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八十六章 陆青灼
    云中怪一锤定音,几句话便说清了小孩的来历,更让陆峥相信了一个事实,这孩子的确是从土包里长出来的。陆峥听完再次回不了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当初这土包里种下的不过是一颗不知来历的种子。

    怀里抱着软乎乎的奶娃娃,陆峥赶紧整个人都在半空中飘飞一般,他没想到,自己年前种下一颗种子,年后便收获一个娃,这喜当爹的感觉真是咋想咋酸爽。

    恰在这时,奶娃娃被云中怪说话声吵醒,眨巴着圆眼睛,一看到陆峥就乐得咯咯笑了起来,再次唤了一声“爹爹”。

    陆峥的嘴角不由自主越咧越开,这虽不是自己和独孤蚁裳所生,可到底这孩子是依靠自己的真气种活,又有自己的一丝血脉存在,陆峥便决定将这孩子当自己亲生骨肉。

    赵鹰性格大大咧咧,最早接受这个神奇的娃,此时见娃娃可爱,更是爱不释手,向陆峥道:“掌门,你给这孩子取个名啊!”

    燕十三也算是全程目睹了孩子的破土过程,见奶娃娃精雕玉琢四处抓爬,也是十分喜爱,附和点头。

    陆峥微笑,问云中怪:“师父,您看?”

    云中怪起初说这孩子体内木属性精纯,不比天生灵体差,也是修炼的一颗好苗子,已动了收徒孙的打算,故而陆峥向他询问。

    哪想云中怪张口就来了句:“既是从土中长出,便叫土包吧,陆土包。”

    陆峥:“”

    最终土包成了奶娃小名,大名姓陆,陆青灼,是个女娃。

    很多年后,陆青灼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大名是抓阄来的。

    峥嵘峰上有了奶娃土包的加入,越发欢快了起来。陆峥大笔一挥,写了本逆苍名册,将小土包的名字赫然加在了里面。

    燕十三在小土包出生后的第二天,下山找弟子去了,最终带回来三个七八岁的孩子,都是孤儿,性格却一个比一个活泼好动,据说是一个经历了妖兽肆虐的偏僻山村中幸存的几人之人。

    陆峥大致检查了一下,三个孩子资质一般,可个性挺好,许是年纪太眉宇间并无多少怨恨愁苦。

    年龄最大的一个孩子似乎看出陆峥的疑惑,大咧咧道:“掌门,来我们村子的那个妖兽已经被人打死了,也算是给我爹娘报过仇了。只是我们三个资质一般,那打杀了妖兽的高人并不愿意收我们为徒。如今听燕大叔说掌门您愿意收纳我们,我们做牛做马也是无以为报的,只盼能学些本事,将来也好多杀妖兽,为民除害。”

    陆峥点头,瞥了一眼内伤的燕大叔,只道:“妖兽也并不全是该杀的。”

    小孩似懂非懂,倒也并未反驳。

    陆峥见这孩子聪明,其他两个孩子也是眼睛清澈个性机灵,便满意道:“弟子在精不在多,便就这三个吧。”

    之后三个小孩报了姓名,分别是赵准、孟清河以及楚飞扬。赵鹰收了与自己同姓的赵准为徒,燕十三则收了剩下的两个孩子,先前带头答话的便是孟清河,由他做师兄,赵准排在最末。

    翌日便是开山立派之时,一大早,莫子风乘着白云驾雾而来,摇扇生风,装得挺像那么回事,其后跟着几个莫家人,提着些天材地宝。

    其后是独孤蚁裳,现身之时微微一笑,愣是将陆峥迷得眨不了眼,也送了些难得之物,譬如功法、武技、灵斗技,均是适合正派道修的东西。

    秋迟携孟倾瑶第三个到,送的东西却是最实际的,一个空间戒指,里面装满了灵武大陆通用货币,大致有上百万灵石。

    最出乎意料的是,那闵青灵居然也来了,送的礼物倒是其次,更为重要的是,她带来了一封邀请函,一封来自傲云宗老宗主闵云的邀请,闵云再次邀请陆峥造访傲云宗。

    闵青灵一张脸红扑扑的,显得十分娇艳欲滴,眼里的欢喜也是丝毫没有遮掩,只道:“陆大哥此番开山立派,青灵真为你高兴。只是开派之处诸多艰难疑惑,还是需要有经验的人一番指教纠正的。恰恰我爹爹当初白手起家,建立傲云宗至今,也算是小有一番成就。要做陆大哥你的老师应该不为过吧?不若你明日便动身与我一同回傲云宗?”

    闵青灵热情得过分,整个人挨陆峥极近,一双玉手拉着陆峥胳膊不放,频频撒娇。

    陆峥十分尴尬,下意识回头去看一旁的独孤蚁裳,去见她正端着茶杯喝茶,半点异样都没有。

    陆峥有些失落,却也不敢叫闵青灵继续这么亲热下去,刚要起身离开,眼角便瞥到燕十三抱着女儿小土包自峰脚飞了上来。

    小土包一上来,便往陆峥的方向扑腾,嘴里大声叫着:“爹爹,爹爹!”

    陆峥趁势起身,将人抱到自己怀里,眼里笑意慢慢。而他身后的闵青灵已经傻了,眼圈都有些泛红,独孤蚁裳则是眨了眨眼,依旧没有多大反应。

    在一旁看了好戏许久的莫子风和秋迟,兀自对视一眼,旋即起身一起望向陆峥怀里的小土包,问陆峥这孩子是谁。

    陆峥并无隐瞒,只说:“这是我孩子,陆青灼,与我有缘。”

    若真是自己的孩子,便没有必要加上最后那一句了。

    闵青灵咬着嘴唇问:“这孩子的娘亲是谁?”

    陆峥看了她一眼,只说了一个“哦”字,旋即抱着女儿大步往独孤蚁裳的方向走,然后笑眯眯地将软乎乎的女儿放在了独孤蚁裳的怀抱中,只道:“蚁裳,我与十三有些话要说,不若你帮我照看一下小土包?”

    对人介绍说大名,对独孤蚁裳则说小名。闵青灵问他孩子娘亲是谁,他不正面回答,却偏生将小孩放在独孤蚁裳的怀里叫人照看。其中深意,真是想不叫人多想都难。

    闵青灵已经摇摇欲坠,独孤蚁裳低头看了眼怀中咬着指头的奶娃,大眼瞪小眼,到底没有拒绝,只呆呆“哦”了一声,旋即便笑了。她倒是挺喜欢怀里这个软乎乎的奶娃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