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意外之人
    大杀四方的凶残魔女,突然一个纵身贴壁,一个倒地装死,妖物的直觉让白飞飞预感更大一波危险正在逐步靠近中。危险当头,白飞飞不禁回头望向自己的人族合作者,却见那厮正和凶残魔女之一眉目传情。

    小别胜新婚。

    在地宫之中分离再到黑暗道重逢,中间相隔不过数日,陆峥却觉得恍若数年,分隔一年,他尚且没来得及跟独孤蚁裳多说什么,便被迫再次分开,心中难舍自是不能言表。

    此刻巧了,还不等他现身,独孤蚁裳居然自己纵身跃了上来。

    陆峥一时无言,看着独孤蚁裳,犹自傻笑,想伸手拉拉独孤蚁裳的小手,却又因情况特殊,不敢轻举妄动。

    见陆峥那傻样,白飞飞三个满头黑线,独孤蚁裳则是弯唇笑了笑,霎时,陆峥的样子便更傻了。

    躺在地面装尸体的蓝不悔抬眼一看,旋即愣了。她躺的位置挺巧,刚好就在陆峥等人的正下方,做了躺尸,蓝不悔才知道,原来当壁花的竟然有五个之多,再看姓陆的那傻兮兮的模样,蓝不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旋即把眼一闭,安静地当她的躺尸,眼不见为净。

    而溶洞之中再次传来响动,紧接着声响消失。

    几乎就在下一秒,几道身影蓦然出现在黑暗道中。

    几人环顾四周,竟然未见一个活口,倒是地面尸首上百,几人眼中显出诧异,旋即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冷冷开口,声音挺让陆峥熟悉的。

    “看这情况,先进来的小辈不少,呵,可惜都是些没什么本事的废物。”

    陆峥一惊,那看起来面貌普通的修者,张口说话的声音居然和穹武门的门主林远归一模一样,就连那欠揍的语气也是一般无二。

    “林门主,这些东西自然是没法与我等相比。”

    说着,几人翻手一挥,摸出一粒药丸吞下,稍时便露出另外一幅面容来,其中一个,赫然便是林远归,另外几人也有一些面善,兀自骄傲自得,睥睨全场。

    陆峥想了想,竟发现跟着林远归的几人都是名门正道中排得上号的人物,均是一派之主,且个个都是武皇阶别。如此棘手的人物,怪不得先前大杀四方的两位魔女突然要躲起来了。就是不知这几个不要脸不要皮地特意服下易容丹来这摩罗禁海到底为何。

    海明珠固然珍贵,对林远归等早已登上皇阶的强者来说却是一如鸡肋一般的存在,食之无用,除非这些掌门当中也有像陆峥这般灵武双修者,但事实上显然不是。

    陆峥无声地冷笑了一下,脑中划过一抹猜测与算计。

    多半,这些人是来做私事的,例如林远归,说不得便是想要混入内海,不着痕迹地将他与燕十三给杀咯。

    陆峥的猜测很快被证实。只见林远归嘴角一抿,眼露杀机,冷声道:“我不管这些废物都是怎么死的,我只想知道姓陆的与燕十三那个叛徒什么时候死!”

    有人立刻附和,狞笑道:“想必那两个离经叛道的叛徒根本不知道我等为了他俩兴师动众,乔装混了进来。”

    林远归面色阴鸷,再度开口道:“杀了那两个正道叛徒只是其次,抓住独孤蚁裳与蓝不悔这两个魔道年轻一代的翘楚,才是最重要的。且,若是能让这两人自相残杀,引起魔道内乱,那便更好了。”

    陆峥大吸一口气,没想到林远归等人的野心居然如此大,只是姓林的运气有点背,他算计人的时候,绝对不会想到要算计的人其实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只是为何林远归等人突然冒出这般恶毒的计划?

    陆峥对林远归等人的出现更加疑惑了,在他看来,林远归本人野心极大,估计做梦都在想称王称霸,一生的事业便是披着名门正道的皮,覆灭魔道,一统正道,站立巅峰。这样一个野心勃勃之辈,轻易不会出手,一出手便是奔着最大利益而去。

    这时候,底下的五个人再次展开了交谈。

    林远归道:“我看这些人死得蹊跷,好死不死全死了,说不得便有哪个谁躲在暗处趁机而为。只是这摩罗禁海古怪,只要修者自个儿敛了身上全部气息,你我这样的皇阶强者亦是感知不到。我看为了保险起见,便将此处全毁了。”

    另一人摇头,不赞成道:“话是这样说没错,但兴许真的是巧合也说不一定。那姓陆的和独孤蚁裳等人,说不得正在赶来的路上,我等此刻就将这处全毁了,说不得会打草惊蛇。况且,就算此刻有人躲在暗处,见着我们五位皇阶,也只能乖乖当背景,我不信有人敢不要命与你我面对面。我看,我们还是不动声色隐藏于此,守株待兔吧。”

    有人不放心道:“会不会藏起来的刚好就是陆峥与独孤蚁裳几个?”

    有人嗤笑,想也不想就道:“哪有那么巧!何况,我先前见着燕十三还在拱门之外晃悠,那陆峥是燕十三的掌门,而独孤蚁裳与蓝不悔看起来又像是与他一道而行,没道理几人会分开。我看就如李掌门所说的吧。我等有的是实力,何苦想太多?”

    说着,几人不约而同望向林远归。

    林远归看起来是领头的,沉思许久,方才点头道:“李掌门所言不差,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现今比武大会在即,邪魔外道最近活跃了不少,谁也不知道有多少魔修悄悄混了进来。先前传闻独孤蚁裳与蓝不悔境界大跌也不知是真是假,小心起见,就按李掌门说的,守株待兔吧。”

    陆峥听到这里,不由心底嗤笑林远归几人的自以为是,也同时恍然大悟。

    怪不得林远归几人如此急不可耐,原来是比武大会在即。独孤蚁裳与蓝不悔不用想也知道,正是魔道门派中的种子选手之一,如果能够不着痕迹将人除掉了,对正道来说,自然是大大的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