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愧疚难抑
    禁地荒漠,血月升空,黄沙化水,浪涛滚滚,深坑遍布,异象频发。

    空中,不要命的修者斗法、拼杀,争先恐后跃向深坑。

    水中,防御阵法护持的修者亦是不落人后,奋力厮杀、疾奔。

    陆峥半空一滚,堪堪落入就近深坑中,甫一入坑便感异力袭身,毫无反抗之力疾坠数百米之后,身形骤然停在半空,不上不下,叫陆峥有种我为鱼肉摊在案板上任人宰割的感觉。

    偏偏,周围漂浮的数颗明珠,诚心逗他玩一般,飘飘荡荡,几次荡过他咫尺面前,却因他手上无法使力,眼睁睁错过。

    便在此时,白衣飘飘,自坑顶幽幽飘来一抹若雪身姿,素雅伞面遮脸,腰间水蓝丝绦舞动间,已幽幽降至陆峥的面前。

    伞微抬,露出陆峥记忆中最熟悉最刻骨铭心的容颜。

    “蚁裳?!”

    陆峥用仅有的力气,放声喊了出来。

    激动,喜悦,眼眶发红,陆峥以为自己再见独孤蚁裳该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可等真的见多了,他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更害怕眼前所见均是幻觉。

    独孤蚁裳似乎与往日并无多少差别,神神秘秘,冷冷清清,偏偏嘴角笑意微勾,平淡清冷,最是动人。

    独孤蚁裳微微一笑,停在陆峥身前,收伞,如履平地,见陆峥四肢大开摊在一处动也不动,不禁掩唇,眼角微弯,笑意点点。

    莹莹明珠晃荡至独孤蚁裳的面前,忽上忽下,点点光辉闪耀,让陆峥不由想起“月下美人”四字。

    独孤蚁裳徐徐伸手,纤纤玉指微收,明珠纳入掌中,可下一秒,明珠穿掌而过,漂浮回原位,转瞬消失。

    陆峥惊讶,便听独孤蚁裳道:“此坑中,除了虚无便无其他,数颗明珠只是加持幻觉的灵器。”

    随着独孤蚁裳话落,剩下的数颗明珠一并消失,紧接着,陆峥眼前所见产生变化。

    四周幽深依旧,却是空无一物,而令人尴尬的是,陆峥早已坠至坑底,此刻也并不是漂浮半空,而是四肢大开摊在地面。

    那场面,十分滑稽。

    独孤蚁裳却没有再笑话他,只道:“只要看破真实,一切幻觉不攻自破。”

    说着,便弯身,打算将陆峥自地面扶起来。

    陆峥此时哪敢让心上人搀扶,刚一感到身上的无形束缚消失,立刻一个翻身,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叫蚁裳见笑了。”陆峥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有些牙疼。

    期盼已久的再会,竟然如此尴尬,他真是想想都醉了。

    “毫无准备,你也敢往摩罗禁海来?”独孤蚁裳掏出一方丝巾,仔细为陆峥擦了擦面上的灰尘。

    陆峥耳朵尖发红,也不知是为独孤蚁裳的动作还是因为她口中所说的话。

    为了避免继续尴尬,陆峥赶忙将自己前来摩罗禁海的原因说了出来。

    独孤蚁裳挑眉,暗想,那黑翼既知海明珠隐秘奇效,那对这深坑中幻觉迷阵应该也是知之甚细才对,却偏偏对陆峥一言不发,想来是故意要整人了。

    陆峥此时也是脑筋一转,便明白了老黑那点算计,当即对睚眦必报的老妖有点牙痒痒。

    “既然你我都是要找海明珠,那么正好同行吧。”独孤蚁裳将已经脏污了的丝巾揣回去,转眸宣布。

    对此,陆峥求之不得,正想问独孤蚁裳为何也要找海明珠,便听头顶再传动静。

    陆峥拉着独孤蚁裳往边上退了一大步,这才抬头细观,出乎意料,却是一身红衣的蓝不悔手持苍白纸伞从天而降。

    蓝不悔降下身形的同时,手上墨青色长刀随意甩了甩,当下甩出几滴黏稠鲜血。

    一滴鲜血擦着陆峥的脸颊滴落,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不用想也知道,蓝大魔女定是在坑外大肆厮杀了一番,这才悠悠闲闲跃入深坑中。

    幽深坑底,一瞬站了三个人,其中一个还长刀未回鞘,瞬间让坑底显得狭窄了几分。

    蓝不悔眼珠转动,眼神幽幽地望向独孤蚁裳与陆峥两人牵手处,旋即又缓缓转动视线,将独孤蚁裳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圈,这才扯嘴一笑,阴森可怖,开口,道:“没想到在这里都能遇着独孤大小姐,看来魔道中盛传大小姐脑袋抽了封锁功体独自进入尸魔血海,本身修为降至王阶的传闻是真的。”

    独孤蚁裳修为将至王阶!

    蓝不悔的话,犹如晴天霹雳,“轰隆”一声狠狠劈在陆峥头顶,叫他握紧了双手,张嘴想问,却是一句话都问不出来。

    独孤蚁裳见状,眉头蹙起,毫无感情地看向蓝不悔,回敬道:“日前听闻,蓝少门主与人对战,用了秘法,脱掉一层皮,修为降至修士一星从头再来。没想到,才短短一年,竟叫你再次修到了灵王阶别。”

    又是一道晴天霹雳,炸得陆峥脚步摇晃。

    骤然得知两女为自己的牺牲,陆峥心绪不稳,愧疚难当,怨自己实力不够,拖累他人。

    愧疚至深,激发长久以来压在心底的担忧,一时,陆峥竟然气血上涌,吐出一口郁积黑血来。

    蓝不悔拿看神经病的眼神看陆峥,那双眨也不眨的妖异大眼似在说:“不是吧,好好的,你突然就要挂了,说好的做我盟友做我玩偶呢?”

    独孤蚁裳及时将人搀扶住,眉眼间担忧之色难掩,拿出万魔窟的保命金丹让陆峥服下,问他:“怎会突然吐血,是身上有暗伤么?”

    陆峥摇头,说不出话。金丹入体,喉间黑血顿消,心中沉郁却是难解。

    看看蓝不悔,看看独孤蚁裳,陆峥再摇头,心中苦笑。这两人只当救他是寻常,为之付出惨重的代价却刻意粉饰,每每轻描淡写,浑然不放在心上。

    若不是今日两女见面各自不喜,言语说破,也许这便成了陆峥永远不知道的秘密。

    如此秘密骤然曝光,陆峥脸上发热,只觉自己对独孤蚁裳,乃至对蓝不悔,俱是亏欠太深,挺身救命、修为大降之恩,叫他难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