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九十一章 乍起风云
    仙姝妙舞,弦歌雅乐,本是宴席正酣,此刻,却落针可闻。

    视线汇集处,气浪滚滚,碎屑翻飞,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冷冷对视。

    陆峥看了眼林远归提在手中的拂尘,当即冷笑了一声。

    谁知道这人将恶煞凶刀放在了何处,明明是个自私人、卑鄙无耻之辈,却偏偏装出一副世外高人仙风道骨的模样,当真可笑。

    “呵。”

    林远归同样报以冷笑,一抚手中装逼用的北海冰丝制成的雪白拂尘,眉毛一挑,做出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高声道:“逆苍陆峥?你竟有胆到这儿来!我是不信徐宗主乐意发你请帖的,你这样的正道败类、跳梁丑,有够资格前来傲云山拜寿么?竟还恬不知耻坐在这样的位置!当真无耻至极,人人唾弃!”

    林远归骂得声嘶力竭,面红耳赤。

    陆峥心中有些好笑,他便真的笑了:“呵。我自是没有请帖的,你待如何?”

    陆峥笑林远归,笑傲云宗。也不知徐长风是有意还是无意,竟未曾发出请帖,只是特意派人久候恭迎,又不像是故意刁难模样。

    陆峥心中想着事,表情也便漫不经心了一些,配合他的一番反问,那效果自是无双。

    林远归这回是真怒了,被陆峥的态度给刺激的,当即道:“无耻败类,你还得意了?你勾结弑师夺宝叛门之辈,投身魔道,侵占逆苍,如今又偷偷摸上傲云山。如此行径,怎当得起一派之主?若不是段秋峰瞎了眼,便是当年另有内情。不得当初便是你为杨鼎大开方便之门,逆苍派被灭,你也是罪魁祸首之一!”

    这下,陆峥也怒了,一拍面前空气,流火剑上手,出鞘,衣翻飞,冷声道:“真相到底如何,林门主心知肚明。是谁蒙面拍买凶刀,是谁为凶刀所控残杀同门?灵机子到底亡于何人之手,林门主你这个奸诈人难道不是一清二楚么?古来贼喊捉贼,颠倒黑白,的就是你了!”

    “你!”

    林远归没料到陆峥胆敢当众出事实,当下心头一紧,眼中蹦出杀机。

    陆峥这样的人,绝对不能留!

    心中想法已定,林远归再不耽搁,一甩拂尘,飞身冲上。

    拂尘掠过半空,顿见冰丝脱落,密密麻麻,爆射而来。

    周遭之人速速飞退,唯陆峥不动如山,左手剑心,右手引烈焰,一剑横劈。

    烈焰绽空,冰与火交织,白雾滋滋而生。

    林远归眸色更狠,一推掌,掌带山峦崩摧之势,轰隆罩下。

    陆峥抬手,一道六芒星阵法闪现,长脚鱼怪瞬间而出,张嘴一吐,七颗被泡沫包裹的圆珠盘旋半空,触及掌影一瞬急剧旋转,霎时,漩涡成型,飓风呼啸,竟将八星武皇五成功力的怒极一掌悉数吞下。

    先前还顾虑不敢释放太多实力以免殃及傲云山场地的林远归,此刻杀心再起,暗提功力,拂尘再搅,化出长刀,一刀劈向陆峥面门。

    长脚鱼怪尖声一吼,飞蹿而起,却被刀劲劈飞,转眼,刀至人面。

    有人惊呼,似是遇见陆峥的惨亡。

    却不想,陆峥左右手齐飞,一手长剑入鞘出鞘,不过平凡一砍,却有万千剑意铺天盖地自其全身上下汹涌而出,左手再变,六芒星符阵狂闪,符落阵出,异兽奔腾,顷刻跑出百头,狰狞恶相,悉数冲击。

    “砰!”

    巨大的冲击,让实力稍弱者当场吐出一口血来。

    尘烟散去,睁大眼睛的人只看到场中不知何时出现第三人,正轻摇画扇,勾唇浅笑,正是莫家家主莫子风。

    莫子风淡淡然站在林远归身后,扇面一摇,恰恰对准林远归的后心,微笑道:“哎呀呀,我不过是和秋迟晚来一刻钟,没想到便差错过这样的好戏。林门主您一个八星武皇也好意思以全力对付一个五星王阶后辈?您这般举动,可真是掉价啊。”

    林远归怒红双眼,却不敢多余动作,唯有咬牙恨声,故意提高音量道:“莫家莫子风,看来你果如传言与陆峥败类狼狈为奸。你该不会也投身魔道了吧?”

    “我听你在放屁。”

    淡淡着,莫子风手中画扇再次一动,朝前递出一分。

    林远归霎时全身僵硬,嘴巴哆嗦想要继续胡八道,终究却不敢。

    陆峥冷哼,压下喉头腥甜,任周围百兽咆哮,对莫子风头一笑。

    莫子风亦是头,手中画扇不移,另外一只手却快如闪电一掌拍中林远归后脑勺。

    莫子风一掌出其不意,不重,不过三分力,但打的地方凑巧,林远归当即吐出一口血来,尖声叫骂起来。

    莫子风道:“啊,不好意思,我帮你拍一拍灰。”

    事态突变,门主吐血,与林远归一同而来的穹武门之人再不迟疑,拔剑抽刀,对准莫子风,大叫:“竖子休得猖狂!”

    “放肆!”

    莫家人不落其后,亦是拔刀。

    有与林远归交好者,身形蠢动,与莫家投契者,则暗暗敛目蓄势待发。

    场面一时混乱,边上地位不够的傲云宗侍从和弟子们想拦拦不住,只能不停放声劝解。

    有人趁乱飞出大厅,找人去了。

    这时,秋迟携着孟倾瑶慢悠悠自人群最后走出,于陆峥身后不远处坐下,浅笑间扫视全场,稍时问孟倾瑶,道:“阿瑶见这些人如何?”

    孟倾瑶与他心意相通,当即便道:“个个丑陋难看,不若秋大哥将他们全杀了?也当是做一件好事咯。”

    “你!鬼哭魔头,勿要欺人太甚……啊!”

    怒骂不止,惨叫已起。

    秋迟身侧,大魔王周放缓缓收剑,轻描淡写,仿佛方才杀人取命者并不是他。

    一时,场面更乱,更多人不敢多言,急急后退。

    就在一发不可收拾间,数道身影自天而降,遥遥呵斥携裹武皇威势平地乍起。

    “贵客已至,轻忽怠慢,岂是傲云宗规?还不速速引客入座,心伺候!”

    “宗主!宗主恕罪!”

    傲云宗之人齐跪,噤若寒蝉,场面为之一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