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与妖交心
    就在黑翼与陆峥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之时,土包突然撇了撇嘴,眼睛里有泪花,叫唤道:“黑,你与我爹爹有仇么?那我不买你了,也不用你报救命之恩了,你走吧。”

    黑翼闻声,动作一滞,全身都僵了。

    “我……”向来动动羽毛就能杀人的黑翼当即慌了,话也吞吞吐吐。

    他黑翼虽不是人,却自认比人更加重情重义,被人救了却杀救命恩人的父亲这样的事,想一想,他实在是干不来。虽,当初饿晕,不过是因为被困海上太久,又遇身体衰弱期。但不可否认,陆青灼的确救了自己的性命。而如今陆青灼一席话,无疑是在吃果果地打脸,暗指他忘恩负义。

    黑翼眉头狠狠皱了皱,转瞬皮笑肉不笑,收了羽翼,冲陆峥懒懒一抱拳,干巴巴道:“便就按陆掌门先前所,你我之间情怨恩仇,一笔勾销。”

    陆峥挑眉,戒备地深深看了黑翼一眼,收剑入鞘,扯出个笑容,同样抱拳道:“妖王如此大气,陆峥佩服,往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做个普通朋友还是可以的。”

    “你倒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黑翼拿鼻孔看人,冷哼了一声。

    陆峥:“……”人跟妖果然是有代沟的,和黑翼,他是没办法愉快的玩耍了。

    本就相看两生厌的人与妖,干脆谁也不搭理谁。

    陆峥见自家闺女与鸟妖黑翼玩得起劲,眼不见为净,转身就走,只是陆峥转身刹那,刚好撞见不可一世的鸟妖黑翼对着懵懂无知的土包笑得欢快讨喜,如此无害又反常的鸟妖让人不禁暗想:“这鸟妖不会恋童吧?”

    这时,讨陆峥嫌的鸟妖突然开口道:“摩罗禁海即将涨潮,我便在你这待上几天好了。”

    黑翼得好不委屈,语气十分勉强,陆峥一冲动,差想拿扫帚将人扫地出门。但细想下来,黑翼与他其实并没有多少深仇大恨,要仇恨的也应该是黑翼才对,辛辛苦苦守了千二百年的七幻灵泉毁就毁,泉下洞天剑意传承丢就丢,想一想,也真是够可怜的。

    陆峥拿怜悯地眼神看了眼黑翼,旋即头同意了。

    “妖王不嫌弃便好。”但,摩罗禁海是个什么鬼,涨潮又是个什么玩意?

    黑翼被陆峥那一眼看得莫名其妙,全身鸡皮疙瘩都起了。可以的话,他自然是不愿意与一大堆活人待在一块儿。可救了他性命的陆青灼实在太可爱,他有些舍不得就此分离。

    当天夜里,等陆青灼睡下,黑翼转身回自己的院,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了拿着柄断剑随意练招的陆峥。

    黑翼嗤笑一声,道:“陆掌门你放心,我黑翼话算话,绝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陆峥停下手中剑招,转身微微一笑,做了个请的姿势。

    在陆峥的身后,低矮的石桌上,一壶烈酒,两个盛满酒的玉杯,倏忽出现。

    黑翼也不怕陆峥耍诈,一屁股坐下便畅饮了一杯,赞叹一声:“好酒。”

    这黑翼是妖物,骨子里有单纯的一面,喜恶都摆在脸上,见酒好喝,眼睛当即愉悦地眯了起来,且不客气自己又斟了一杯。

    陆峥见他将第二杯烈酒一口饮下,这才微笑着坐下,旋即神色不动地问黑翼:“不知妖王喜欢我家青灼哪一处?”

    黑翼没有停顿道:“纯真,稚嫩,可爱。”

    陆峥挑了挑眉,将自己手上那杯酒把玩一阵,突然凑过去脑袋,声道:“我看妖王年纪也老大不了,这世上特别的人应该也见过不少了。但这人与人的年纪啊,差别太大,势必存在不可逾越的代沟,妖与非人也是同样。我看妖王喜欢我家青灼,应该只是一时新鲜吧?”

    新鲜劲过了,皆大欢喜。新鲜劲若一直没过,那就有些费神了。

    不怪陆峥这个做爹的瞎担心。土包本身乃灵植幻化,本就非人殊异,对一般妖物常有莫名吸引,如今更是见风就长,指不定哪天睡一觉醒来便成了十五六岁的大姑娘。此时黑翼不起别样的心思,难保日后见了土包长大的模样不起爱慕之心。

    若是正常爱慕追求,陆峥这个做爹的不会干涉,但黑翼这头鸟,浑身上下便跟正常不搭边。

    一只苦守灵泉千二百年明知泉下别有洞天却眼巴巴看着不去闯,这样的鸟,不是脑残就是缺根筋。无论是脑残还是缺根筋,一旦爱慕一个人追求一个人,做出的事情便难以估量了。

    陆峥的话有意试探,但谁知黑翼在感情方面特别迟钝根本没听懂陆峥在暗示什么,只一本正经便倒酒边道:“你的不错。所以,本王历来只与非人打交道,欢喜的也只有懵懂稚子。我看你那闺女特殊,估计才化形没几年,智商还没长全,故而就喜欢上了。但你别得意,若你女儿年龄超过了十岁,该长的心眼长满,我就不会喜欢了。十岁的娃,心思复杂,眼神不纯,也就没有我爱的那一份纯真与可爱了。”

    陆峥手指抽搐了一下。

    感情这鸟妖真的是恋童,只不过恋的是懵懂稚子,贪的是稚子心思单一纯粹,若是娃长大了,他便弃若敝屣,看都不看一眼。爱好独特,理念殊异,如此变态,不愧是长了九个头的鸟。

    初见时,陆峥尚以为对方是个阴险邪恶的,被对方死咬住不放漫天黑羽追杀时,他以为对方睚眦必报,没想到,经过一番交谈,竟发现这是个不走心有什么什么的货。

    陆峥心中感叹,知晓黑翼对自家闺女没有其他方面的心思,他便放心许多了,当即看黑翼也就没有多少偏见了。来这可怜的鸟妖城府倒是不深,有什么什么。

    事后很多年,陆峥每每想到这一幕,都想将黑翼一把掐死。

    此刻并没有一把扑过去以绝后患的陆峥,眼睛一转,亲自为黑翼斟了一杯酒,双手递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