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六十九章 至宝争夺
    “啊!”

    陆峥遥遥听到老马的一声惨叫,抬头去看,却被一个接一个不断上蹿下跳的脑袋所阻拦,除了人头根本看不到其他。

    独孤离情是混乱中第一个跳出去的,此刻正在人群中大杀四方。而独孤蚁裳则是转身跃至高处,手持长剑,微闭双目,俯瞰全场。

    莫子风这厮懒得动手,正悠闲摇扇,被莫家人护着且战且退,看起来竟是对那七幻灵泉毫无兴趣。

    陆峥皱眉,并不相信莫子风能有如此豁达,果然便见那小子表面在退,实际上眼神从来没离开过远处混乱最中心的位置。

    在那里,老马以及那一小瓶七幻灵泉一起被淹没,至今没有冒出头来。

    旁边激战的修者见莫子风并无争抢之心,一路上倒是并没对莫家一行过多出手。如此这般,竟让莫子风等人一路安然退到了交易会门口。

    陆峥正看得目瞪口呆,便见莫子风遥遥对他招手,做了个口型,那口型赫然在说:“陆贤兄,且先歇着,叫这些人自相残杀先。”

    陆峥为莫子风的无耻所震惊,更震惊于这家伙的智慧,当即拉了师父云中怪一起,也往门口,且战且退。

    师徒二人很快与莫子风一行汇合,陆峥本想叫上独孤蚁裳一起,可转念想,大小姐走的路数根本不是这一类型,便就作罢。

    这时,却见刚刚还待在八十四号不动如山的秋迟等人,居然也正往门口撤来。

    面前跃动的人影太多,陆峥只依稀看见秋迟对身后的随从打了个手势,旋即便见这厮竟然带着孟倾瑶从混乱中跃出门口,抽身而走,且走得毫不留恋,头也不回。

    陆峥猜想,这人多半是趁乱去救自己的得力下属周放了。

    “呵。倒是难得的重情义。”莫子风在旁侧了侧身,说出这么一句。

    秋迟等人就着莫子风让出的道路而走,不多时便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另有一小波头戴斗笠纱帽的修者从门口掠出。

    陆峥福至心灵,猜测那是穹武门的人,多半也是趁乱救人去了。只是比起秋迟亲自动身,这些蒙面的穹武门之人,修为不够高,看起来给人的感觉便是随便出手,纯粹完成任务,救不救得了人都在其次。

    “砰!”

    就在这时,远远爆发一声冲撞巨响,红色如焰火的真气在半空中激烈对轰,挥散的气劲顷刻间席卷了大半个地下交易会。

    竟是独孤离情与先前拍买到九龙刀的蒙面道修正面对上,刀与刀对轰,力与力强撞。

    两人气势之强,波及了身畔方圆数十丈的范围。

    “咔嚓。”

    集恶煞凶狠于一体的九龙刀显然更甚一筹,独孤离情手上长刀刚一碰面,便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蒙面道修趁势一掌拍出,立刻便有数座陡峭山峦自掌影中凭空而出,轰然撞击独孤离情的同时,殃及大片池鱼。

    “啊!”

    一时间,惨嚎此起彼伏。

    尘烟漫起,陆峥失了独孤离情的影踪,潜意识里却觉得,那小子并没有这样容易便挂。

    眼角闪到一张拉得老长跌宕起伏的熟悉马脸,陆峥当即跃起,在尘烟阻扰的混乱中,准确地将一只正四肢并用疯狂乱爬的半妖给捉到手中。

    “你……你要做什么?”

    老马被陆峥抓个正着,身躯剧烈颤抖,许久才哆嗦地问出一句,同时还不忘将手中拇指大的宝贵玉瓶紧紧抱住。

    “呵。”

    陆峥嗤笑一声,露出一个自认为还算和善的笑脸,开口道:“看你爬得辛苦,不如我载你一程?”

    老马尚不明白陆峥口中的“载”字到底是何意,便突然全身一轻,被陆峥一把提起,大力甩了出去。

    “啪。”

    在空中飞行了三秒,老马成功着陆,摔在了莫子风的脚底。

    老马全身疼得要散架,龇牙咧嘴地一抬头,便正好撞进莫子风眼冒红星的热情视线中,当即老马吓得噤若寒蝉。

    还没等莫子风注意到老马抱在怀中的玉瓶,便见陆峥紧随其后,闪身出现,一把就将老马手中玉瓶夺了,转手递给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的独孤蚁裳。

    独孤蚁裳微笑接下,掂着玉瓶上下打量了一眼,转眼问陆峥:“这是送给我的?”

    陆峥自然赶紧答是。

    独孤蚁裳又将眼神扫向刚刚回过味来的莫子风,后者眼睛瞪得老大,张嘴欲言,却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未见时,莫子风以为万魔窟大小姐便是如传说中那般冷漠无情没有七情六欲的。后来见了这位大小姐与陆峥的相处,便以为传说有误,其实这位独孤大小姐面冷心善。可直到被这丫的当面吞下一百亿灵石还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莫子风才发现,原来这人始终存在于传说中,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究极恶魔。

    此时见这恶魔把那明着询问暗着威胁的目光投递过来,当即他二话不敢多说,甚至扯出笑脸做了一个“您请”的恭敬姿态。

    独孤蚁裳露出一抹浅笑,颔首赞了一句道:“看来莫家主尚且记得你我之间的合作。”

    这时,消失许久的独孤离情闪身出现,右手手腕不正常的弯折,手上惯用的长刀也断成了半截,整个人有些狼狈,却更多的是犹如头狼一般的凶狠,两眼放光,闪烁暴虐之光。

    独孤蚁裳蹙眉望过去,这厮立刻抬起自己的左手一鼓作气啪的一声将自己弯折的右手拧回原处,并讨好地拿脑袋在独孤蚁裳的手臂之上蹭了蹭,并开口嘶哑道:“姐姐,那老家伙是林远归,被我伤了胸口,凭九龙刀的威力,暂时逃了,不知躲到何处去了。”

    事情发展到现在,陆峥本以为已经没有什么是值得自己动容的了。却没有想到,先前拍下九龙刀暴露了一丝道修真气的蠢货,居然会是穹武门门主林远归。

    陆峥暗自咋舌:“这姓林的,为了自己的野心,也真是够拼的。”

    若是穹武门门主蒙面前往山海妖市拍买凶刀的消息传出,估计不用独孤离情动手,就是道修正派的口诛笔伐便能去掉他半条老命。

    只是,身份暴露的他,会甘心逃跑么?

    ...