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七十九章 劫后余生
    鸟爪转眼即至,胸口衣衫破碎,隐露皮肉。关键时刻,身畔清风徐来。

    独孤蚁裳的身形凭空出现,在陆峥尚不及阻止前,素手一点,已与黑翼交斗十数招。

    “此妖具热毒,不可力抗!”

    陆峥焦急大吼,顾不得劫后余生,心系独孤蚁裳体内热毒,赶紧出剑,牵引剑心,越过独孤蚁裳,抢下黑翼,继续缠斗起来。

    “走!”

    却在此时,后方再传几声异动,却是早前消失的秋迟、莫子风以及独孤离情突然出现,三人一人出刀一人出掌,一人摆阵。

    霎时,压力大减,光华闪烁。

    陆峥被独孤蚁裳单手一提,身体腾空,再眨眼,五人身形便出现在了秘境之外。

    秋迟解释:“此三迁阵仅能维持三次跃迁,诸位不要与那妖物蛮缠。”

    就在说话间,光芒再闪,显然是要进行第二次跃迁,可糟糕的是,那黑翼的身形居然也再次出现。

    作为此间秘境主人,黑翼所具得天独厚,一步跨越秘境不过轻而易举。

    眼见闯境五人居然活蹦乱跳,此时更是竟敢再次潜逃,黑翼浑身鸟羽倒竖,一展八翼,便要一举灭杀。

    光华闪烁中,陆峥五人已踏跃迁阵法中,身形渐消,背后狂风大作却是眨眼要至。

    眼看跃迁进行到关键时刻,陆峥五人欲抵抗也是徒劳,似乎只能坐以待毙,可预想中的飓风冲击却未来到。

    “砰!”

    陆峥只听一声巨响,旋即便见师父云中怪轻撇嘴角一脚踏进了跃迁阵法中。视线的最后,似乎是扑腾着八片翅膀的鸟妖黑翼口吐白沫翻倒在地

    六人于跃迁阵法中穿行数息,光芒消失之时,已来到山海妖市之中。更凑巧,六人便站在先前商议事情的隐秘街角巷陌深处。过往行人众多,却无一人发现异状。

    因着三迁阵每次跃迁需有提前布置插旗的缘故,几人跃迁之地基本上是固定的。而在这妖市之中,秋迟共插三面旗,一面在地下交易会之中,一面便是在这众人先前停留过的隐秘小巷中,还有一面插在了秘境出口处。

    三迁阵用起来颇为费时费力,加之秋迟先前受了伤,此时连用两次,已是面色发白。

    饶是如此,他却止不住将视线投向静静站立在陆峥身后老是充当背景的云中怪。

    此刻,除了陆峥,其余四人俱拿看怪物的眼神看向云中怪。

    能一击击退九头鸟妖,更让其短时间之内错失追击良机,这样的人物,怎可能籍籍无名?

    早在鬼哭囚牢,莫子风便只这人深不可测,却不想,原来竟是强悍至此!独孤蚁裳姐弟俩的表现则镇定许多,两人俱是冷情之人,除了一开始有点惊异外,便再无其他。独孤离情只是想了想,貌似这人是姓陆的的师父,若是自己要杀姓陆的无耻之徒少不得从长计议。

    秋迟整了整衣袍,却是笑着拱手,态度真诚道:“得老先生救命大恩,秋迟惭愧,他日必有重报,只是不知老先生高姓大名,尚未请教。”

    云中怪淡淡看了秋迟一眼,看在这人搭救过自己徒弟的份上,勉强开口,道:“老夫云中怪,云中有怪物的云中怪。”

    秋迟面皮一抽,脑子一瞬几转,却仍旧不知这人到底是何身份,只是这样的人物,又怎么可能轻易被鬼哭囚牢困住多年?想起周放所说,这老先生还有“种萝卜”的特殊癖好,顿时便有些不忍直视。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陆峥咳嗽一声,出声道:“还得多谢四位出手相救。家师性格古朴,有些不擅交际,还请几位海涵。”

    秋迟顺坡而下,连声道:“岂敢。大家同路一场,自然相互帮助。只是不知陆兄弟于秘境中可有其他际遇?”

    若是没有特殊际遇,又怎会独独引得九头鸟妖死追不放?

    秋迟嘴角勾起,面上却是一片诚恳老实。

    若是在场之人大凡起了一点异心,此时待陆峥便会百般防备与试探。秘境神奇,更是七幻灵泉所在,要说谁不心动,那是极少的。

    只是陆峥运气极好,面前几人,包括黑心狐狸秋迟在内,对至宝虽有心却也不是特别的势在必得,就算明知陆峥一人独占传说,也并不会起什么杀心。

    天材地宝,有能者得知。他们五人同进秘境,同生共死一番,还是有几分情义的。

    陆峥笑一笑,自空间中拿出五个小玉瓶来。

    玉瓶之外晶莹水润,似有清润之气流出,陆峥手指一弹,将五个盛有七幻灵泉最后一捧泉眼清泉的玉瓶分别送至在场五人面前,抱拳道:“陆峥好运,意外窥见灵泉样貌,可惜灵泉枯竭,已于这世间消失了。这是灵泉最后一抹清泉所在,食之有重塑武体、破而后立之效。虽说有些危险,但大体以诸位天资,不会有太大问题。陆峥得诸位援手方能保命,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秋迟眼睛一眯,收了玉瓶,露出一抹真心笑容来,暗道陆峥此人倒是实诚。若是陆峥隐瞒不说,他们五人谁人知道他有灵泉在手?只是灵泉已灭,有些可惜,说不得其中便有陆峥的手笔,便由不得那九头鸟妖怒意滔天执意斩杀于他。

    其余四人也将玉瓶收好,而云中怪虽然对传说之物没有多少在意,只是凭他刚刚与九头鸟妖匆匆交掌,便觉察出那鸟妖功法奇异功体更是独一无二,思来想去,根本未曾在灵武大陆之上见过类似妖物。

    莫不是这妖物也来自于异域世界?

    这样的想法在云中怪脑中一过,便再也止不住。想起那妖物据了灵泉千二百年,说不得这灵泉也不是灵武大陆之物。本着研究的心思,云中怪将玉瓶收了下来。

    陆峥收回视线,暗自皱眉,果然,他这师父似乎有什么隐瞒不说。也许是时候关心关心师父的来处了。

    陆峥师徒两人各有所思间,秋迟吞食了几颗丹药,打出一枚无形无味的讯号弹,旋即便有数道破空声遥遥传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