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九十九章 与虎谋皮
    许是陆峥的眼神停留太久,蓝不悔幽幽睁开了双眸,眸无波,面无表情,偏偏扯嘴咯咯一笑,分外诡异,道:“尚不知陆掌门还有看人睡觉的爱好。”

    被蓝不悔一,陆峥有些尴尬。

    蓝不悔再强再变态,也更改不了她是个女子的事实,而自己盯着一个女子睡觉的确不太合适。

    “是陆峥唐突了。”

    着,陆峥赶紧从床榻之上翻身而下,因为动作太猛,差左脚绊右脚。

    蓝不悔看得一笑,笑意一闪而过。

    “不知蓝姑娘此番前来是因为?”陆峥可不相信这位嗜血魔女是真心前来睡觉的。

    蓝不悔缓缓眨了眨眼,一抬眼,眼睛直盯陆峥双眼,只道:“我向来厌恶名门正道,如今被迫暂留此处,浑身不自在,控制不住杀人的**,便只好睡觉了。”

    但,干嘛跑来此处睡?

    这话,陆峥没好意思问。

    便听蓝不悔继续开口道:“你有何打算,总不会真要安心当个金丝雀吧?”

    “不知蓝姑娘有何指教。”陆峥虚心求教。

    “呵。”

    蓝不悔冷冷一笑,自床榻之上起身,窄刃长刀突然出现在掌心,苍白指尖缓缓抚摸,再抬眼,嘴带阴诡笑容,幽幽道:“我的建议,便是杀。杀了闵云,杀出傲云宗,杀了所有阻挡在你脚步之前的名门正道。”

    陆峥嘴角一抽,干巴巴道:“蓝姑娘的提议真是再好不过了。只是,陆峥暂时没有与整个正道为敌的打算。”

    “呵。”

    蓝不悔不屑冷笑,将刀尖拍在陆峥的胸口,一闪身来到他的身后,转头道:“身在江湖,你若不杀人,便是人杀你。”

    陆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任意造杀,并不可取。”

    蓝不悔又笑,问了一句:“你这般天真,不知独孤大姐可否知晓?”

    陆峥并不想与任何一个外人探讨独孤蚁裳,哪怕这个外人是个女子也同样,便转身正事道:“陆某有心近日脱困离开,不知蓝姑娘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蓝不悔定定打量了陆峥一眼,眼睛微眯,脸上黑蝴蝶异纹微微一闪,心中有惊叹。

    想当初,一见到自己便怕得哆嗦的一星修士,如今已成一派之主,其修为更是达到五星武王阶别兼五星灵王,细究起来,与自己不过数星之差。进步如此神速,真是羡煞一干凡夫俗子。当初,自己那愚蠢的弟弟死在他的手上,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想到这里,蓝不悔对陆峥的趣味更甚,想要亲手宰掉陆峥的心思愈加根深蒂固,当即没甚犹豫道:“我的建议,便是你与我合作,我助你脱困。”

    嗜血魔女会有这般好心?陆峥不信。

    “不知蓝姑娘有何要求?”

    “要求?”

    蓝不悔将长刀收回,哐当一响,道:“我是个好人,不收取任何报酬。”

    陆峥看蓝不悔的眼光由看一个疯子过渡到看一个神经病。蓝不悔会是个不求回报的好人,那真是见了鬼了。

    蓝不悔对陆峥的眼神毫不在意,但为了两人的合作,她总算开了尊口,解释了几句,道:“我过了,平生最厌恶你们这些名门正道。更厌恶的是被一个正道头头当奴隶使。”

    久远前,阴诡门还只是位居魔道末流,想要蓝不悔命的人无论正邪,多如牛毛,一日蓝不悔性命危机之时被闵云搭救,阴诡门也因为闵云暗中相助登上魔道二流势力,蓝不悔自此效命。只是,闵云个性谨慎,暗中操纵蓝不悔的秘密,也只有他与蓝不悔两个当事人知晓。

    如此隐秘之事,被蓝不悔面无表情娓娓道来,她倒不怕陆峥出去。

    陆峥听得目瞪口呆,虽心内早有猜测,蓝不悔所谓的上司果真便是弑师夺宝的疯子闵云,但他没有想到,其中尚有这般隐秘曲折。

    被人当枪使,还一使就是许多年,以蓝不悔的个性,当然对闵云厌恶之极,什么时候生吃了闵云也不是不可能。

    陆峥正沉思,便听蓝不悔道:“合作贵在诚意,我已将我的秘密了,那么你的呢?异兽诀,你从何而来?看闵云不杀你不安心的模样,你手中该不会握着他的什么把柄吧?”

    着,蓝不悔为了以示诚意,再次卖出一个人来。

    “我与穹武门的林远归也有些合作关系,相互勾结多年,杀了不少正邪人物。”

    名门正道之中败类一个接一个,陆峥已经麻木了,而蓝不悔的诚意,他真是想不收都难。

    陆峥斟酌再三,还是将自己于青帝古墓中所知晓的青帝师徒的隐秘旧闻了出来。

    “呵呵。”蓝不悔低笑连连,眼里都在闪光。

    “没想到啊,闵云如此手辣,居然杀了自己的师父兼养父,饶是如此,想要的宝贝却是半片残渣都没有得到,道貌岸然上千年,如今竟被个无名辈凑巧得知最紧要的秘密。歹运若此,也难怪叫我生不出半分臣服的心了。”

    蓝不悔兀自冷笑,转了转脸畔垂下的发丝,击掌道:“既然陆掌门这般诚意,那我也不会亏待了你。自此,你我便是合作关系了,此番,先助你脱困,来日你若有想要杀的想要得到的,也可知会我一声。不悔不才,定倾力助你。只是,我那无良的上司以及无才的同盟,便劳烦陆掌门你寻个机会帮我一并杀咯。”

    蓝不悔得轻描淡写,陆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不知,下一次蓝不悔会不会与下一位合作者:“我那陆姓合作者,我看不顺眼很久了,你帮我顺手杀了吧。”

    与虎谋皮,总归危险。但最危险的还是眼下。谁也不知道闵云什么时候会舍下面皮亲自出手。

    陆峥看了眼蓝不悔,缓缓抬手。

    蓝不悔会意,微微一笑,亦是抬手。

    “啪!”

    清脆的击掌声自幽静院中蓦然响起,天际乌云突地一颤,朦朦胧胧的新月骤然染血,而一个崭新的正邪同盟新鲜出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