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意外之喜
    周遭景色变换,石梯尽头越来越近。

    恍然大悟间,河道走完,石梯尽头,幽深洞口,一闪而过。

    在蹿过洞口的最后一秒,蓝不悔咬破手指,鲜血滴下,做了一个收的动作,先前得见的墨青巨蟒顷刻由大化无声无息出现在三人面前。

    变化成寻常小蛇一般大小的墨蟒,一把缠住了蓝不悔的手腕,气息微弱,想来是先前的一番自残于它造成了一定的损伤。

    蓝不悔拍了拍墨蟒的头,给了一个赞赏的眼神,旋即便拿自己先前咬破的手指,凑到墨蟒嘴巴前。

    墨蟒眼睛一亮,“嘶”的一声吐了口信子,张嘴就将蓝不悔的手指含住。

    血腥味在眼前蔓延,墨蟒满脸的享受与贪婪,蓝不悔一脸赞赏依旧。

    陆峥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脚步一转,距离看起来是最正常的独孤蚁裳更近了一些。

    而此时,三人方才蹿过的洞口已经消失,消失前,陆峥依稀听到了一声星河幼蛟愤怒的大吼。

    随着洞口的关闭,三人站立之处,一片黑暗,不知时间过去多久,隐有光点逐步接近。

    陆峥严阵以待,站在他身旁不远处的独孤蚁裳却是纹丝不动,喂饱了墨蟒的蓝不悔暂时不能让蟒灵化刀,便随手从空间中抽出了一柄短匕,脸上兴味盎然,不紧不慢道:“星河幼蛟最难缠的不是没有实体,而是身躯中暗藏的星河,常人视之,日暮便失明,而修者视之,会产生噩梦,看到与自己血缘最深但已魂归黄泉之人”

    蓝不悔话落,光点渐近,终于露出光点后的全貌,竟是三个提着灯笼的“人”。

    距离蓝不悔最近处,曾给陆峥留下深刻印象的蓝公子蓝幽,歪着脑袋,口鼻流血,提着灯笼,歪歪斜斜越走越近,嘴里依依呀呀地怪叫着,也只有与他有血缘联系的蓝不悔方才能够听得懂。

    “姐姐,你为何不为我报仇?”

    “姐姐,你为何再三救下杀我之人?”

    “姐姐,我恨,我好恨。”

    凄厉怨恨,犹如近在耳畔。

    蓝不悔再一抬眼,弟弟蓝幽的脸已凑到近前,惨白狼狈,几乎与她面贴面。

    “姐姐……啊!”

    蓝幽的怨恨被凄厉惨叫打断。

    蓝不悔收回手中轻巧匕首,眉头微蹙,露出骇人笑容,幽幽道:“我可怜的弟弟啊,你怎么总是弄不懂自己的身份呢?你不过是你姐姐特意造出来的玩偶啊。”

    有着蓝幽皮相的“人”影怨恨倒地,胸口破了一个大洞,睁着眼消失了。

    而在陆峥的面前,出现的只是一团模糊的黑影,陆峥尚来不及细看,便被独孤蚁裳一剑砍了。

    “啊!”

    黑影眨眼消失,消失前发出凄厉一声鬼哭。

    陆峥有些哭笑不得,他没想到,还能这样,代他人破除幻象。只是他根本不晓得,刚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黑影倒地是个什么东西。该不会因为他来自异世,所以这幻象随便弄了个什么也不是的东西糊弄自己?

    提着灯笼走在最后的“人”,这时终于缓缓走到了近前。

    那是个与独孤蚁裳面容有六七分相似的女子,不同的是,气质如水,温婉娴静,微微一笑间,如阴霾的天空洒下一片阳光。

    亲手解决了“弟弟”的蓝不悔,抱臂围观,陆峥想帮忙,却也不敢像独孤蚁裳那般一剑帮她砍了。

    “娘亲。”独孤蚁裳轻轻唤了一声,便见面前提灯女子缓缓伸出左手,似要抚摸独孤蚁裳的面颊一般。

    独孤蚁裳脚步不退,任由对方冰凉又虚无的手指划过脸颊,独孤蚁裳微微闭眼,耳中响起了记忆中娘亲温婉的呼唤。

    “蚁裳,娘亲好想你,不知你与离情过得如何,你爹爹如何……”

    独孤蚁裳缓缓睁眼,刚好看见独孤悠一手提灯,脚步虚浮半空,神情温柔如水,眼中似有对她的无尽关爱与想念。

    陆峥很想提醒独孤蚁裳一句,这是幻象,但他刚要说话,便被蓝不悔伸手阻止了,还被蓝不悔嘲笑了一句。

    “白痴,独孤大小姐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弱。”

    两人说话间,独孤悠抚摸独孤蚁裳的左手再动,指尖微微发光。

    陆峥心下一紧,刚要冲上去,却见独孤蚁裳眼睛眨也不眨,指尖泛起冰霜,无声无息便将独孤悠整个“人”冻成了冰块。

    “我娘亲是凡人,从不曾修炼。”

    独孤蚁裳与冻结的人形冰块擦身而过,只甩下这句话,便听“咔嚓”一声,冰块碎裂了。

    三个幻影悉数消失,迷阵解开,三人脚步微抬,面前豁然一亮,竟是一座海底地宫,周遭水波微动,水草摇曳,鱼虾晃悠,而三人所处,空旷大殿,富丽堂皇,明珠数颗漂浮空荡荡王座之上。

    “这一次,该不会又是幻象迷阵了吧?”自认对摩罗禁海一无所知的陆峥,再抬步前,谨慎地问了问身旁的蓝不悔。而之所以问蓝不悔,只是因为独孤蚁裳刚刚亲手宰了披着她娘亲皮相的幻影,陆峥怕她犹在伤怀中,不好打扰。

    至于蓝不悔,自从宰了那个假弟弟之后,兀自沉浸在亢奋激动中,状态好得不能再好。

    独孤蚁裳微微蹙眉,看了看陆峥的背影,暗想,难不成是自己先前在河道旁将陆峥推开,所以惹他不快了?

    难得独孤蚁裳费心思量了一番,只是她完全想错了。先前她推开陆峥,不过是怕他站在自己背后刚好被星河幼蛟攻击罢了。事后,猜到两女合作的陆峥,也早就明白独孤蚁裳的好意。

    独孤蚁裳想了想,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解释,当看到陆峥停步讨好地望过来,当即笑了,走上前,突然道:“也许,我也是喜欢你的。”

    陆峥:“……”

    陆峥整个人都红透了,飘飘摇摇,如堕云雾,快要飞升了一般。

    独孤蚁裳表白太突然,让他一时害怕自己是在做梦。一直以来,独孤蚁裳对他都是懵懵懂懂,顶多不讨厌他罢了。没想到突然就开窍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