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守门蛟
    “砰,砰,砰。”

    五道尸首恍如流星划过,急速飞出地宫,重叠着跌落地面,发出连续的沉闷响声。

    混乱的战局为之一静,众人都被陆峥的猛然一击给震惊了。

    “这小子该不会吃了大力丸吧?!”

    不止一个修者内心激动咆哮,不肯相信眼前所见。饶是陆峥自己,他也不信,自己什么时候有这神力了。更何况,此时地宫中尚有水波醉酒的功效。

    “水波”陆峥呢喃一声,有什么自脑海中一划而过,旋即错愕抬头,放出神识一扫。乖乖,不知何时,那坑爹不偿命的水波已经悉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地宫东西南北四个方位隐隐发光的阵法痕迹。

    有什么阵法即将启动,陆峥感到脚底下有一丝不甚明显的波动,似幻觉一般疏忽游过。

    “水波消失了!”

    有反应灵敏却不经大脑的修者骤然大喊,与此同时,像陆峥这般第一时间发现了地宫阵法再变却不动声色的人无不挥刀出剑,往距离自己最近的敌人砍去。

    霎时,喊叫,拼杀,争夺,落跑,混乱继续。

    混乱中,陆峥环顾一圈,微微皱眉。

    这座地宫似有进无出,除了进来的入口之外,竟然无半个出去的洞门。

    而自同一个入口进来,众人入目所见,至宝海明珠,只有蓝不悔手中那数颗。

    纵使畏惧蓝不悔威能,害怕阴诡门势力,可修者的世界向来弱肉强食、你争我夺,众人一拥而上,于混乱中杀了蓝不悔,怪也只怪蓝不悔自己怀璧其罪、本事不够,怨不得他人。

    修者的世界便是如此直白,粗暴。

    随着地宫内阵法再启,人人都发现自己发出的招式均会威力加倍,人人犹如吃了大力丸,下手也便更加豪放,无所畏惧。渐渐,战场一分为三,其一是穹武门与傲云宗围杀陆峥与燕十三,其二是大半修者围攻蓝不悔,其三便是各自为营逮谁杀谁。

    陆峥、蓝不悔、独孤蚁裳,分列三个战局,一时同盟不能互助,各自拼杀,全赖本身实力不俗,一时虽有小伤却无致命危机。

    而此时,整座海底地宫因为修者混斗开始摇摇欲坠,有修者别出心裁,如突然来了兴致的黑翼,抱着掘地三尺毁掉一切的想法,悍然出击,攻击的对象居然是苦不堪言的海底地宫本身。

    “轰!”

    巨响轰隆,尘烟迭起。

    黑翼打得兴起,干脆跃入地宫之内,地宫阵法自作孽不可活,在威力加倍的阵法加持下,黑翼恢复妖身,八星武尊的气场全开,猛然一震双翼,地动海摇,鱼虾哭泣,悍然一击,携带声光色,“砰”一声巨震,黑翼妖身猛攻一化为四,由地宫阵法加持,威力翻倍,同时攻击地宫南北东西。

    “咔嚓!”

    急促的断裂声,震破人的耳膜。

    肉眼可见,地宫炸裂,猛然碎成了四瓣。

    “砰,砰,砰!”

    无数落石沙粒倾天而下,运气好的,兜头一脸土,运气不好的,兜头一块砖,当场毙命,一命呜呼。更多人,头破血流,骨折倒地,被人踩,被沙埋。

    “我擦!疯子!”

    “去死吧!”

    咒骂,咆哮,不绝于耳。

    “轰隆!”

    整座地宫顷刻覆没,当尘烟散去大半,一道数丈宽的拱门若隐若现。

    而这拱门出现的方位正好是先前那座空荡荡的王座所在,在拱门之后,一头望不到尾的星河蛟龙嘴微张,喷息成云,须角晃动,灯笼大的兽瞳死死盯着拱门另一头的震惊修者们。

    “咕噜。”

    先前还叫苦不迭的修者,顶着满脸血,贪婪地吞咽唾沫。

    海明珠只有蓝不悔手上那数颗吗?不用想,当然不是。

    但凡研究过摩罗禁海的修者都知道,吸引无数王阶巅峰的至宝海明珠,在摩罗禁海中犹如白菜烂大街,随手都能捡到,但前提是,必须跨过成年星河蛟的守护,进入禁海最深处。

    而眼前,发光拱门,成年蛟龙,这些数百年都未曾有人得以窥见的禁海最深处的通道入口明明白白摆在眼前。

    手脚并用爬起来的修者,个个大气不敢出,有伸手揉眼睛不肯相信自己好运的,有暗暗捉住刀柄随时准备发难的,神色不一,但无一发出声响,人人都怕惊动的成年星河蛟,脚步却不由自主悄悄往成年星河蛟的所在而前进。

    可很快,这群大无畏的修者纷纷后退,满脸惊恐与错愕。

    “吼!”

    只见拱门的那一头,成年星河蛟蓦然张嘴,一声咆哮宛若实质,轰地一声炸在拱门那一头,层层声波荡开,气势惊人。但这还是其次,最为紧要的是在成年星河蛟灯笼大的两个兽瞳前,数十上百的星河幼蛟的缩影腾地出现,个个浑身残绕怨气与血腥,死不瞑目。

    “天啊!是星河幼蛟的残魂!”

    有修者发出惊叫的同时,跌坐在地,吓得不轻。

    传闻星河蛟乃真龙后裔,每头幼教都有龙神庇佑,枉死必生冤魂,冤魂将回归成年星河蛟处,指认凶手。

    传闻虽是夸张,但枉死的星河幼蛟残魂的确会指认凶手,例如现在。

    大凡成年“人”都是爱护幼子的,更何况,惨死的幼子如此之多,成年星河蛟的眼瞳中已爆出浓烈的杀意。

    “我擦,是谁杀了星河幼蛟?简直找死啊!”

    寻常人杀不了星河幼蛟,更不可能一次性杀这么多。幼蛟的残魂,粗略数去,竟有上百条之多。

    “我吃的。”

    是我吃不是我杀。

    黑翼一鸟做事一鸟当,跨前一步突然就承认了。星河幼蛟肉嫩味美,吃了又大补,于自己来说更是天生被克的小可怜,如此佳肴,黑翼能不吃吗?降落景物大陆的千二百年里,每逢摩罗禁海开海,他都会趁机溜进来吃上几条。千多年的累积,自然就吃得有点多。

    黑翼回味了一下刚刚到嘴的美味,摸摸嘴角,露出个餍足的笑容。

    陆峥以及其他人:“”

    成年星河蛟:“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