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百零五章 舍命求药
    。

    独孤蚁裳转身,毅然招来飞剑,飞走了。

    峥嵘峰众人等了三日,就在陆峥半边脸都腐蚀成了白骨之时,独孤离情从天而降,苦大仇深地瞪了眼人事不省的陆峥,旋即挥手道:“想要他活,便跟我来。”

    众人对视一眼,除了恶鬼五兄弟留守峥嵘峰外,其余人,包括说话都不利索的小土包,带上陆峥,一同跟上了独孤离情。

    众人一路西南飞,穿山越岭,几经人间城池,终于来到一处世外**之地。

    入目黑云盖顶,魔气肆虐,白骨累累,高山无树无花,正是万魔窟老巢万魔山。

    守山处,两个狰狞恶相的魔修一见独孤离情天降,便吓得浑身一哆嗦,跪地磕头求饶。

    将回家弄成踢馆架势的独孤离情,并不理会身后云中怪等人是否跟上,一路径直高飞,最终停在山巅黑色大殿前。

    大殿无声而开,殿中背对众人站着一个身姿颀长一身青袍之人。

    独孤离情一见那青袍人,便咬牙跪下了,“咚”一声将额头磕在黑色地面上。

    鲜血流出,刹那便被蹿地而起的森白骸骨吞噬殆尽。

    独孤离情声音嘶哑并压抑,隐含一股濒临爆发的颤抖,向青袍人再叩头道:“姐姐只是一时糊涂,受人蒙蔽,父亲要伤要罚都是应该,但切勿一时冲动害了姐姐性命。姐姐进入尸魔血海已有三天,体内热毒恐已爆发,还望父亲手下留情,饶了姐姐这一次!”

    众人这才晓得,原来那青袍人便是万魔窟魔主独孤舒河。只是,尸魔血海,那般传说中有进无出的森罗地狱,这人居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生骨血带着体内致命热毒进入,狠辣绝情,不外乎如是。

    不用想也知道,独孤蚁裳是因为陆峥方才遭此惩罚。

    云中怪踏前一步便要动手,却被燕十三死命拉住。

    背对众人而站的独孤舒河始终没有反应,直到独孤离情将头狠狠磕了九十九下,方才幽幽道:“正道无情,名门多奸,自诩正义的青年才俊,不过衣冠禽兽。你姐姐一向无心无情,待名门正道素来没有好观感,因何这一次破了例?”

    独孤离情身形有点摇晃,眼中划过针对陆峥的杀意,但想起姐姐进入尸魔血海之前的嘱托,不得不咬牙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大概,姐姐是喜欢上这个正道了。”

    “呵。魔道喜欢正道?”独孤舒河冷笑,依旧不松口。

    独孤离情心内着急,心念电转,想起曾于父亲书房之中无意间观看过的画像,当即道:“凡人与大妖尚且能冲破世俗,这正道与魔道尚且同是人类,为何就不能相互喜欢了?正道名门固然表里不一、惹人厌恶,但若这正道能为姐姐改正归邪,从此效命父亲,也不失为一件美事。更何况,母亲便只生下我与姐姐两人罢了,母亲生前最愿我与姐姐一生顺遂平安,幸福无忧,如今姐姐好不容易有了中意之人,父亲却要见死不救,更要逼死姐姐,如此作为,父亲难道不怕母亲伤心失望?”

    “砰!”

    独孤离情话刚刚说完,便被他父亲独孤舒河一拂袖扇飞到了数十丈之外的悬崖边上。

    独孤离情也是一个人才,看了眼身后悬崖,干脆放任自流,身子一斜,差点就从悬崖峭壁边上一滚而下。

    独孤舒河的背影震动了一瞬,转眼又没了动静。那边厢,独孤离情却大声嚎开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