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九十二章 算计
    凌厉身影自天降,威武扫视间,周身气场霸道惊人。

    众人不禁抬头,纷纷屏息凝神,但见来人黑发白须,中年皮相,身材魁梧,外貌如何倒是其次,只遥遥对视间,似天降惊雷,不怒自威,叫人不能久视。

    来人正是此间八百寿辰正主,傲云宗宗主徐长风,九星武皇巅峰,半步圣阶!

    徐长风身形降落,凌厉眼神扫视跪伏在地的傲云宗之人,皱眉道:“贵客面前,因何丢了礼数?还不速速起身伺候。”

    纵使徐长风表面上呵斥的只是傲云宗自家弟子,其余之人,包括被拍吐血的林远归和放荡不羁的莫子风却不敢再过造次。

    前一刻尚剑拔弩张的风暴主角,兀自收刀收剑收画,至于先前被爆头的那一位,早被训练有素的傲云宗侍从收拾干净。

    似先前什么也没发生,徐长风带领身后数人摆袖步上高台,先是齐齐对着西面虚空处恭敬一揖,旋即徐长风转身,扯出抹笑容来,十分温和无害。

    “今日得幸,聚天下豪杰,实乃徐某之幸。大道三千,修者寿命无限,如徐某这般方才八百寿辰便要大操大办一场,也着实叫诸位见笑了。诸位既来,则将傲云宗当做自己的派门家族,有什么需求尽管一。徐某若是有招待不周处,还望诸位海涵。”

    徐长风客套话一落,立刻便有大半修者纷纷齐声,或连道不敢,或恭贺讨好。

    恰在此时,日升正中,正是寿宴正式拉开帷幕之时。

    但见高空烈日耀目,光圈围绕,彷如太阳之外围了数圈绽放的烈焰,周遭空气为之一震,旋即众人只觉热风铺面,体内真气为之躁动。

    有耐不住热气者几乎立刻便觉头晕目眩,身体打晃。

    便在此时,高处徐长风蓦然挥了挥衣袖,无数冰晶自天降,洋洋洒洒扑开一层,似繁星洒落。热风顿化冰凉,一股股清淡温香扑面。众人只感浑身清爽,五感通透,体内丹珠更是缓缓运转开来,真气舒畅。有修炼遭遇瓶颈者,更是一步晋级,掩面大笑。

    “是星辰香!需辅以烈日当空方可生效……”

    “多谢徐宗主馈赠!”

    有人呢喃,有人道谢,更多人暗叹徐长风大手笔。

    玄阶上品精粹星辰香,可助人心思畅达突破修炼瓶颈,如此天地奇物,可不是谁都乐意大白菜一般随意挥洒的。

    徐长风命人将刚刚晋级的几人搀扶下去,好生巩固修为,到此时,高空烈阳渐消,终年笼罩傲云山的奇妙阵法再开,淡淡烟雾飘渺,层层叠叠似轻纱,却奇异地并未阻挡任何视线,再次平添几分飘飘仙气来。

    “诸位自便!”

    徐长风心情极好,纵使寿辰还没开始便生了一场不风波,但只要风波不扯上他傲云宗,一切便都是可有可无的事。如今见众人表面其乐融融,他便也满意了。

    随着徐长风往高位上一坐,霎时,弦乐再起,妙舞轻旋,推杯换盏,似乎一切这时才是开始。

    “今日徐宗主八百大寿,我八音派别无长物,但有一方七弦古琴乃机缘所得,品级不算高,弹之却有清心凝神、除魔斩妖之效,乃是护持道心、对抗邪魔外道的一大利器。还请徐宗主不吝笑纳!”

    “徐宗主,在下灵隐宗副宗主楚遗,我家宗主正闭死关,遗憾不能前来,还望徐宗主见谅!宗主闭关前特命我找来北海冰灵剑,亦是克魔除妖一大利器。还望徐宗主笑纳!”

    侍从机灵,宾客言欢,寿宴正酣,便有各大门派与家族送出各自礼物。

    待献宝者冲出去大半,陆峥也施施然起身道声恭贺,同时送出自己的心意,东西不算精贵却也难得,乃是当初他于青帝古墓中所得的一方砚台,可大可,可攻可守,更难得的是还能作为穿梭空间的媒介,任意穿梭中秘境三次。

    徐长风微笑收下,难得多了几句客气话。

    一旁刚刚送出礼物不久的林远归,见状,不阴不阳了一句:“没想到,陆掌门手中宝贝倒不少。可据我所知,逆苍派那样的门派应该并无多少紧要传承才是。更别逆苍派还被人覆灭了一次。想来,陆掌门身上宝贝要不是为是所赠便是机缘所得,就我所知,当年青帝古墓现世,正是陆掌门你凶名乍起之时。而在那古墓之外,前所未见的异兽可让不少修者吃尽了苦头。呵呵。先前便有人亲见你御使异兽对战,狰狞恶兽变化万千,而陆掌门你御使起来轻而易举,犹如臂使。想来,那东西也是你自青帝古墓中所得的吧?”

    林远归一语激起千层浪。

    当初青帝古墓一行,丧命者繁多,活下来的人拿到好处者几乎没有,但关于陆峥的凶名崛起以及他与万魔窟大姐交好的传闻,也在自那时开始。林远归所异兽也并不是空穴来风。纵使先前青帝古墓现世,真正的大门大派大家族并未多少看重,前去寻找机缘的也不过是一些中势力,可这些中势力许多背后都站着一尊或两尊庞然大物。如今骤然得知众人都没得到好处的遗憾下,竟然还有一个大气运者得了青帝古墓传承。特别是亲自前往青帝古墓,最终却半好处没捞到差死于墓中之人,更是心生一股冲动,想要抓狂大叫。

    想叫陆峥将手中异兽诀以及其他宝贝交出来者众多,但,古墓秘境历来重在机缘,其中宝贝都算无主的,有好运有实力者得了,那便是自家的东西,岂有交出来的道理?

    只是,理智与情感向来分两端,想不通者不少。

    或羡慕,或嫉妒,或暗恨,大多数宾客望向陆峥的眼神都不怎么友好。加之先前围绕陆峥的流言实在不怎么清正,当即,寿宴之上,众多正道名门有意疏远,眼带鄙视与排挤更甚。

    林远归在旁阴狠对视,那嘴角挂着的笑意不要太得意。那般模样,看得陆峥想要伸手摁死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