原地蹦起来。若是独孤蚁裳回了万魔窟,谁知道两人再要见面会不会再隔一二年,想想就心酸。如今两人好容易再见,而蚁裳好不容易开窍,自己当然要把握住机会。说不得就此将婚事办了也是可以的。

    越想越美妙,越想越觉得可行,陆峥忍耐不住,嘴角都快咧到耳后根去了。

    独孤蚁裳微微蹙眉,对陆峥,她是中意的。可是,为什么她越看对方越觉得对方很傻气呢,该不会在禁海中被哪个不长眼的打伤了脑子吧?

    独孤蚁裳有些担心,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个美丽的误会,而这误会源于她本人情商太低。

    若是叫陆峥知晓刚刚开窍的心上人其实依旧很纯真,估计他得仰天大哭,嚎啕三声不止。

    另外一边,在蓝不悔眼中,陆峥那叫一个狗腿,那叫一个。自己的玩偶竟然对着他人大献殷勤,且城府深还特意卖蠢,这叫蓝不悔心中隐隐不爽。

    恰在此时,远处天际,骄阳徐徐攀升,光线普照,陆峥立刻将独孤蚁裳放置在一旁的雅致素伞撑开,仔仔细细挡在独孤蚁裳的头顶,两人相视一笑,无需任何语言,却让人觉得天地静好。

    摸了摸手腕上再度缩小的爱宠墨蟒,压制住也想撑伞的**,蓝不悔眯了眯眼,觉得再没有留下的必要,转身就走。

    蓝不悔是怕继续留在此处会闪花自己的眼,可陆峥丝毫没有领悟到。

    大家好歹同盟一场,加上傲云山那一役,共历生死也有两回了,眼角瞥到蓝不悔一声招呼不打就走,背影还挺落寞孤单的,陆峥难得有些过意不去,下意识就唤了一声:“蓝姑娘,你这是?”

    蓝不悔身形一顿,想提步再走却又不知为何一时没有动作,且恶劣的心情莫名变好,嘴角一勾,眼中笑意一划而过,果然,本少主的玩具还是在意自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