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七十六章 别有洞天
    深谷幽幽,泉水潺潺,炙热骄阳自东方而起,旋即一闪即没。

    清澈泉水中,陆峥眼皮微动,刹那睁开眼来。

    便有数道热气自其身冲天而起,红白光华闪烁,天空拨云见日,一片朗朗。

    朗朗乾坤中,真气自上而下,如水柱浇灌,没入陆峥全身。

    陆峥一惊,旋即一喜,方才醒来,尚且未复清明,居然便晋级了!

    天降异象,陆峥一瞬身形暴涨,旋即恢复如初,全身二百零六块骨骼莹莹发光,犹如火锻雷炼过一般,竟是武体重塑,瞬间达到了一星武王兼一星灵王。入睡前,他方才为八星武宗,灵道方面的修为倒是更高一星,如今醒来,灵武双修功力居然持平了。只是体内丹珠之上,竟有一层水样薄膜牢牢包裹,不知是福是祸。

    陆峥心喜心疑间,完全恢复神智,只盼方才异象未曾引得九头鸟妖去而复还。

    如今低头再看泉眼,却见喷涌清泉的速度再次变得缓慢,每十五秒喷出的清泉数量也大为减少。

    “这七幻灵泉果真带有奇效,却还不至于叫人一步登天的程度。”

    陆峥心下低叹,俯身细看,却见泉眼中心隐隐有一丝缓慢旋转的风穴。

    泉中既有风穴为何没有漩涡?

    陆峥心中起疑,一时也顾不上九头鸟妖何时到来,干脆伸手探进了那小小风穴之中。

    甫一接触,入手冰凉,旋即火辣,犹如油浇火烤,连带体内真气也有些猛突乱蹿。

    陆峥刚要运了功法压制,却见面前景色突变。

    入目是层层叠叠的高山,迷雾遮掩,兽吼鬼哭。不多时,便有数只狰狞恶相的凶鬼自天而降,龇牙咧嘴,一个个居然控诉陆峥的罪行。

    “我等自修鬼道,天养地修,何时碍了天师的道路?天师何必次次赶尽杀绝?”

    “天师一族,生有法力,犯了天忌,每代嫡传必是早夭横死的命。如你这般多造杀孽,追人千里犹不愿收手之人,更是活该车毁人亡,不得好死。”

    “既为天师,当只天道。你既已死,因何行走人间?还不速速去往地府转世投胎!”

    随着凶鬼一声厉喝,面前景色再变。一牛头,一马面,自烟雾层叠中走出,拖着长长锁链,阴寒森冷,面无表情,也不说话,锁了陆峥,拖着便走。

    陆峥身上衣袍旋即换成白衣白裤,天地无一色的苍白,行走黑夜中,慢慢走向蓦然出现的地底深坑。

    走在前面的马面突地回头望了一眼,只那一眼,先前还如行尸走肉一般的陆峥蓦然惊醒。

    乖乖,什么时候半妖老马成了地府马面!

    陆峥一个警醒,当即跳出,流火剑凭空出现,一剑斩断了身上锁链,再出一掌,将面前牛头马面劈得粉碎。

    周遭景物咔嚓碎裂。

    陆峥满头是汗,骤然睁眼,竟见自己尚且平躺在泉底。

    轱辘起身,双眼四顾,还是那泉还是那谷,清幽僻静,却隐有鸟叫虫鸣。

    陆峥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梦,检视自身,却惊异的发现,先前修为晋级竟是真的。

    “哗啦。”

    不太明显的流水声,叫陆峥条件反射地侧目,入眼便是那一方小小泉眼。

    此时泉眼尚有一清泉冒出,淡淡清香,晶莹剔透,别样引入。

    陆峥手腕一翻,拿出一个玉瓶将那抹清泉装了,却不退开。俯身一看,那先前梦中所见的风穴竟然消失不见。

    一时,陆峥分不清到底自己是真的做了一场梦,还是被七幻灵泉引着历了一次劫。

    “哗啦。”

    响声再次,这一次却不是泉眼冒水,而是陆峥体内寄居的幻心草,竟然自个儿冒了出来。三片嫩绿叶子迎风摇曳,带起阵阵响声。

    陆峥随着幻心草叶子摇动方向所指,视线再度定位到本该存有风穴的泉眼中心。

    一个大胆的猜测在陆峥脑中成型。

    幻心草与七幻灵泉,同为天地至宝,集日月精华自然长成,同在灵武大陆上千年,本身同带一“幻”字,该是有些渊源的。先前自己所见,或许不单纯是一场梦,而是梦中有幻,幻中有梦。七幻灵泉既然是在自己发现泉眼中风穴之时制造幻觉,那么想必那风穴便是它极力隐藏的关键。

    想通这点,陆峥将手再次探入泉眼中心。先冷后热之感再次出现,风穴却依旧未曾出现在自己眼中。

    陆峥眉头一皱旋即一松,心中默念心魔诀,双眼瞳孔立刻竖立。

    心魔诀既能操纵修者心神,堪造幻境,便也能勘破迷幻去伪存真。

    真气修炼得大机缘者得永生,一尺一寸的晋级离不开气运。

    就在陆峥双瞳变幻间,眼前场景终于再度变化。

    风穴骤出!

    小小风穴先是运转奇缓,渐渐越来越快,且越变越大。周遭密林深谷再次消失,就连七幻灵泉也兀自消失不见。眼见风穴越变越大,有吞天地山河之势,陆峥捉准时机,一跃而入。

    短暂颠簸后,陆峥安然降落,抬头一看,当即惊讶出声。

    “泉中风穴,竟是别有洞天!”

    陆峥分不清此刻自己是来到了七幻灵泉的泉底深处,还是跃入到了风穴世界中,只知眼前,奇景妙物,从未窥见。

    金树银花,漫天飞雪,游龙飞凤嬉戏树冠间,另有白云驾雾,组万千妖魔形态,一晃而过,仙音飘飘。

    陆峥伸手触碰,除了入手清凉空气外,一样活物或景物也碰触不到。似这些奇景妙物只起装点作用,不是真实。

    陆峥停步数秒,旋即抬脚离开。

    既不可捉摸之物,由不得浪费时间。若一直求而不得,不撞南墙不回头,那说不得他只能在此蹉跎岁月一求到死。

    随着陆峥抬步离开,于他身后,奇景远退,唯有漫天飘雪穿体而过、如影随形。

    陆峥沿小桥流水越走越深,甫一跨过九眼廊桥,面前景物变换,由飘渺仙境变成残酷战场。

    入目断剑红土,残垣断壁,破碎盔甲,白骨黄沙。

    这里似乎经历一场旷日死斗,惨烈悲壮,无一人幸免,无一物完好,只余废墟萧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